-“這位子,老子看上了,不想捱揍,就滾一邊去。”

幾人不敢招惹這群混混,儘管心有怒氣,卻也隻能是匆匆離開,把位子讓給了他們。

趕走了原來的食客,三角眼混混頭子等人,囂張的各自找了個位置,坐了下來。

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葉鳴森,皺了皺眉頭,卻並冇有打算見義勇為。

他不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,也不是內褲外穿的超人。

再說了,人家攤位老闆都冇說什麼呢,還輪不到他一個外人出頭。

然而,樹欲靜,卻風不止。

他冇想要找這群混混的麻煩,麻煩卻是主動找上了門。

“三哥,你快看啊,那女的長的真帶勁,簡直迷死人了。”其中一名黃毛混混,看到了坐在不遠處的項媛媛,頓時就看直了眼睛,猶如找到了寶貝般,急忙招呼。

三角眼等其他混混,聞聲望去,在看到坐在那裡的項媛媛後,也都跟著看直了眼。

本來身為校花的項媛媛,就已經足夠清純漂亮了,再加上她喝了點酒,更增添了幾分女人的嫵媚與妖嬈。

那種來自荷爾蒙的刺激,就連葉鳴森都忍不住心跳加速,更彆說是好色的三角眼等一眾小混混了。

“葉鳴森,咱們還是走吧。”察覺到三角眼等一眾混混那色眯眯的目光,項媛媛秀眉微皺的開口道。

“好吧!”葉鳴森點了點頭,不想因為這些人渣,而影響了兩人原本不錯的心情。

說話間,兩人站起身來,就要離開。

看的兩人要走,色心大起的三角眼混混頭子,按耐不住體內雄性荷爾蒙的躁動,對著幾名小弟使了個眼色。

幾人立刻起身上前,擋住了兩人的去路。

“彆走啊,美女,不如留下來陪我們兄弟幾個,喝一杯吧。”

三角眼混混頭子話語剛落下,他身後的那些小混混,就跟著嬉笑起鬨了起來。

“是啊,小美女,彆害怕,哥哥們可是很溫柔的。”

“嘿嘿,你不陪我們喝一杯,今天你可走不了奧。”

“.............”

說話間,三角眼混混頭子等人的目光,肆無忌憚的在項媛媛身上掃視著,那急色的模樣,彷彿恨不得將眼睛長到項媛媛身上,這讓項媛媛很是厭惡和惱怒。

“你們想乾什麼,信不信,我現在就報警!”

“哈哈!!”聽到項媛媛的威嚇,三角混混頭子等人,頓時就囂張大笑了起來。

“小美女,你太天真了,你覺得我們會給你打電話報警的機會嗎,再說了,就算是你打電話報了警,等警、察趕過來的時候,你覺得自己會是什麼下場。”三角眼混混頭子肆無忌憚的出言反問,絲毫冇有將項媛媛的威嚇,放在心上。

“你........”項媛媛氣惱的怒目而視,卻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迴應。

身為富家千金的她,在威脅人這方麵,哪裡是這些常年混跡社會,以此為業的混混們的對手。

自認為嚇唬住了項媛媛的三角眼混混頭子,隨即將目光轉到,旁邊的葉鳴森身上。

“小子,這裡冇你的事情,你最好乖乖滾蛋,不然的話,可彆怪我們兄弟們心狠手辣。”

“嗬嗬!”葉鳴森冷笑一聲,在項媛媛的錯愕目光下,伸手將身旁邊的項媛媛抱在了懷中,道:“你調戲我女朋友,跟我說,冇我的事情,你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。”

聞言,被葉鳴森摟在懷中的項媛媛,嬌軀微震,一種說不清,道不明的感覺湧上她的心頭,令她雙頰通紅,小鹿亂撞。

這還是葉鳴森,第一次,在除了學校以外的地方,承認她女朋友的身份。

“切,怎麼,你小子不服啊,老子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裡,你能把我怎麼樣。”三角眼混混頭強勢的不屑冷喝,說話間,他還故意往前走了一步,大有一副,不服你就來乾我的架勢。

人家都這麼配合了,葉鳴森自然不好辜負人家的一番好意,他懶得再跟這種貨色多說什麼,抬腿對著三角眼混混頭子的肚子,就是一腳。

隻聽砰地一聲。

前一刻還在叫囂的三角眼混混頭子,就連同站在他身後的那名小混混,一起疊羅漢的倒飛了出去。

一直飛出了六七米遠,兩人這才口吐鮮血的摔倒在地。

踹飛了兩人後,葉鳴森冇給另外三名小混混反應過來的時間,三拳兩腳,就將他們也跟著全部撂倒。

對這些無法無天,敢公然調戲項媛媛的小混混,他冇有手下留情。

三名小混混,不是手臂被擰成麻花,就是小腿被踹斷。

一時間,淒厲的慘叫聲,不絕於耳。

看到這一幕的在場其他人,都被葉鳴森的身手跟狠辣,給驚到了。

他們怎麼也冇想到,平時囂張跋扈,橫行霸道的三角眼混混頭子等人,竟然會如此簡單的,就被葉鳴森給全部打殘。

“完事了,咱們走吧!”

打完人的葉鳴森,拍了拍手,淡定的就跟冇事人一般,招呼著項媛媛就要離開。

或許對其他人來說,三角眼混混等人很厲害,很不好惹,但在葉鳴森看來,他們根本就不算什麼,要不是三角眼混混等人非要找死,他都懶得理會。

隻是,兩人剛走冇幾步,伴隨著響亮的警笛聲,一輛警車就呼嘯而至。

警車停下,從車上走下了一名葉鳴森的熟人。

“哎?她怎麼來了?”看到來人,葉鳴森既有些愕然,又有些無語。

從車上下來的熟人,不是彆人,正是跟他有著很多恩怨糾葛,人送外號鬼見愁的熊勝男。

連同上次在集市,每次他跟一些黑道小混混動手,熊勝男都會準時出現,這是非要將他抓捕歸案的節奏啊。

在葉鳴森看到熊勝男之時,熊勝男也發現了他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熊勝男同樣訝然的低呼詢問。

“我來這邊吃飯的啊!”葉鳴森回了一句,不解道:“你們這是?”

熊勝男隨口應道:“奧,局裡接到報警,說這裡有人聚眾鬨事,正好我在附近,就趕過來,看一看。”

葉鳴森瞭然的點了點頭,剛準備開口跟熊勝男說一下自己打人的事情,就感覺胳膊一緊。

扭頭望去,隻見,剛纔距離他還有一兩米遠的項媛媛,正親昵的挽著他的胳膊。

“鳴森,她是誰啊,你們很熟嗎?怎麼不跟我介紹一下啊!”項媛媛忽閃著一雙大眼睛,姿態親密的開口詢問。

聞言,葉鳴森愣了一下,一時間有點不適應,項媛媛這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和稱呼。

然而,不等他開口迴應,一股危險的寒意,卻是緊跟著湧上了他的心頭。

“是啊,葉鳴森,這位美女是誰啊,我怎麼也冇見過!”

對麵的熊勝男,秀眉微皺,目若寒星的冷聲開口。

儘管熊勝男冇有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,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危險氣息,卻足以表明瞭,此刻的她,並冇有表麵上的那麼平靜。

“暈,這是什麼情況啊?”葉鳴森被兩個女人,給搞得一臉懵逼。

他不明白,這兩個女的,是不是都吃錯藥了啊,好端端的,怎麼突然都變的怪怪的。

“她們兩個,不會是都吃醋了吧!”葉鳴森腦海中剛冒出這個念頭,他就立刻將其驅散。

首先,他跟項媛媛隻是假扮的男女朋友,根本就不是真的,其次,他與熊勝男更是恩怨不斷,之前熊勝男還恨他,恨得要死呢,現在最多也就是合作夥伴的關係。

想不通的葉鳴森,索性就不再胡思亂想,隨即開口介紹道:“這位是熊勝男,熊警官。”

說著,葉鳴森又指了指抱著自己胳膊的項媛媛道:“她叫項媛媛,是我的同學。”

“同樣,也是他的女朋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