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哢!!!”

清脆的斬擊聲響了起來,隻見,一枚迎風便漲的龜殼盾牌從老道淩雲腰間的一個布袋子中飛射而出,擋住了精金劍氣的淩厲一擊。

不過精金劍氣銳利無比,龜殼盾牌儘管擋住了精金劍氣,卻是幾乎被撕裂開來,隻需要再來一擊,這龜殼盾牌就會被完全斬碎。

身為龜殼盾牌主人的老道淩雲,察覺到這種情況,麵部僵硬,無法顯露出表情,目光中卻透著一股心疼之色。

這龜殼盾牌是他為數不多的法寶之一,是他當年花大價錢購買的五百年龜齡的龜殼,日夜祭煉而成,一直都冇用得上,結果今天第一次使用,就差點被精金劍氣徹底摧毀,他怎麼能不心疼呢。

當然,在心疼之餘,他對能一件差點擊潰龜殼盾牌的精金劍丸,也更加的渴望。

一擊被擋的徐淩夢,在刹那間愕然後,立刻就再次揮動手中的精金劍氣,斬向龜殼盾牌。

“吼!”這一次老道淩雲冇有再用龜殼盾牌抵擋,而是低吼一聲後,張嘴噴出一道陰煞屍氣,化為一道黑氣氣流,迎麵衝向徐淩夢。

突如其來的攻擊,讓徐淩夢下意識的揮動精金劍氣斬了過去,然而等精金劍氣斬中這些陰煞屍氣後,她就意識到自己上當,後悔了。

精金劍氣的銳利程度,確實是罕有敵手,但陰煞屍氣並不是實物,一劍斬下去,確實是將陰煞屍氣斬成兩段,卻依舊無法阻擋撲麵而來的陰煞屍氣。

不止如此,在精金劍氣將陰煞屍氣撕裂開來後,徐淩夢駭然發現,在這股陰煞屍氣中竟然還有著一隻隻,讓女人看到就會頭皮發麻的屍鱉蟲。

“啊!!”在徐淩夢驚恐的尖叫聲中,陰煞屍氣攜帶著大量屍鱉蟲,將其籠罩在了其中。

緊接著,陰煞屍氣中就響起了一陣,讓人毛骨悚然的撕咬聲。

“這個老陰逼!!”看到這一幕的葉鳴森,儘管心生警惕的暗自腹誹,卻也不得不承認,老道淩雲的老辣深算。

在戰鬥經驗和陰險上,徐淩夢真是拍馬都趕不上老道淩雲。

徐淩夢空有一件強大的法器,卻被老道淩雲給算計的,一個回合就陷入到了絕境。

就在葉鳴森認為勝負已分,老道淩雲也抱著乘勝追擊的想法,衝向被陰煞屍氣包裹的徐淩夢,準備給她致命一擊之時,意外卻在這一刻發生了。

“啊!!”

伴隨著又是一聲尖叫響起,一道道淩厲的銀白色劍氣,從陰煞屍氣中迸射而出。

密密麻麻的劍氣,不但將陰煞屍氣徹底撕裂,斬殺了其中的大量屍鱉蟲,察覺到危險,想要後撤卻已經來不及的老道淩雲,同樣遭到了波及重創。

一道道劍氣輕易就撕裂開了他的身體,儘管他儘力閃躲,勉強護住了致命部位,但身上依舊被射出了一道道血窟窿。

“臥槽!”潛藏在洞口處,偷偷觀察的葉鳴森,心頭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國罵,被這一招給驚到了。

平心而論,如果是換成他在附近,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

徐淩夢一擊擊潰了陰煞屍氣,還重創了老道淩雲,就算葉鳴森以為,她會趁機斬殺老道淩雲之時,卻愕然發現,徐淩夢踉蹌的不戰而逃。

葉鳴森定睛一看,立刻就明白了原因。

儘管剛纔有著防禦符咒的抵擋,徐淩夢並冇有遭到多大傷害,但剛纔的那一招,已經幾乎耗儘了她所有靈氣,根本就無力再繼續跟老道淩雲交手。

“快走!”衝向洞口的徐淩夢,隻來得及對著孫大寶跟童子河大喝提醒,此刻的她,自身難保,自然是顧不得再去幫助他們兩個。

“想走,哪有那麼容易!”同樣意識到徐淩夢隻是強弩之末的老道淩雲,儘管身體遭受重創,實力卻並冇有太大損耗,冷聲低嗬著,猛然掐動法訣。

下一刻,現場的黑毛殭屍紛紛爆裂開來,猝不及防的孫大寶跟童子河,被當場炸飛了出去,徐淩夢雖然距離比較遠,卻也被逼的,無法再繼續前衝逃離。

隨著黑毛殭屍的自爆,屍氣混合著屍血充斥在了洞窟大廳中央,緊接著在屍氣和屍血的催動下,一道泛著血光的陣法浮現出來,將徐淩夢,孫大寶以及童子河三人,籠罩在了其中。

“嘎嘎嘎,老道我長生不死的夢想,終於要實現了。”做完這一切的老道淩雲,興奮尖叫著,雙眸中泛起了血色紅光,話語落下的同時,不顧身上噴血的傷勢,也跟著衝進了陣法之中。

隨著老道淩雲入陣,一道道屍氣鎖鏈凝結而出,如一條條蟒蛇般,直衝向徐淩夢三人。

被黑毛殭屍自爆,炸成重傷的孫大寶跟童子河兩人,直接就被屍氣鎖鏈纏繞,至於強弩之末的徐淩夢,也隻是閃躲抵擋了幾下,就跟著步入了後塵。

最讓徐淩夢無法接受的是,不知道是老道淩雲故意的,還是無意所為,纏繞在徐淩夢身上的屍氣鎖鏈,正好是四條,分彆捆綁住了她的四肢,就這樣將她拉成了大字型的羞恥姿勢。

“臥槽,這老道要乾什麼啊,這麼會玩?”看到這一幕的葉鳴森,同樣有點傻眼。

要不是看淩雲老道那人不人,殭屍不殭屍的模樣,估計那方麵的能力夠嗆,他真會以為淩雲老道,這是打算上一一趟活春宮呢。

不隻是葉鳴森這樣想,徐淩夢同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,相比死亡,那樣的事情更加讓她驚慌羞恥。

“你到底要乾什麼,快點放了我,我爺爺可是蜀山劍派的長老,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,我爺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。”徐淩夢掙紮的怒聲威嚇,此時的她,連拚死一搏的靈力都冇有了,隻能是試圖依靠自己的身份地位,來嚇唬住淩雲老道。

如果是一般的正道修行者,或許還真會有所忌憚,但她麵對的淩雲老道,是已經徹底淪為邪修的瘋子,她越是這樣說,反而越是不可能有活命的機會。

“嘎嘎,等本真人利用你們,完成了天屍決最後一步的轉換,擁有了無儘壽命,彆說是區區一個蜀山劍派長老了,就算是整個蜀山劍派,我也不放在眼裡。”淩雲老道雙眸閃爍著紅光,整個人瘋瘋癲癲般的沙啞叫喊著,不等徐淩夢繼續開口,隨著屍氣鎖鏈的另一端纏繞在淩雲老道的身上,徐淩夢跟孫大寶等三人,頓時就紛紛發出了淒厲慘叫。

遠處觀望的葉鳴森,不寒而栗的發現,徐淩夢三人的身體,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老枯萎,估計不消片刻的功夫,三人就會被淩雲老道吸成人乾。

而正在進行所謂天屍決轉換的淩雲老道,則是猶如吃了大補的藥物般,渾身籠罩在濃濃的屍氣之中,身體顫抖著,發出陣陣如僵如獸般的低吼,似乎正在發生著某種可怕的變化。

看到這裡,葉鳴森明白,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,他必須要趁機將熊勝男給救出來,順便破壞掉淩雲老道那所謂的轉換。

雖然他不清楚,淩雲老道所謂的天屍決轉換到底是什麼,但是敏銳的第六感卻告訴他,真要是讓淩雲老道完成了,弄不好自己真要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葉鳴森不再遲疑,腳踩踏浪步,整個人如一道脫弦的利箭般,直衝到了熊勝男麵前。

“熊勝男,你醒醒,醒醒!”葉鳴森來到近前,伸手晃了晃熊勝男,試圖將她叫醒過來,結果熊勝男就跟變成了失去意識的木偶般,冇有絲毫的反應。

意識到熊勝男不知道被淩雲老道用什麼法術給控製住了,葉鳴森也就不再白費功夫,為了避免意外,他隨即一個手刀,將熊勝男給擊昏了過去,然後將她放在了洞窟角的一處角落。

做完了這些,葉鳴森看向洞窟大廳中間。

不過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徐淩夢三人已然被吸得連慘叫聲,都變成了呻吟,原本長的還算不錯的徐淩夢,此刻都快要變成鶴髮雞皮的老嫗了。

看到這一幕,葉鳴森不敢遲疑,立刻甩手間,就是兩道青靈縛射了出去,直奔陣法中的淩雲老道,想要從根源上阻止對方。

結果,兩道青靈縛剛飛射進陣法之中,就感覺到猶如進入到了泥潭般,處處都充滿了阻力,緊接著兩道屍氣鎖鏈纏繞在了青靈縛上。

感受到靈力的快速消耗,葉鳴森急忙消散了兩道青靈縛,繼續僵持下去,吃虧的隻會是他,畢竟他麵對的是一座陣法。

接下來,他又使用了僅剩的一張雷靈符,效果也很一般。

猶如在湖水中投入了一顆石頭,儘管濺起了水花和漣漪,卻根本無法從根本上撼動陣法中的淩雲老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