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叮鈴鈴!!”

得知真相的熊勝男,氣呼呼的剛要離開,她的手機就正好響了起來。

“熊隊,不好了,清湖鎮發生了命案,又有兩名男子被咬死了。”

熊勝男臉色微變,在詢問了一下詳細情況後,神色凝重的掛斷了電話,將目光轉向了冷豔女子夢姐三人。

“三位,清湖鎮又有兩人被咬死了。”

聽到又發生了命案,正愁找不到線索的冷豔女子夢姐,眼眸為之一亮道:“帶我們過去!”

儘管熊勝男不喜歡冷豔女子夢姐三人,不過關乎到人命案情,身為一名警察的她,還是立刻出發,帶著冷豔女子夢姐三人,向著清湖鎮的命案現場趕去。

一路疾馳,半個來小時後,一行人終於來到了清湖鎮命案現場。

冷豔女子夢姐指揮著熊勝男,讓她率領著其他警員,封鎖周圍,不準任何人靠近,而他們三個則是立刻各自施展法術,開始探查情況。

冇有了葉鳴森用玄陰聚煞瓶吸收陰煞屍氣,這一次被咬死的兩名男子身上,纏繞著濃鬱的怨念屍氣,身體不好的人靠近一會,都會感到渾身不舒服。

“夢姐,這果然是殭屍所為,而且這隻殭屍的等級不低,極有可能是一隻實力很強的白僵!”負責開天眼的童子河,觀察著兩具屍體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臉色微變的低撥出聲。

殭屍集天地怨氣,晦氣而生,起初的時候,身體表麵會長出一層毛髮,此為毛僵。

而根據殭屍毛髮的顏色,從低到高又可以依次分為,黑僵,白僵,紫僵,綠僵。

其中黑僵的實力最弱,在有趁手武器的情況下,幾名壯漢就能將其擊斃,但一旦黑毛退去,重新長出白毛,化為了白僵,殭屍的戰鬥力將會產生質的變化。

白僵的實力之強,遠不是一般人可比的,足以媲美淬勁境的古武者。

不但如此,白僵儘管身體僵硬,速度卻很快,再加上那堅硬如鐵般的殭屍之軀,對低等級的修行者來說,危險程度,還要大於同等級的鬼魅。

“童子河,看把你給嚇得,放心,我會保護你的。”身為古武者的大餅臉孫大寶,笑嘻嘻的揶揄著,順帶還拍了一下冷豔女子夢姐的馬屁道:“再說了,有夢姐在,區區一隻白毛僵,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嗎?”

童子河冇好氣的出言反駁道:“誰害怕了,我隻是擔心這具白毛僵背後的幕後黑手,畢竟能培養出白毛僵的邪修,肯定不一般。”

聽到童子河的這番話,原本出言調侃的大餅臉孫大寶,也收起了調笑的神情。

他們在來之前,曾經看過警方調查的一些證據情報,其中就有一些監控視頻。

視頻中殺人的殭屍,渾身包裹在黑衣中,行動迅捷,在殺人後,更是很快就消失在了江北市,連監控都拍不到對方。

要知道,彆說是白毛僵了,就算是最強的綠毛僵,也冇有多少靈智。

如果這隻白毛僵是一隻野生殭屍,早就江北市警方找尋到蹤跡,用如火箭筒等高殺傷性武器,將其炸成碎片了。

正是如此,他們在來之前,就猜測到了,殭屍殺人的背後,有邪修操控。

相比兩人,冷豔女子夢姐則是依舊一臉冷傲,不以為然道:“區區一個隻敢隱藏在陰暗處的邪修,有什麼好擔心的,我正愁著冇人祭劍呢,這次就讓對方品嚐一下,我蜀山劍修的厲害。”

原本還有些擔憂的童子河兩人,聽到冷豔女子夢姐的話,頓時就放下了心來。

特種行動隊執行任務的時候,都是以小組的形式存在的,一般都是三個人一組,有修行者,也會有古武者。

冷豔女子夢姐,真名徐淩夢,不但出身於赫赫有名的蜀山劍派,更是蜀山劍派某位長老的外孫女,實力之強,遠不是其他兩人可比的。

既然徐淩夢如此有信心,他們兩個自然也就不再有所擔憂,紛紛施展各自的手段,試圖通過地上的兩具屍體,找尋到逃走的那隻白毛僵。

結果在一番找尋後,三人站在一條河流邊上,臉色難看的停住了腳步。

殭屍的氣息到了這裡,就被河水給衝散了,唯一的線索也就這麼斷了。

“夢姐,對方明顯是有所準備,咱們現在要怎麼辦啊?”童子河有些無奈的開口詢問。

他們三人之中,隻有他會一些追蹤術法,不過他並不是很精通此道,麵對一些無法遠離的鬼魅什麼的,還可以。

現在這種情況,就顯得有點力不能及了。

徐淩夢不滿的瞥了一眼童子河,皺眉思量了片刻道:“之前你不是跟我說,你準備了一些感應符籙嗎,將這些符籙分發給江北市的警察,讓他們傍晚時分的時候,在殭屍有可能出冇的地方,進行巡邏感應,隻要感應符籙產生反應,就讓他們給我們打電話。”

“這個主意好啊,這樣一來,咱們就能轉被動為主動了。”童子河眼眸微亮的高興稱讚。

在回到了市局後,徐淩夢三人就找上了局長翟永年,讓翟永年召集手下,按照他們想好的計劃行事。

儘管翟永年明白,他們這次麵對的凶手不一般,不過考慮到人手的問題,他在分發下感應符籙後,也隻能是安排了兩人一組,相互有個照應的持槍巡邏。

結果,幾天過去,白毛僵再也冇有出現。

巡邏的警察們冇有找到白毛僵的線索,反而是摟草打兔子,抓了不少犯罪嫌疑人。

與此同時,身處於青鬆山,閉關修煉的葉鳴森,也終於到了突破的緊要關頭。

隨著那枚有著一道丹紋的龍血爆靈丹服下,一道無形的靈氣漩渦以葉鳴森為中心,逐漸凝聚擴大,轉眼間就瀰漫到整個洞窟。

盤腿而坐的葉鳴森身上,散發出淡淡青光,懾人的氣息如海浪般,時強時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