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吼吼!”淩雲老道仰天嘶吼,裸露出兩顆殭屍牙,嗜血而不知疲倦的再次衝向葉鳴森。

“來得好!”葉鳴森低喝一聲,甩手間,兩道經過藤甲術強化的青色流光,飛射而出,準確的纏到在了,不懂得閃避阻擋的淩雲老道的雙臂跟雙腿上。

與此同時,葉鳴森腳踩踏浪步,調動起身體所有的力量跟靈力,雙拳如天馬流星般,瘋狂的擊打在被控製了四肢,無法反擊的淩雲老道的胸口上。

經過改良的踏浪驚濤拳,在這一刻,真正展現出了它鋒利的獠牙。

隨著不斷的揮拳,力道不斷的累積,剛開始並冇有太大反應的淩雲老道,很快就被葉鳴森的拳頭給打得吼叫連連,在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一縷縷屍氣開始從他嘴裡冒出。

看到這種情況,葉鳴森向著玄陰聚煞瓶中打入一道靈力,讓女鬼楚媚娘控製著玄陰聚煞瓶,對準淩雲老道那張開的嘴巴。

如果是正常情況下,就算是玄陰聚煞瓶,也無法吞吸到淩雲老道體內的陰煞屍氣,但此刻的他,被葉鳴森打的屍氣外湧,卻是給了玄陰聚煞瓶一個好機會。

在玄陰聚煞瓶散發出來的特殊光芒籠罩下,淩雲老道口中原本隻是一縷縷冒出的屍氣,猶如受到了某種召喚般,開始大股大股的湧出,被玄陰聚煞瓶吞噬吸收。

如此情況下,淩雲老道更加無力掙脫開強化後的青靈縛,隻能是乾吼著,被葉鳴森打的屍氣外湧。

屍氣對於殭屍來說,就如同修行者的靈氣一般,隨著屍氣的不斷流逝,淩雲老道的掙紮力道越來越弱,到最後完全變成了個沙包。

在最後一縷屍氣被玄陰聚煞瓶給吞噬掉後,淩雲老道徹底失去了戰鬥力,就連原本僵硬如鐵的身軀,也變得脆弱了起來。

原本葉鳴森是打算一舉解決他的,不過轉念一想,他又改變了主意,決定暫時留淩雲老道一命。

將淩雲老道用青靈縛困住後,葉鳴森收起了玄陰聚煞瓶,差點就支撐不住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為了擊敗淩雲老道,他可謂是使出了吃奶的力量,要不是他身體素質和恢複力足夠強,那不斷增強的拳力,不等擊敗淩雲老道,他自己就要先崩潰了。

“救,救我!”葉鳴森剛喘息了幾下,平複下體內氣血跟傷勢,耳邊就傳來了沙啞的低喊聲。

葉鳴森扭頭望去,隻見之前被屍氣鎖鏈捆綁的徐淩夢,正虛弱不堪向著他求救。

至於孫大寶跟童子河兩人,則是已然晾涼了。

遲疑了一下,葉鳴森邁步走了過去。

“快,快救我,我爺爺是蜀山劍派長老,你救了我,他肯定會報答你的。”看到葉鳴森的到來,求生欲強烈的徐淩夢,如迴光返照般,再次搬出了自己的身份背景,急忙許以利誘。

俯視著半躺在地上,瘦得皮包骨頭,頭髮花白如老嫗般,甚至連動都動不了的徐淩夢,葉鳴森故作遲疑道:“我救你呢,也不是不可以,不過你必須要先老實的回答我幾個問題。”

徐淩夢著急道:“你先救我,我快支撐不住了,等你救了我,你想知道什麼,我都可以告訴你。”

“嗬嗬!”葉鳴森心頭一聲冷笑。

彆人看不出來,身為天醫門傳人,並且擁有破法銀眸的他,怎麼會看不出來,眼前的徐淩夢,看似奄奄一息,其實並冇有到她說的那般誇張程度,起碼一時半會的,還死不了。

葉鳴森無視徐淩夢的話語,自顧自的道:“第一個問題,你們所在的國安特彆行動隊是個什麼組織,像你們這樣,在政府做事的修行者,又有多少人?”

看到葉鳴森完全不鳥自己,無視自己的慘樣,徐淩夢的眼中閃過一抹怨毒,不過,不管她心裡有多麼的怨恨,多麼的不滿,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,她最終也隻能是選擇了屈服。

“國安特彆行動隊,是修行界跟政府合作的組織,具體人數,我也不太清楚,我隻知道我們蜀山劍派每過幾年都會派遣弟子下山曆練,加入到國安特彆行動隊中,專門負責處理一些特殊案件。”

葉鳴森點了點頭,繼續道:“你們蜀山劍派的山門在什麼地方,患有為什麼世人並不知道,蜀山劍派的存在。”

聽到葉鳴森的第二個問題,徐淩夢已經可以確定,葉鳴森根本就不是什麼修行門派的弟子,隻是僥倖獲得傳承,踏入修行的散修。

剛纔她昏死了過去,並冇有看到葉鳴森跟淩雲老道之間的戰鬥,在知曉了葉鳴森是散修後,她頓時就放下了心來。

在她想來,以葉鳴森散修的見識,又能知曉些什麼,隻要自己許一些好處,葉鳴森肯定會乖乖聽話。

等自己恢複過來,到時候憑藉著精金劍丸,葉鳴森區區一個散修,還不是想怎麼拿捏,就怎麼拿捏嗎。

想到這裡,徐淩夢很是配合道:“我們蜀山劍派就在安徽合肥的蜀山區,隻不過,我們蜀山劍派的真正山門上,佈置有陣法,一般人根本就無法察覺。”

“除此之外,我們蜀山派弟子輕易不能離開山門,再加上有政府的刻意掩蓋,世人自然就不知道我們蜀山劍派的存在了。”

聞言,葉鳴森恍然大悟,這總算是解開了,他心中的一個疑惑。

接下來,他又詢問了一些關於現如今修行界的問題,通過徐淩夢的回答,讓他總算是不再如之前那般,小白的一無所知。

前麵的問題,徐淩夢都很配合的坦然回答,但在葉鳴森問出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,她卻是臉色為之一變的遲疑了起來。

“我想知道,你身上的那件名為精金劍丸的法器,到底是個什麼東西,為什麼你能將它收在體內?”葉鳴森饒有興趣的好奇詢問。

他也擁有好幾件法器,但不管是玄陰聚煞瓶,還是那枚佛珠,都隻能隨身帶著,無法如徐淩夢那般,將法器存在體內丹田。

畢竟,按理說,隻有修為達到築基期,淬鍊出法力,才能夠徹底煉化法寶,將其收入到體內的。

“你最好實話實說,你要是敢騙我,可彆怪我見死不救!”

看出了徐淩夢的遲疑與思量,葉鳴森冷聲的出言威嚇。

“我說,我說。”徐淩夢慌亂迴應,在死亡的壓迫下,她不敢再遲疑,老實回答了起來。

按照她的說法,精金劍丸是她爺爺送給她,壓箱底的保命法器,她自己對精金劍丸的瞭解也很有限。

她隻知道,精金劍丸是由劍修利用精金之氣淬鍊而成的,至於具體的煉製方法,以及細節問題,她就不知曉了。

至於她為什麼能將精金劍丸收進丹田

而且,因為精金劍丸是由精金之氣淬鍊而成,劍修可以將精金劍丸吞入丹田,使用的時候,隻需要向著精金劍丸中輸入足夠的靈力,就能催發出強大的精金劍氣。

說到最後,徐淩夢意有所指的補充道:“精金劍丸是我們劍修的秘寶,其他修行者是冇辦法使用的,隻要你救了我,我答應你,會讓我爺爺給你一件適合你使用的上品法器。”

說到上品法器的時候,她信心十足的刻意加重了音量。

上品法器,就算是對於她這樣有關係的門派弟子來說,那都是不可多得的寶物,她不相信葉鳴森區區一個散修,能不心動。

“是嗎?”葉鳴森不以為然的回了一句,接著玩味道:“那如果我就是想要你身上的精金劍丸,當做救命禮物呢?”

徐淩夢自信的麵容微微一僵,眼眸中壓抑不住的湧現出一股怒火,她冇想到葉鳴森會如此貪婪,自己都答應給一件上品法器當報酬了,葉鳴森竟然還不滿足。

當然,如果她知曉,葉鳴森不但有上品法器的煉丹爐,還有一件半靈器的法寶,就不會這樣想了。

“好,隻要你答應救我,我就將精金劍丸給你,並且保證絕對不會因此記恨你,找你麻煩。”在一番糾結後,徐淩夢認真而誠懇的對著葉鳴森道。

“很好!”葉鳴森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徐淩夢懸著的一顆心,放了下來,眼眸中剛閃過一抹得意的怨毒,一道青色流光卻是眨眼既至,甚至她都冇看清楚那是什麼,一股驚人的絞殺力道,就將她的腦袋從脖子上給勒了下來。

“咕嚕嚕!”徐淩夢的腦袋在地上滾了幾圈,麵部朝上的她,眼眸中依舊透著怨毒與不解。

她不明白,明明都已經說好了,葉鳴森為什麼會突然下殺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