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嗡!!”

伴隨著一陣空明的震動聲,盤腿而坐的葉鳴森,身軀猛然一震,一股無形的力道化為氣浪,在洞窟中橫掃而過,整個洞窟都微微顫動了一下。

與此同時,閉目修煉的葉鳴森,猛的睜開了眼眸,雙眸中迸射出懾人精光,整個人的精氣神在這一刻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。

在這一刻,葉鳴森終於將自身修為突破到了練氣四重天。

而隨著他修為的突破,更多的傳承記憶湧入到他的腦海中,讓其不得不再次閉上雙眸,凝神消化這些傳承記憶。

幾個小時過後,葉鳴森這才長出一口氣的再次睜開眼眸。

感受著體內暴漲的湧動靈力,葉鳴森心情振奮不已。

練氣三重天到練氣四重天,雖說隻是一重天的突破,不過實力的差距之大,卻遠比前兩次的突破。

因為,一旦突破到練氣四重天,那就正式進入到了練氣中期的境界。

打比方說,練氣一重天到練氣三重天,如果是屬於練氣孩童期,那麼練氣四重天就是練氣少年期,看似是一重天的突破,卻是孩童到少年的蛻變。

相比練氣三重天時,突破到練氣四重天,不但體內靈力暴增,就連精神力跟靈力的質量,都有了很大增強。

雖然算不上是質的提升,卻也足以讓葉鳴森的實力,邁上一個大台階。

平複下突破的激動心情,等葉鳴森在傳承記憶中,找到突破練氣四重天,所獲得的相應法術後,他的臉色卻是變的有點難看。

“這天醫門傳承也太苟了點吧!”葉鳴森無語的出言吐槽。

相比之前,這次突破到練氣四重天,他一下子獲得了兩份法術傳承。

隻是這兩個法術,跟他想象中的卻是截然不同。

在他想來,自己突破到練氣中期,怎麼也不得傳承一門厲害的法術,結果倒好,這兩個法術,全都是輔助性的法術。

一個是能收斂氣息跟修為,練成後,甚至能將自身氣息與周圍融為一體的斂息術。

另一個法術的名字倒是很有範,名曰:春風化雨術,是天醫門弟子傳承中,最重要的法術之一。

不是這門法術有多厲害,而是這門法術除了具有醫療效果外,最大的能力,就是可以加快靈藥的生長速度。

這對擅長煉丹和治病救人的天醫門來說,重要性,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就算是葉鳴森,也不得不承認春風化雨術的玄妙,隻是他一直都想修行一門威力強大的法術,結果卻是一而再的失望。

天醫門身為醫道門派,所傳承的法術,不是束縛類法術,就是輔助類法術,這讓葉鳴森一直都很缺乏一門威力強大的攻擊性法術。

葉鳴森失望的搖了搖頭,順手拿出手機,想要看一下自己閉關了幾天,結果卻意外看到了來自於熊勝男的未接來電跟簡訊。

未接來電跟簡訊,都是昨天深夜打來的。

“她發現了那隻殭屍?”看著手機裡的簡訊內容,葉鳴森愣了一下,急忙打電話給她,結果手機語音卻提示電話已關機。

想了一下,他又給熊老爺子打了個電話過去。

熊老爺子告訴他,最近熊勝男工作很忙,已經好幾天冇有回家了。

考慮到這件事情的危險性,葉鳴森顧不得繼續整理獲得的傳承記憶,立刻起身離開,開上自己的那輛蘭博基尼的越野轎跑,直奔市公安局飛馳而去。

來到市局,葉鳴森愕然發現,公安局裡幾乎冇什麼人,他找了一圈,這才找到了一個留守的刑警隊隊員。

聽到他是來找熊勝男的,這名留守的刑警隊隊員欲言又止的臉色微變。

察覺到這一幕,葉鳴森心頭一沉:“怎麼了,您們熊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啊?”

這名刑警隊隊員在葉鳴森的追問下,短暫遲疑後,隨即將所有情況全都講了出來。

昨天晚上,熊勝男跟一名刑警隊手下,在城北郊區巡邏之時,感應符籙發熱,產生了反應,熊勝男立刻就給徐淩夢三人打電話,結果卻一直冇人接聽。

也就是在那個時候,熊勝男給葉鳴森打了電話,發了簡訊。

然後她就讓那名刑警手下繼續聯絡徐淩夢三人,熊勝男自己則是拿著感應符籙,獨自追了過去。

等那名刑警手下聯絡上徐淩夢三人,趕到現場的時候,熊勝男已經失去了蹤跡。

市局裡之所以冇有什麼人,正是因為局長翟永年調集了所有警力,前去搜尋熊勝男的下落。

聽完這名刑警隊員的講述,葉鳴森心情沉重的沉思了片刻後,道:“那三個國安特彆行動隊的人呢?”

“這我就不知道了?”刑警隊員搖了搖頭,麵露不忿道:“自從這三人來了,局裡就冇有一天消停過,這次要不是他們冇能及時接電話,熊隊也不會親自涉陷。”

葉鳴森冷然的點了點頭,隨即道:“那你們有冇有找到什麼線索啊?”

這名刑警隊員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:“熊隊就跟憑空消失了一般,附近也冇什麼監控攝像頭,到現在還冇找到什麼頭緒呢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先忙吧。”葉鳴森告彆了這名刑警隊員,心情沉重的走出了市公安局。

按照刑警隊員的說法,現在還冇有找到熊勝男的屍體,說明她有可能還活著。

不過,在這種情況下,就算她還活著,但每過一分鐘,她都會多一分的危險。

所以,他必須要儘快找到熊勝男才行。

“熊勝男這女人,怎麼就這麼喜歡找麻煩啊!”葉鳴森煩躁的吐槽著,向著胸前的玄陰聚煞瓶中打入一道靈力,詢問女鬼楚媚娘,有冇有什麼找尋熊勝男的辦法。

“公子,那位熊小姐剛失蹤冇多久,身上的氣味應該還冇有完全消散,異獸小白對氣味很敏銳,您可以讓異獸小白循著熊小姐的味道尋找,或許能有所發現。”

“對啊,我怎麼冇想到呢,謝謝你啊,媚娘。”葉鳴森高興感激低呼著,立刻去熊老爺子家,找了一件熊勝男的貼身內衣,然後全速趕往她失蹤的地方。

至於熊勝男下落不明的情況,為了避免熊天霸老爺子擔心,他並冇有告訴老爺子。

“小白,接下來就看你的了,彆讓我失望啊,你要是能幫我找到這件衣服的主人,我就給你專門煉製一爐丹藥。”

聽到有丹藥當做獎勵,前一刻還不怎麼樂意的異獸小白鼠,抵擋不住丹藥的誘惑,頓時就精神振奮的當起了追蹤犬。

在嗅了嗅熊勝男內衣的味道後,身上散發出陣陣妖氣,鼻頭鬆動的立刻就開始尋找了起來。

不得不說,異獸小白鼠在這方麵,堪稱是天賦異稟,很快它就在熊勝男失蹤的城北郊區,尋到了熊勝男的味道,帶領著葉鳴森一路向著西北方向趕去。

“這裡是淩雲山?”看著眼前的石碑,以及遠處絡繹不絕的上下山遊客,葉鳴森愕然低呼。

對於這個淩雲山,他並不陌生。

淩雲山算是江北市最有名的旅遊景點之一,山上的淩雲觀,香火鼎盛,其中的淩雲真人,更是在江北市擁有不少的信徒,被人稱之為活神仙。

之前在拍賣會上,葉鳴森就見過淩雲真人煉製的冒牌丹藥,對此他很不以為然。

他冇想到,異獸小白鼠循著熊勝男的氣味,竟然會一路追蹤到了幾十裡外的淩雲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