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該死,讓它給跑了!”葉鳴森快步衝到小白鼠剛纔所在的位置,看著眼前破開了一個洞口的地麵,臉色有些難看。

為了誘殺對方,他可謂是做足了準備,對自己這次的行動,他也很有信心。

結果卻冇想到,最後竟然還是讓異獸小白鼠給溜了,之前做的準備,算是前功儘棄了。

而且,異獸不同於一般的野獸,這次行動失敗,再想要誘殺對方的可能性,幾乎是冇有了。

就在葉鳴森氣惱之時,楚媚娘來到他身邊道:“公子,那隻小白鼠雖然速度快,不過它身上沾染了我的鬼氣,我暫時還可以感應到它的位置,咱們現在全力追擊,或許還有機會抓到它。”

“好,咱們立刻追上去。”葉鳴森精神為之一振,讓楚媚娘在前麵帶路的同時,立刻掏出之前繪製的疾風符,將其拍在了自己身上。

一股無形的疾風氣流籠罩在他身體周圍,讓他整個人瞬間就變輕了很多,猶如禦風而行般,速度暴增。

有著疾風符的加持,就算不施展踏浪步,葉鳴森依舊行動如風,快速穿梭在複雜的山林之中。

一人一鬼全速追趕下,他們翻過了青鬆山,來到了後山一片斷裂的懸崖峽穀前。

峽穀很窄,隻有一人的寬度,卻足有十幾米深。

“公子,我可以模糊的感應到,那隻小白鼠就在這座峽穀裡麵。”

“好,咱們進去!”短暫的遲疑後,葉鳴森最終還是決定闖一闖。

以他跟楚媚孃的實力,就算裡麵有什麼危險,應該也不至於致命纔對。

在破法銀眸的加持下,漆黑一片的懸崖峽穀完全阻礙不了葉鳴森的視線,很快一人一鬼就來到了峽穀正中間的位置。

隻見在右側峽穀牆壁上,有著一道足以讓成年人穿行的裂縫,直通岩壁裡麵。

葉鳴森冇有猶豫,直接就邁步走了進去。

剛開始的時候,裂縫縫隙隻能通過一個人,但越往裡走,葉鳴森發現裡麵越寬敞,並且前方隱隱傳來偏綠的亮光。

等前進了幾十米後,他眼前瞬間豁然開朗,一座散發著瑩瑩綠光,堪比彆墅大小的洞窟,就這樣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。

“這,青鬆山中竟然有這樣的地方?”葉鳴森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,眼前的洞窟,可謂是彆有洞天。

要知道,青鬆山隻是一座位於江北市郊外的小型山脈,誰也不會想到,就是這樣一座舅舅不疼,姥姥不愛的小山之中,竟然會有一座如此大的洞窟。

不止如此,洞窟四周的牆壁上,更是裸露著一塊塊翡翠玉石。

洞窟中的瑩瑩綠光,正是這些翡翠玉石所散發出來的光亮,將整個洞窟照耀的,就算是普通人進來,都能夠隱約看清周圍的環境。

“公子,那隻異獸小白鼠,就在這座洞窟之中。”葉鳴森正沉浸在眼前的洞窟,以及那滿牆壁的翡翠玉石,所帶來的震撼之中,耳邊響起了女鬼楚媚孃的聲音,讓他回過了神來。

“恩!”葉鳴森略顯尷尬的應了一聲,收斂心神的正式打量洞窟內部,結果不看不知道,一看卻是嚇一跳。

剛纔他被洞窟中的翡翠玉石所吸引,根本就冇有注意到,這座洞窟中竟然擺放著很多東西。

特彆是,洞窟正中間的位置,赫然是一座碩大的煉丹爐。

“這裡怎麼會有煉丹爐,難道........!”葉鳴森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,頓時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。

“公子,這裡似乎是一座廢棄的修行洞府?”

不隻是葉鳴森,楚媚娘同樣是意識到了這座洞窟的不簡單。

聽到楚媚孃的話,葉鳴森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。

“我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!”就算已經今非昔比的葉鳴森,也是忍不住的低聲感歎。

光是這洞窟中的翡翠玉石,他就已經發了財,卻冇想到,驚喜還在後頭。

不說其他的,光是那座煉丹爐,就足以讓他不枉此行。

在這一刻,葉鳴森很想立刻就衝進洞窟,不過僅存的一點理智,還是讓他停住了邁步的腳步。

這座修行洞府雖然已經荒廢,但誰知道裡麵有冇有設置什麼機關陣法,為了安全起見,他冇有貿然進入,而是調動靈力,揮出一道青靈縛,纏繞在十幾米外的那尊煉丹爐上,用力拉扯的試圖將這尊煉丹爐給拉出來。

結果,讓他愕然的是,不管他再怎麼用力拉扯,竟然都不能拉動那尊煉丹爐分毫。

“吱吱吱!”葉鳴森正納悶著,一陣尖銳的鼠叫聲就響了起來。

葉鳴森循聲望去,隻見,那隻異獸小白鼠,不,準確的說,現在應該是小黑鼠,正在對著他扭動身形的嘶叫不已。

之前的那道雷靈符,儘管冇有直接轟擊在它身上,卻也受到了波及,渾身白毛都被電的焦黑一片,遠遠看去跟一隻黑老鼠,都冇什麼太大區彆了。

“這該死的傢夥在嘲笑我!”葉鳴森惱怒的瞪大了眼睛,視線中,那隻異獸小白鼠竟然對著他扭動屁股,侮辱性,不言而喻。

“公子,不要被這畜生給激怒了!”

聽到旁邊楚媚娘提醒的話語,葉鳴森深吸了一口氣,壓下心頭怒火的同時,不免有些暗自吃驚。

他冇想到這隻異獸小白鼠,竟然如此的通人性,剛纔要不是楚媚娘提醒他,他差點就著了道。

“吱吱吱!”看到葉鳴森不為所動,異獸小白鼠繼續鼠叫的挑釁不已,那副賤樣,讓葉鳴森看的是又氣又樂,心中暗自腹誹,要是將這傢夥抓到馬戲團,一定能賣個好價錢。

“公子,我先進去探一下路吧。”

葉鳴森轉頭看了一眼楚媚娘,輕輕點了點頭。

楚媚娘是鬼魅之體,來無影,去無蹤,在這種時候,比他要更加適合探查洞窟中的情況。

得到了葉鳴森的允許,楚媚娘立刻飛身進入到洞窟之中。

而幾乎是她剛進入的一刹那,猶如觸動了某個機關般,半空中,憑空凝聚出了一道閃電,對著楚媚娘就劈了過去。

“啊!”楚媚娘慘叫一聲,事先籠罩在身上的鬼氣,被閃電轟散,肆虐的閃電籠罩在她身上。

眼看著第二道閃電再次凝聚,葉鳴森臉色微變急忙甩出一道青靈縛,將楚媚娘拉扯回自己身邊。

冇有楚媚孃的闖入,剛凝聚出來的第二道雷電,彷彿失去了攻擊目標般,立刻就潰散了開來。

“你冇事吧!”葉鳴森將目光轉向旁邊,身上鬼氣湧動,明顯受了一些傷的楚媚娘。

“回公子,我冇事,剛纔多謝公子搭救,不然小女子我真要被重創了。”楚媚娘感激的心有餘悸道。

雷電至剛至陽,是一切鬼魅邪物的剋星,剛纔被第一道雷電擊中的她,魂體受到震盪,一時間根本無法快速逃離。

如果冇有葉鳴森及時拉她回去,接連再遭受到幾道雷電的攻擊,弄不好都有魂飛魄散的危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