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等葉鳴森跟翟永年聊完天,錄完口供,從市公安局出來的時候,天都已經是漆黑一片了。

他冇有直接回貴德小區,而是叫了一輛出租車,來到了當初抓捕李東強的那棟彆墅洋房附近。

這棟彆墅洋房在李東強被抓後,就被徹底查封。

他之所以來這裡,自然不是為了懷念一下李東強了,他是奔著龍血蔘而來的。

待出租車司機走後,葉鳴森翻牆進入到彆墅裡麵,並根據李元超的講述,在他爹李東強的臥室房間中,找到了那處藏匿在櫃子後麵的暗格。

原本葉鳴森還有些擔心,之前警方搜查的時候,會找到這處暗格,待打開暗格,看到裡麵的密封木盒後,他這纔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將密封木盒取出,葉鳴森迫不及待的打開了盒子。

憑藉著破法銀眸的視力,就算房間中一片漆黑,他依舊很清楚的看到了盒子中,那株偏暗紅色的龍血蔘。

讓葉鳴森驚喜的是,這株龍血蔘的參齡,比他想象的還要高,起碼已經有三四百年。

天醫門傳承中,藥材根據品質以及藥齡,可以分為普通藥材,奇藥和靈藥。

龍血蔘的品質,本身就屬於奇藥的等級,再加上三四百年的參齡,就算達不到靈藥的程度,也絕對堪稱是頂級奇藥。

“有了這株龍血蔘,我就能煉製三品的龍血爆靈丹了。”觀察了一番龍血蔘,葉鳴森心神振奮的喃喃自語著。

最近這段時間,他完全消化了突破到練氣三重天後的傳承記憶,除了符籙之術以及藤甲術外,還獲得了天醫煉丹術的傳承,以及一些三品靈丹的丹方。

其中,正好就有以龍血蔘為主藥的三品靈丹,龍血爆靈丹。

丹藥根據品質的高低,可以從一到九,分為九品。

九品丹藥對應著練氣九重天,服用相應的丹藥,能大幅度提升修行者的修煉速度,

之前製作的煉靈散就是屬於二品靈散,在練氣二重天的時候服用,效果還很好,但在他修為突破到練氣三重天後,就顯得有點雞肋了。

在之前葉鳴森就想過要煉製三品靈丹,隻是相比前兩品的靈散,三品靈丹的煉製,不但更加麻煩,對藥材的要求也更高,他一直都冇能找到合適煉製三品靈丹的主藥。

這次從李元超口中,得知龍血蔘的存在,可謂是一個天大的驚喜。

自從煉化了骷髏陰魔的陰煞戾氣,將修為突破到練氣三重天中期後,就算有聚靈陣的加持,修為的提升也變得很是緩慢。

如果能將龍血蔘煉製成三品龍血爆靈丹,短時間內突破練氣四重天,都不是夢想。

將現場擺回原來的模樣,葉鳴森懷揣著龍血蔘,心情振奮的再次翻牆而出。

他冇有再叫出租車,而是跑步向著自家所在的方向趕去。

這裡距離他家不遠,他決定回家看望一下母親。

以他的速度,隻花了十幾分鐘,就一路跑回到了家門口。

望著還亮著燈的破舊房屋,自從上次返校後,就一直冇有回來的他,突然有些近鄉情怯,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深呼吸了一番,葉鳴森平複下了內心的情緒,這才上前敲了敲自家院門。

“誰啊!”

伴隨著低呼聲,母親方淑蘭拿著手電筒,從屋裡走了出來。

“媽,是我啊!”看著母親的身影,葉鳴森麵露笑容的喊道。

“啊,是鳴森啊,你怎麼回來了,也不先打個電話,快點進來!”母親方淑蘭歡喜的驚呼著,急忙打開院門,將葉鳴森領到了屋裡。

“鳴森,你還冇吃飯吧,媽給你做飯去。”母親方淑蘭說著,高興的忙活了起來。

看著熟悉的家以及忙碌的母親,那種溫馨的感覺,讓葉鳴森不由自主的放鬆了下來。

此時的他,突然意識到,自從自己獲得了天醫門傳承後,確實是收穫了很多,但卻逐漸有些迷失自我,更是因此差點就連累到母親,遭人綁架。

想到這裡,葉鳴森猛然打了個激靈,猶如撥開迷霧見青天般,原本有些浮躁而雜念紛紛的情緒,一下子就沉穩而平靜了下來。

葉鳴森並不知道,正是這短暫的感悟,讓他心境得到了昇華,避免了一場劫難。

如果冇有這次的感悟,他心中的浮躁和雜念會越來越多,那樣不但會導致他的情緒性格發現變化,最後甚至會走火入魔,死無葬身之地。

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,葉鳴森長出了一口氣,雖然他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,但那種心情舒暢的感覺,卻讓他前所未有的舒服。

注視著依舊忙著給自己做飯的母親方淑蘭,那種家的感覺,讓他心中暖暖的,內心都一下子變的充實了起來。

“媽,我幫你一起做吧!”葉鳴森邁步上前,投入到了幫忙做飯之中。

最好了晚飯,母子兩人聚在一起,吃了一頓平平凡凡,卻很溫暖而幸福的晚餐。

葉鳴森在家中住了一夜,第二天在母親方淑蘭的相送下,他就坐上了離家的出租車。

坐在行駛的出租車上,望著站在門口,對著自己擺手的母親,葉鳴森心情有些不捨和低落。

他很想讓母親搬到市區,跟他一起住。

以他現在的經濟實力,完全可以買一套屬於他們自己的房子,讓母親過上衣食無憂的城市生活。

隻是,他很清楚,每個人的想法和願望是不一樣的。

對母親方淑蘭來說,這處老房子,承載了她的回憶與青春,她早就已經習慣了這裡,跟這裡融為了一體,就算強行讓母親搬走,母親也不會幸福和高興地。

從家裡離開後,葉鳴森先回到貴德小區,放下了裝有龍血蔘的密封木盒,接著就坐車趕到了市中心醫院。

他剛下車,迎麵卻看到了兩個熟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