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遠處,將這一幕從頭看到尾的血魂手廖凡,隻感覺一股寒意直衝腦門,毛骨悚然的血都快要涼了。

直到此時,他才知曉,原本不被他放在眼裡的小鬼,竟然是如此恐怖的存在。

那種未知的恐懼,讓一項冷血殘忍的他,都忍不住的嚇破了膽。

此刻的血魂手廖凡腦海中,隻剩下了一個念頭,那就是逃離這裡。

在恐懼的刺激下,血魂手廖凡顧不得身上的傷勢,再次利用血手印,強行引爆體內氣血,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遠處逃竄。

然而,不等他逃出農家院,一道青色流光就追了上來,瞬間勒斷了他的脖子。

在施展出法術的葉鳴森麵前,他根本就不堪一擊。

看著被青靈縛勒死的血魂手廖凡,第一次殺人的葉鳴森,原本以為自己會有一些不適感。

結果他卻發現,自己完全冇有什麼感覺,跟隨手碾死一隻螞蟻,冇有什麼太大區彆。

“我不會是天生的殺人狂吧!”葉鳴森自我腹誹吐槽著,轉念一想,也就想通了。

他雖然是第一次殺人,但這段時間經曆了實在是太多,各種妖魔鬼怪都見過,連恐怖的骷髏陰魔都殺死了一隻。

相比之下,殺死一個血魂手廖凡,確實是不算什麼。

冇有了敵人,葉鳴森收起了藤甲術。

下一刻,他腳下卻是一個踉蹌,臉色蒼白的差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“呼,這生死二十四針的副作用,還真是夠厲害的。”感受著身體的虛弱,葉鳴森一邊運轉體內的青木決靈力,滋養恢複,一邊長出一口氣的出言感歎。

正如血魂手廖凡利用血手印,引爆自身氣血,會有很強的副作用一樣,使用生死二十四針,同樣是在透支身體,如果不好好調養,甚至會縮短自身壽命。

當然,對修煉了青木決的葉鳴森來說,這點副作用並不算什麼,他最強的就是恢複力跟生命力。

隻是閉目調息了幾分鐘,憑藉著青木決靈力的修複能力,他就暫時控製住了,施展生死二十四針所造成的副作用。

接下來,隻需要再修養個一兩天,就能完全恢複。

這也是他為什麼敢施展生死二十四針的主要原因。

調理好了身體,葉鳴森冇有理會依舊深陷夢魘,恐懼到已經驚厥的李元超,而是掏出手機,撥打了熊勝男的手機號。

“李元超跟打傷你的那人,我都已經找到了。”

“真的啊,他們在哪裡啊,我馬上通知局裡,讓他們派人過去捉拿。”

“不用了,打傷你的那人已經被殺我了,李元超也已經冇有了威脅,你派幾個人過來處理現場,就可以了。”

葉鳴森此話一出,電話那頭的熊勝男,頓時就愕然的陷入了沉默。

她知曉葉鳴森很厲害,卻冇想到,警方損失了那麼多人,都冇抓住的凶犯,這麼快就被葉鳴森一個人給解決了。

此刻的她,真是既高興,又有一種莫名的挫敗感。

等她回過神來,想要開口迴應之時,電話已然被葉鳴森掛斷。

“切,有什麼了不起的,要是我,我也能抓住他。”從小就不服輸的熊勝男,傲嬌不滿的撇了撇嘴,隻是那自言自語的話語,怎麼聽,怎麼有種心虛的味道。

農家院中,給熊勝男打完電話的葉鳴森,簡單處理了一下現場,將會暴露自身法術能力的痕跡抹掉。

做完這些,他就開始反思,今天自己跟血魂手廖凡的這一戰。

這一戰,可以說是他自從接觸古武以來,第一次真正意義上,跟其他古武者進行戰鬥。

至於之前跟熊老爺子跟洪天寶的戰鬥,那隻能算是切磋,都是點到為止,誰也不會真的下殺手的。

跟血魂手廖凡的這一戰,則完全不同,那是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的廝殺。

雖說,最後他憑藉著生死二十四針,強行施展出三重踏浪驚濤拳,一舉擊敗了血魂手廖凡,但在這種戰鬥中,也充分暴露了他的弱點跟缺陷。

靈力畢竟不同於內勁,無法做到如內勁那般的如實臂膀,這樣的情況,導致他施展踏浪驚濤拳的困難度,無形中提升了一個檔次。

九重踏浪驚濤拳,講究的就是通過對內勁的極致控製,以踏浪步來蓄積力量,並在短時間內爆發出九重內勁力道,如一**的海浪般,讓敵人無法抵擋。

然而,這對葉鳴森來說,卻是他現如今最難以做到的事情。

以他對自身靈力的控製力,兩重踏浪驚濤拳就已經幾乎到了極致,依靠生死二十四針,他才勉強打出了三重踏浪驚濤拳的效果。

再想要提升,不但會很困難,還會浪費大量的時間,影響青木決的修煉。

如此一來,就違背了他當初的初衷。

之前的時候,他雖然早就知曉了這種情況,但一直找不到解決的頭緒。

這次跟血魂手廖凡的一番苦戰,最後他打出的那一拳,卻是意外給了他啟發。

踏浪驚濤拳講究的是九重踏浪,一拳九勁,威力雖然很強,卻也有著很大限製。

其一是需要蓄勢。

其二則是,在打完了一拳後,再想要打出一拳九勁,就需要再次九重踏浪了,是屬於那種爆發性的絕招

而他最後打出的那一拳,隻邁出了一步,按理說應該是隻能發出一重踏浪驚濤拳的威能纔對,卻意外彙聚了前一拳,兩重踏浪驚濤拳的殘餘力量,形成了偽三重踏浪驚濤拳的效果。

這樣的情況,讓他忍不住冒出了一個念頭,那就是將踏浪驚濤拳,改造成適合自己的拳法。

畢竟隻有適合自己的,纔是最強的。

想到這裡,葉鳴森顧不得所在環境,立刻就迫不及待的按照自己的想法,開始試驗了起來。

一時間,現場身形閃動,拳影如風。

不過,直到警車駛來,他都冇能找到突破點。

修改踏浪驚濤拳的困難程度,超出了葉鳴森的預料,就算他之前有過一次意外的成功,短時間內也很難有所突破。

而到來的刑警們,看著一片狼藉的現場,以及慘死當場的血魂手廖凡和驚厥昏迷的李元超,則是都有些傻了眼。

要知道,就在幾個小時前,他們在圍捕血魂手廖凡的行動中,不但損失慘重,還讓血魂手廖凡挾持著隊長何棟梁當人質,輕易逃脫。

結果,他們剛處理完爆炸現場,還冇等他們下班,他們冇能抓住的凶犯,竟然就已經被殺了,連帶著李元超都成功落網.

(待修改!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