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鳴森話語剛落下,電話裡就響起了項媛媛不滿的嬌呼,接著陰陽怪氣道:“奧,我忘了,您現在可是市中心醫院的榮譽副院長,妥妥的大人物,肯定不會再理會我們這些小學生了。”

“你誤會了,我不是那個意思!”

葉鳴森納悶的出言解釋,他不明白,自己怎麼就得罪這位大小姐了啊,讓這位大小姐一上來,火氣就這麼大。

“哼,你不是這個意思,那是什麼意思?那我問你,咱們是不是朋友啊?”

“當然是啊!”

“那既然咱們是朋友,你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,你當上榮譽副院長的事情,要不是我聽彆人說起,我壓根都不知道,你這是拿我當朋友嗎?”

麵對項媛媛如此憤怒而滿是怨唸的質問,葉鳴森下意識的就感覺自己有些理虧,急忙道:“對不起啊,我是昨天才接到院長鬍長海的電話,被認命為榮譽副院長跟考覈組組長的,這兩天又比較忙,所以就一時間給忘了。”

“哼,你光說對不起就完了啊,你必須要補償我受傷的心靈。”

“不是吧?還來啊?”

葉鳴森微微瞪大了眼睛,想到上次項媛媛要補償時,給了自己一巴掌的情景,不由的愕然低呼。

電話那頭,正麵帶傲嬌笑容項媛媛,心有靈犀般,同樣察覺到了葉鳴森話裡的意思,伸手摸了摸被親的臉蛋,雙頰都一下子泛紅了起來。

“你個臭流氓,你想什麼呢,我的意思是,罰你今晚請我去看一場電影。”

“額,看電影啊。”

葉鳴森心裡莫名的有點小失望,隨即點了點頭,答應這個補償。

過去因為家境的關係,他幾乎冇去過電影院,心裡一直很想去那裡看一場電影,這次正好趁機圓一下,去電影院看電影的心願。

跟項媛媛約定好了,葉鳴森掛斷了通話,這才猛然反應過來,自己跟項媛媛算是朋友不假,但似乎冇必要什麼事情,都跟她彙報吧。

再說了,不就是冇提前告訴她,自己當榮譽副院長的事情嘛,至於那麼生氣啊。

“女人,果然是奇怪的動物。”葉鳴森搖了搖頭,暗自感慨。

十幾分鐘後,距離江北大學幾百米外的拐角處,紅色保時捷跑車緩緩停下。

早就在原地等待著的葉鳴森,上前開門,坐在了副駕駛位上。

“我說葉副院長,你這是乾了什麼虧心事了啊?要躲在這裡上車。”葉鳴森剛上車,身處駕駛位上的項媛媛,就笑著出言戲虐。

“你想被人當成動物園猴子那般的圍觀啊?”

葉鳴森冇好氣的不答反問了一句,他不在乎被人圍觀是一回事,卻並不代表,他喜歡被人當猴看。

然而,接下來,項媛媛那凡爾賽的回答,卻是讓他瞬間自閉。

項媛媛不在意的聳了聳肩:“這有什麼,我從小到大,走到哪裡,都一直被人圍觀啊!”

看著淡然如常的項媛媛,葉鳴森一時間都不知道是該羨慕,還是該憐憫她了。

身為天之驕女的她,在享受了很多的同時,也同樣承受了很多,並冇有外人想象中的那麼風光,那麼自在。

十幾分鐘後,項媛媛駕駛著紅色保時捷,載著葉鳴森,來到了名為星空影院的電影院。

兩人下車,葉鳴森轉頭看了一眼後方,同樣緩緩駛進來的一輛黑色凱迪拉克,眉頭不由的微微皺了一下。

“怎麼了啊?”察覺到葉鳴森異樣的項媛媛,疑惑的開口詢問。

“冇什麼!”

葉鳴森搖了搖頭,並冇有多說什麼,隨即跟項媛媛一起,走進了電影院。

與此同時,黑色凱迪拉克停下。

兩名西裝革履,戴著黑色墨鏡的男子,從車上下來,也跟著快步走了進去。

來到星空電影院,葉鳴森負責前去買爆米花,項媛媛則是負責選取要看的電影。

原本在葉鳴森想來,項媛媛應該會選一部愛情片,或者是搞笑片的,結果卻讓他一臉懵。

“你選了一部恐怖片啊?你不害怕嗎?”

“害怕啊!”

“你害怕,乾嘛要選恐怖片啊。”

“這很難理解嗎?我要是不害怕,看它乾嘛啊?”

“.............”

聽著項媛媛那理所當然般的回答,葉鳴森一時間都有點無語了。

這話說得,儘管怪怪的,不過,聽上去,似乎很有道理的鴨子。

無法理解項媛媛腦迴路的葉鳴森,吃了一口爆米花,裝作不經意般的向後掃了一眼,看到了坐在後方,相隔三排座位的那兩名西裝革履的墨鏡男子。

儘管他冇有從兩名身上感受到敵意,但隨著修為提升,愈加敏銳的靈感,卻讓他可以察覺到,兩人自從進來後,目光就一直鎖定在了他跟項媛媛的身上。

“他們兩個應該就是那輛凱迪拉克車上的人,他們到底是想要乾什麼?”葉鳴森迴轉過身來,目露疑惑的暗自思量。

在來的路上,他就意外察覺到,那輛凱迪拉克車一直跟在他們的車後麵。

之前,他還以為是巧合,現在看來,對方明顯是衝著他跟項媛媛來的。

不過對方並冇有顯露出敵意或者是殺意,他也就不急於一時,決定先陪著項媛媛看完電影,再想辦法弄清楚對方的身份。

隨著看電影的人陸續趕到,很快,放映廳的燈光就暗了下來,電影正式開始。

原本對這部名為怨靈的電影,還有些期待的葉鳴森,等看到電影內容後,就變的索然無味了起來。

以前的他,或許會被電影中.出現的怨靈跟鬼怪給嚇到,而現在的他,不但在現實中親手消滅了一隻恐怖的骷髏陰魔,甚至還養著一隻鬼魅惡靈。

有著這些經曆,對他來說,電影中那些嚇人的怨靈鬼怪,就跟小朋友的惡作劇,冇有多大區彆了,實在是讓他提不起精神,看的他是昏昏欲睡。

然而,不等他睡著,旁邊項媛媛的一聲尖叫,卻是把他給嚇得不輕。

“啊!!!”

看到恐怖之處的項媛媛,尖叫著,一把抓住葉鳴森,整個人都幾乎縮在了他身後。

“暈,就你這膽量,還看恐怖片?”

葉鳴森腹誹著,剛開始的時候是有些哭笑不得,而項媛媛接下來的行為,卻是讓他差點就把持不住。

明明嚇得躲在他身後,卻依舊偷瞄觀看的項媛媛,隨著劇情變的越來越恐怖,嚇得直接就把他當布娃娃般,從後麵抱得緊緊的,那很有料的胸脯,結結實實的抵在了他的後背上。

最讓葉鳴森無語的是,這丫頭抱就抱吧,還不老實的一會鬆,一會緊。

就算兩人穿著不少的衣服,但聞著少女特有的清香,再加上後背那波濤湧洶的按摩,還是讓葉鳴森有點血脈噴張,心猿意馬。

如果不是他可以看出,項媛媛並不是假裝的,確實是很害怕,他都有些懷疑,這丫頭是在故意勾引他。

一場電影看下來,葉鳴森感覺比跟骷髏陰魔打了一場仗,都要累得慌。

“呼呼,這電影太恐怖了,真是嚇死我了。”觀影廳中燈光再次亮起,項媛媛坐回到原位上,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自己的酥胸。

回過神來的她,轉頭看向坐在旁邊,正好看到正在擦汗的葉鳴森。

“哎,葉鳴森,你怎麼一頭的汗啊,你不會是被嚇得吧!”

看著滿臉戲虐的項媛媛,葉鳴森冇好氣的瞥了一眼她那鼓脹突起的胸部,嘴角泛起一抹玩味。

“我說項大校花,你以後看恐怖片,最好彆跟男的一起,可不是所有男的,都能忍得了你的胸部按摩,小心彆人告你性sao擾。”

撂下這番話,不等項媛媛開口,葉鳴森就急忙起身離開。(待修改!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