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看著身上同樣閃爍著淡淡血光的葉鳴森,血魂手廖凡嘴角泛起一抹嗜血的獰笑,他已經可以想象到,葉鳴森痛苦慘叫間,七竅流血而亡的畫麵。

然而,下一刻,他臉上的嗜血獰笑,卻是直接僵在了臉上。

“這就是血手印的真正威力嗎,好像也不怎麼樣啊!”隻見,原本應該慘叫吐血的葉鳴森,淡定的輕笑開口。

與此同時,他身上閃爍的淡淡血光,就如熄滅的蠟燭般,跟著煙消雲散。

“不,不可能,這怎麼可能!”血魂手廖凡瞪大了眼睛,猶如見了鬼般,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呼。

自從將血手印修煉有成以來,他依靠著血手印的這種能力,殺死了很多難纏的敵人,其中不乏一些修為要超過他的古武者,幾乎是百試百靈。

被血手印內勁侵入身體的古武者,就算不會當場暴斃而亡,也肯定會身受重創,隻能任由他宰割,他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。

“就算你是煉體流的古武者,也不可能完全不受血手印的影響?你倒是什麼人!”回過神來的血魂手廖凡,麵色凝重而驚疑不定的怒喝質問。

古武的流派有很多,不過根據修煉的方法不同,可以籠統的劃分爲煉勁流跟煉體流。

煉勁流,顧名思義,是以錘鍊氣血,淬鍊內勁為主的流派。

熊天霸老爺子,就是屬於煉勁流的流派之一。

而煉體流,則是專注於強化身體本身,通過各種方法來提升身體素質,以及自身的力量與抗擊打能力。

因此,每一名修煉有成的煉體流古武者,都很耐抗耐揍。

除非是修煉了一些特殊的武功,或者是修為達到淬勁境後期,內勁可以直接傷及敵人內臟的古武者。

不然的話,想要擊敗一名修煉有成的煉體流古武者,遠比同層次的煉勁流古武者,要困難得多。

而血魂手廖凡所修煉的血手印,能引爆敵人體內的氣血,可以從身體內部對敵人造成毀滅性打擊,正是剋製煉體流古武者的武學功法。

正是因為如此,在判斷出葉鳴森是煉體流古武者的時候,血魂手廖凡纔會依舊信心十足,認為自己可以很快的解決戰鬥。

然而結果,卻狠狠地打了他的臉,讓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。

“嗬嗬,誰告訴你,我是煉體流的古武者了。”葉鳴森嘴角泛起一絲玩味的戲虐,好笑的欣賞著血魂手廖凡那愕然的懵逼表情。

剛纔血魂手廖凡引爆他體內氣血的時候,葉鳴森確實是受到了影響,不過隨著他調動體內的青木決靈力,頃刻間就將引爆氣血的血手印內勁,全部清除。

這樣的情況,不隻是讓血魂手廖凡目瞪口呆,就連葉鳴森他自己,都是始料未及。

不過,轉念一想後,他就想出了原因所在。

他吸收天地靈氣,轉化而來的青木決靈力,儘管在凝練度跟破壞力上,無法跟先天宗師所修煉的先天真氣相比,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,兩者在品質上卻是並冇有太大區彆的。

遠不是隻有淬勁境修為的血魂手廖凡,所施展出來的血手印內勁可比的。

在質的差距下,血手印內勁麵對青木決靈力,自然是一觸即潰,完全冇有什麼抵抗力。

意識到這些,葉鳴森不免有些感慨,怪不得在靈氣充沛的時代,古武者隻是修行者的手下隨從。

修行者的起點,對絕大部分古武者來說,那都是他們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終點。

“我不管你是煉體流還是煉勁流的古武者,告訴我,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。”血魂手廖凡回過神來,麵色陰沉的出言威嚇。

引爆敵人氣血的能力,是血手印這門功法,最重要的手段。

正是靠著這項能力,血手印這門功法這纔在古武界,闖下赫赫凶名,讓人畏懼害怕。

一旦失去了這個能力,血手印這門功法的威力將會大大降低,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,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具體原因。

“想要知道原因,就要看你有冇有這個實力了。”葉鳴森出言挑釁著,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決然。

以他現在的古武實力,就算他不怕血手印引爆氣血的能力,但想要通過正常手段來擊敗血魂手廖凡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當然了,如果他施展出青靈縛等法術,自然是能輕易解決掉血魂手廖凡。

儘管現在周圍並冇有其他人,不過,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他並不打算這樣做。

他當初之所以主動要求對付血魂手廖凡,其中一個原因,就是為了通過血魂手廖凡,來磨練自己的踏浪驚濤拳,提升自己的古武實力。

葉鳴森伸手從懷中掏出一根根銀針,以驚人的速度,快速的插入到自己體內,其中一根更是直接插進了他的頭頂百會穴中。

“這傢夥在乾什麼,想自殺嗎?”目露殺機的血魂手廖凡,為之一愣。

就在血魂手廖凡不解之時,隨著銀針的插入,葉鳴森裸露在外的肌膚顏色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泛紅,隱隱可見一縷縷熱氣從他身上升騰而起。

“這種感覺,不愧是能激發人體潛力的生死二十四針。”握了握那充滿力量感的拳頭,葉鳴森心神振奮的喃喃自語。

這生死二十四針是天醫門傳承中的秘法,所選擇的二十四個穴道,皆是人體死穴,需要按照一定順序,以極快的速度紮下這二十四針。

一旦順序錯誤,或者有任何猶豫,下針的速度連接不上,被紮針之人,不死也會重傷。

原本這生死二十四針,是用來救治生命垂危,命懸一線的病人的。

通過這二十四針來激發人體潛力,使得病人的身體各方麵素質,得到極大的提升,以此令病人置於死地而後生。

今天葉鳴森在自己身上使用生死二十四針,為的就是在短時間內激發自己的潛力,強行提升自己的身體素質。

“裝神弄鬼,給我死!”

心頭殺機升騰的血魂手廖凡,不耐煩的戾喝一聲,全力施展血手印,一雙血手對著葉鳴森就拍了過去。

他決定先廢了葉鳴森,等離開了這處農家院,再好好的審問葉鳴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