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熊天霸老爺子家的練武場中,葉鳴森跟洪天寶相對而立,一股無形的戰意瀰漫開來。

與此同時,熊天霸老爺子跟早就回家修養,已經冇什麼大礙的熊勝男,正站在場外觀戰。

“爺爺,你說他們兩個誰能獲勝啊?”熊勝男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瓜子,一邊吃著,一邊悠閒道。

熊天霸老爺子目視著場中兩人,輕輕搖了搖頭:“天寶雖然資質絕佳,一日千裡,但想要戰勝葉老弟,他還差了些。”

“為什麼啊,之前看他們兩個切磋比武,不是都大的有來有回的嗎?”熊勝男不解的好奇詢問。

這些日子,洪天寶的進步,她都是看在眼中的,就算她不甘心,卻也不得不承認,洪天寶真的是一名武學奇才,簡直就像是專門為了古武而生的一般。

憑藉著之前打下的堅實基礎,短短幾個月的修煉,就足以媲美那些苦修古武十幾年的古武者。

不但一舉修煉到了煉血境頂峰,距離淬勁境,也隻有一步之遙,在武學悟性上,更是堪稱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,離譜到家了。

不管是多麼難的武學,就算是如踏浪驚濤拳以及遊龍摧心掌這樣的絕學,他都能很快入門。

以他的修為與天賦,再配合上他天生的神力,戰鬥力足以媲美一般的淬勁境古武者。

雖然她清楚葉鳴森是修行者的身份,以及葉鳴森真正的實力,但此刻兩人比拚的隻是武學格鬥,她並不認為,葉鳴森就一定比洪天寶要強。

熊天霸老爺子冇有立刻回答,而是對著孫女熊勝男伸出了手來。

對熊老爺子再瞭解不過的熊勝男,心中腹誹著,不情願的將手中抓著的一把瓜子,分給了爺爺熊天霸一半。

“嘿嘿!”熊天霸老爺子得意一笑,嗑起瓜子道:“之前的切磋,葉老弟並冇有施展出全力,最重要的是,適合葉老弟的踏浪驚濤拳已經改良成功,他現在已經是今非昔比,一會你就能見識到了。”

熊勝男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:“切,我纔不信呢,我倒要看看,葉鳴森他能有多厲害。”

“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。”熊天霸老爺子意味深長的說著,目光冇有看向葉鳴森,反而是落在了洪天寶身上。

熊天霸老爺子跟熊勝男之間的交談,並冇有刻意壓低聲音,場中尚未開戰的兩人,都聽到了他們兩個的談話,瞬間就激起了洪天寶爭強好勝的心思。

“葉哥,你小心,我這次可要施展出全力了。”洪天寶冷聲低嗬著,深吸了一口氣,怒目圓睜,渾身肌肉隆起,整個人猶如一頭人形狗熊般,光是站在那裡,就給人一種無形的威懾力。

葉鳴森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的招了招手:“來吧,這一次,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。”

“喝!”洪天寶暴喝一聲,邁步間,腳踩踏浪步,如海上巨獸般,轟隆隆的直奔葉鳴森就衝了上去。

“來得好!”葉鳴森毫不示弱的輕喝一聲,同樣施展出踏浪步,如脫弦的利箭般,迎麵而上。

兩人一個如踏浪巨獸,一個如脫弦利箭,眨眼間就碰撞在了一起。

剛開始的時候,洪天寶憑藉著踏浪驚濤拳的爆發力,一度壓製住了葉鳴森,打得葉鳴森是節節敗退。

看到這一幕,熊勝男略顯得意道:“爺爺,你這次可是看走眼了奧,葉鳴森被壓著打呢。”

“嗬嗬,彆急,好戲這纔開始。”熊天霸老爺子嗑著瓜子,不緊不慢的輕聲說著。

似乎是在印證熊天霸老爺子的話語一般,就在兩人說話的這會功夫,場上的戰鬥形勢,卻是發生了逆轉。

隨著戰鬥的持續,前一刻還壓製著葉鳴森的洪天寶,逐漸開始變為了弱勢方,反觀對麵的葉鳴森,則是越戰越猛,一拳比一拳的力量大,直把洪天寶給打得有點懵。

“這怎麼回事啊?難道之前葉鳴森冇有施展出全力來?”熊勝男瞪大了眼睛,愕然低呼。

熊天霸老爺子滿意的捋了捋鬍子,略帶自豪道:“你以為這些日子,我跟葉老弟是在乾嘛呢,這就是專門為葉老弟量身改造的踏浪驚濤拳,相比正宗的踏浪驚濤拳,改良後的拳法,一拳更比一拳強,能不斷累積拳法的威力,理論上是冇有上限的,如果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葉老弟,那麼失敗的隻會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啊,這麼厲害,那葉鳴森不是無敵了嗎?”聽完爺爺的這番話,熊勝男不免驚撥出聲。

熊天霸老爺子笑著搖了一下頭:“也冇那麼誇張,這套拳法隻適合於葉老弟,並且在累積到一定上限後,同樣對身體會造成很大負擔,除此之外,這套拳法的力量累計速度還是太慢了,現在隻能算是半成品。”

“半成品就這麼厲害啊!”聞言,熊勝男不由的暗自驚歎。

她並不知道,這套改良後的踏浪驚濤拳,是專門為葉鳴森量身打造的,除了葉鳴森外,就算是天賦異稟,天生神力的洪天寶都無法精通。

因為,改良後的踏浪驚濤拳,不隻是對身體的要求很高,除了身體素質和強度外,恢複力以及耐力等各方麵,還有就是改良後的拳法,隻適合與青木決修煉出來的靈力。

如果是用古武者內勁來施展的話,估計敵人冇有傷到,自己先要被重創了。

兩人說話間,戰場的形式已經徹底的反了過來,洪天寶一邊倒的被葉鳴森打的是毫無還手之力。

眼看著這場切磋就要結束,葉鳴森卻是收斂了力量,故意讓洪天寶有了一絲喘息之機的大聲戲虐道:“天寶,你就隻有這點實力嗎?真是讓我失望啊,你還是乖乖認輸吧,免得被我揍得太慘了!”

葉鳴森這番話一說,正義感十足的熊勝男,頓時就不樂意了起來。

“爺爺,你看他怎麼能這樣呢,贏了就贏了,乾嘛要嘲諷人啊,真是太可惡了。”

對於孫女熊勝男的抱怨,熊天霸老爺子並冇有出言迴應,他的目光正凝重的注視著場中的洪天寶,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。

“不,我不會認輸的,我不會輸的!”好勝心很強的洪天寶,被葉鳴森一下子就點燃了戰意和怒火,怒吼著,他的雙眸開始微微泛紅,目光變得嗜血而狂暴,渾身散發出一股懾人的凶戾之氣。

“這種氣息,果然跟我想的一樣!”感受到洪天寶的變化,葉鳴森心頭微震,儘管已經有所判斷,他還是忍不住的有些震驚。

暴怒的洪天寶,瞬間化身為狂暴巨獸,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,都有了明顯的提升,並且這種提升還在不斷持續。

感受到逐漸增加的壓力感,以及洪天寶的狀態,葉鳴森目露一絲凝重與決然。

“是時候結束了!”葉鳴森喃喃自語著,不再放水的全力以赴。

經過幾次靈力強化的強橫肉身,配合上如潮水般湧動的靈力,在一次次積累下,迸發出恐怖的力道衝擊。

“轟!!”

腳踩踏浪步的葉鳴森,化身為一道巨弩利箭,衝破開洪天寶的攻擊,一拳重重的轟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前一刻還氣勢狂暴的洪天寶,下一刻就猶如被抽飛的棒球般,被葉鳴森一拳砸飛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