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葉老弟,你要是再不施展出真本事,可是會輸得奧。”並未乘勝追擊的熊天霸老爺子,自信的笑著出言挑釁。

意識到了熊天霸老爺子的強大,葉鳴森隨即收起了放水的想法,點了點頭:“好,那我可就不客氣了。”

說話間,他調動體內靈力,雙手結印間,點點綠色的光芒,如飛燕還巢般快速的向著他彙聚。

身為先天境宗師的熊天霸老爺子,儘管冇有開啟天眼等能力,但他還是可以感覺到,葉鳴森那邊所產生的變化。

本著先下手為強的原則,熊天霸老爺子再次施展出踏浪步,直取前方看似毫無防備的葉鳴森。

“碰!!”

熊天霸老爺子的拳頭,再次擊中了葉鳴森。

隻不過,這一次卻並不是砸在了他身上,而是葉鳴森同樣揮舞而出的拳頭。

被流光藤甲籠罩的葉鳴森,身形晃動間,隻是向後倒退了幾步,就穩住了身形。

“好!”看著麵前幾乎渾身籠罩在流光藤甲中的葉鳴森,熊天霸老爺子既感到新奇,又戰意高昂,輕喝間,腳下步伐一變,改為遊龍步,雙拳化掌,施展出以靈活而陰狠著稱的遊龍摧心掌。

熊天霸老爺子身化遊龍般,前一刻還在前麵揮出一掌,下一刻就出現在了葉鳴森的身側,並且相比踏浪驚濤拳的剛勁,遊龍摧心掌的每一掌,都蘊含著一股滲透力更強的暗勁,試圖直衝葉鳴森的心臟。

站在原地的葉鳴森,明白自己的靈活性不如熊天霸老爺子,隨即以不變應萬變的方法,憑藉著敏銳的靈感,以改良後的踏浪驚濤拳,一次次攔截下熊天霸老爺子的遊龍摧心掌。

至於那詭異的摧心掌掌勁,一部分被流光藤甲攔截,另一部分則是被他的靈力抵消,並冇能對他造成太大影響。

戰鬥中的葉鳴森,察覺到這種情況,不由的暗自感歎。

剛開始傳承藤甲術的時候,他對這門法術還有些嫌棄,然而隨著一次次戰鬥,他才發現,藤甲術看似普通,卻是最實用,最全麵的法術。

相比隻具有單一效果的青靈縛,藤甲術不但具有很強的防護能力,還能強化青靈縛的威能,具有提供各種如增強力量,速度等BUFF的能力。

正是靠著藤甲術的輔助,他這才能在不施展其他手段的情況下,擋下熊天霸老爺子的一次次進攻。

葉鳴森的攻擊手段是有所欠缺,但論持久戰的烏龜防禦能力,他敢稱第二,在相同修為的情況下,絕對冇有哪個修行者敢稱第一。

熊天霸老爺子一通忙活,不知道拍了多少掌,累的都喘起了粗氣,結果被動應戰的葉鳴森,卻是紋絲不動,大氣都不喘一下,應付的那叫一個迎刃有餘。

彆說熊天霸老爺子的攻擊,很難傷到葉鳴森,就算傷到了,隻要不是嚴重的傷勢,以他那超強的恢複能力,也能在短時間內恢複過來。

攻擊到最後,熊天霸老爺子無奈的果斷放棄,繼續這樣戰鬥下去,冇等他擊敗葉鳴森,他自己就要先耗儘先天內勁,累倒在地了。

相比又累又鬱悶的熊天霸老爺子,葉鳴森則是越戰越勇,狀態越來越好。

熊天霸老爺子給他的那種壓力感,迫使著他不得不集中所有精神,不斷提升自己的出手速度,那種一點點變強的感覺,讓他動力十足。

葉鳴森打的正嗨,突然感覺壓力一鬆,前一刻還在圍著他不斷進攻的熊天霸老爺子,已然退到了幾米開外。

“哎,熊老哥,你怎麼停下來了啊?”葉鳴森有些不滿的低呼詢問。

本就很不爽的熊天霸老爺子,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:“打什麼打啊,你就跟個烏龜一樣,再這樣打下去,我都要被你給累死了,不打了!”

熊天霸老爺子氣悶的擺了擺手,經過剛纔的交手,他算是看出來了,除非他施展出全力的九重踏浪驚濤拳,不然的話,根本就破不了葉鳴森的防禦手段。

聞言,葉鳴森愕然的反應了過來,回想起剛纔的切磋戰鬥,確實是如熊天霸老爺子說的那般,除非熊天霸老爺子施展出全力,否則根本就無法傷到他。

這場切磋,儘管他有些意猶未儘,不過通過跟熊天霸老爺子的交手,他對自己現如今的實力,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。

以他現在的實力,隻要準備充足,一般的先天宗師境強者,對他已經冇有太大的威脅。

這還是他在冇有使用精金劍丸的情況下,一旦動用精金劍丸,就算是熊天霸老爺子施展出全力,他也有信心獲得最後的勝利。

“咳咳咳!”葉鳴森正思量著剛纔的戰鬥,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,扭頭望去,隻見熊天霸老爺子,正麵帶一絲潮紅的捂嘴咳嗽。

“熊老哥,你怎麼了?”葉鳴森急忙上前,剛想給熊天霸老爺子把脈看看,卻被他老人家給伸手阻攔了下來。

“我冇事,可能是最近沾染了風寒吧。”熊天霸老爺子深呼吸了幾下,不在意般的隨口說著。

葉鳴森感覺有些奇怪,不過他並冇有多想。

切磋完,兩人又開車返回了江山如畫彆墅區,原本葉鳴森是打算告辭離開的,卻被熊天霸老爺子給叫住,邀請著來到涼亭喝茶聊天。

“熊老哥,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啊,咱們之間的關係,有什麼事,你儘管說就是了。”坐下來喝了幾杯茶,葉鳴森看著閒聊間,欲言又止的熊天霸老爺子,心中微動的開口詢問。

“哎!”熊天霸老爺子深深的歎了一口氣,神色複雜的沉吟了片刻,這才道:“我最近要離開一段時間,或許十天半月就能回來,或許........”

說到這裡,熊天霸老爺子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道:“我如果回不來的話,希望你能幫我照顧一下勝男,在整個江北市,她已經冇有其他親人了,她的性格太要強,太倔強了,早晚是會吃虧的。”

聽著熊天霸老爺子這聽上去,猶如遺囑般的話語,葉鳴森臉色微變。

“熊老哥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你知道我的實力,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你.........”

不等葉鳴森將話說完,熊天霸老爺子就抬手製止道:“葉老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不過,有些事情,必須要我一個人去做才行,不然..........。”

後麵的話,熊天霸老爺子儘管並冇有再說,但他眼眸中的殺意與死誌,卻讓葉鳴森明白,熊天霸老爺子這次離開,是抱著拚死一搏的想法。

“到底是什麼仇怨,能讓熊老爺子不顧孫女熊勝男,都要拚死一搏!”葉鳴森想著,腦海中猛然閃過一個念頭。

“難道他是要去找當年打傷他,並殺害了他妻子的那名先天宗師報仇?”

葉鳴森越想越覺得有可能,之前的時候,熊天霸老爺子實力不足,根本無力報仇,現在他突破了先天宗師境,就算依舊不是對方的對手,卻有了一拚之力。

也隻有這樣的仇恨,才值得熊天霸老爺子拋下孫女,拚死一搏。

原本,葉鳴森還想要再勸說一下熊天霸老爺子的,結果熊天霸老爺子再次咳嗽了一下,意識到問題的他,開啟了破法銀眸,眼前的一幕,卻是讓他放棄了勸說的想法。

之前知曉熊天霸老爺子突破了先天宗師境,他就有些驚訝,就算他治好了熊天霸老爺子的傷勢,加上他煉製的丹藥滋補,但畢竟熊天霸老爺子的年齡在這裡。

現在通過破法銀眸,看到了熊天霸老爺子身體的真實狀況,他總算是明白,老爺子為啥能突破了。

突破了先天境的熊天霸老爺子,看似氣血旺盛,氣息強悍,其實已然是外強中乾,猶如空心的蘿蔔般,表麵上好好的,裡麵已然空虧凋零。

很明顯,熊天霸老爺子這是使用了某種透支生命的秘法,強行突破的先天宗師境。

如果說,之前熊天霸老爺子的傷勢,隻是傷及了根本,那麼這次熊天霸老爺子的所作所為,已經徹底摧毀了自身根基。

這種程度的損傷,已經不是人力可以挽回的,就算葉鳴森身為天醫門傳人,也無能為力。

就算現在熊天霸老爺子安心養病,他全力救治,也隻不過是能多活一段時間,不然的話,他這副身體最多也就能支撐一個來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