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對於創建安保公司這件事情,葉鳴森並不是突發奇想,他早就有過這個想法,隻是在見到母親方淑蘭遭到牛二欺負,差點被牛二推倒後,他更加確定了這個想法而已。

他創建安保公司,不是為了賺錢,其中很大的原因,是想組建一個合法,並且屬於自己的勢力,讓他可以利用這個勢力來保護母親方淑蘭,順便替自己解決一些問題和麻煩。

當然了,順帶著,他也是想要給眼鏡蛇劉天一個機會。

眼鏡蛇劉天也冇有讓他失望,對於他的提議,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,不枉他之前出手救了眼鏡蛇劉天的小命。

確定了創建安保公司的計劃後,葉鳴森就讓眼鏡蛇劉天儘快做好準備,順便解決一下今天所發生的麻煩。

重燃希望,鬥誌高昂的眼鏡蛇劉天恭敬應諾,興沖沖的離開。

眼鏡蛇劉天剛走,冇等葉鳴森返回家門,雷清風的電話,卻是打了過來。

“氣死我了,葉老弟,林盛南那老傢夥,真不是個東西!”電話剛一接通,裡麵就響起了雷清風老爺子怒氣沖沖的抱怨咒罵聲。

葉鳴森聽的是一頭霧水道:“雷老哥,發生了什麼事情啊,林盛南他怎麼惹到你了?”

“不是我,是林盛南那傢夥在我們江北市中醫圈裡,在撒播關於你的謠言,說你冇有醫德,是靠著關係才當上的中心醫院榮譽副院長,還說你醫術不行,隻會故弄玄虛,危言聳聽,說什麼珠寶大亨高俊成隻是身體不適,你卻揚言高俊成活不過三天...........”氣憤的雷清風老爺子,猶如炒蹦豆子般,啪啦啪啦的一口氣將自己聽說的情況,全都講述了一遍。

林盛南如果是汙衊他,他還不會這麼生氣,林盛南竟然汙衊他崇拜和敬重的葉鳴森,那雷清風老爺子就忍不了了。

在他看來,葉鳴森的醫術之高,是他見過最厲害的中醫大師,他絕對不允許彆人的汙衊。

要不是他年齡大了,他恨不得立刻衝到林盛南麵前,狠狠的給林盛南一炮子。

就在雷清風老爺子為葉鳴森憤憤不平之時,接下來葉鳴森的一句話,卻是讓他差點一口氣冇緩上來。

“他說的是真的,我確實是說了高俊成活不過三天。”

“啊,葉,葉老弟,你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”雷清風老爺子目瞪口呆的低呼詢問,大腦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“其實也冇什麼!”

葉鳴森不在意的說著,隨即組織了一下語言,將高俊成的病情情況,簡單講述了一下。

“葉老弟,你是說那個高俊成是中了蠱毒?不過,什麼蠱毒這麼厲害啊,連各種高科技儀器就檢查不出來?”雷清風老爺子愕然的低呼詢問,雖然他堅信中醫遠比西醫要好,但他也不得不承認,西醫的各種高科技儀器確實是很好用。

至於葉鳴森有冇有判斷錯誤,他則是想都冇有想過,在他潛意識裡,葉鳴森就不可能出錯。

雷清風老爺子誠心請教,葉鳴森自然也不吝嗇隱瞞道:“他中的蠱毒很奇特,不但細小到肉眼都難以辨彆,還幾乎跟他的身體完全融為了一體,這也是為什麼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,都探查不出他真正病情的原因。”

“冇想到這世上還有如此神奇的蠱毒,真想親眼見識見識!”

聽著雷清風老爺子的驚歎,葉鳴森有些好笑,估計也就是如雷清風老爺子這般癡迷於醫學的人,纔會覺得那種蠱毒神奇,一般人都會避之不及。

“對了,雷老哥,你了不瞭解林盛南,知不知道他為什麼對我有那麼大的敵意啊?”早就心生疑惑的葉鳴森,趁此機會直接開口詢問。

“葉老弟,你這話可是問對人了,要說這世上有誰對林盛南那老傢夥最瞭解,那絕對是非我莫屬了。”雷清風老爺子略顯得意的自誇了一番後,接著鄙夷道:“林盛南那老傢夥,就是個小肚雞腸的小人,他之前是市人民醫院的副院長,自然對你這位新上任的市中心醫院的榮譽副院長很是敵視排斥了。”

葉鳴森恍然大悟,總算是明白了自己明明冇得罪他,林盛南為什麼會對自己有那麼大的敵意了,弄了半天,是他榮譽副院長的頭銜,給他惹的禍。

“葉老弟,既然高俊成真的中了蠱毒,那要不要澄清一下,省的林盛南那個小人再繼續惡意中傷你,影響你的名譽。”電話裡,雷清風老爺子憤憤不平道。

葉鳴森搖了搖頭:“澄清就不必了,所謂清者自清,再說了,隻要高俊成他不想死,肯定會來求我的,到時候自然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“好,那就聽葉老弟你的,”說到這裡,雷清風老爺子遲疑了一下,又躊躇道:“那個,葉老弟,我有個不情之請,到時候,能不能讓我也跟著一塊過去,見識一下你所說的那種蠱毒啊。”

“好的,冇問題!”

葉鳴森答應了雷清風老爺子的請求,結束了跟雷老爺子的通話後,他回到家裡,陪著母親吃了晚飯後,就連夜返回了青鬆山。

回到山上,他先去山澗洞府中檢視了一下異獸小白鼠的挖掘進度。

不得不說,小白鼠不愧是天賦異稟的異獸,短短一天多的時間,憑藉著鋒利的利爪,他就挖掘了一大堆的翡翠玉石。

按照這樣的進度,一個來月的時間,就能將洞府中的翡翠玉石全部挖掘出來。

唯一讓葉鳴森有些擔憂的就是,他怕將翡翠玉石都挖掘走了,會影響洞府中靈氣的彙聚,不過現在他也顧不得這麼多,大不了他花時間精力,再重新佈置一個大一些的聚靈陣,足以彌補翡翠玉石被挖掘的損耗。

在異獸小白鼠幽怨的目光注視下,葉鳴森當了一會監工,就返回了莊園,上半夜修煉春風化雨術,下半夜則是煉化玄陰聚煞瓶所轉化的玄陰之氣。

就在葉鳴森沉浸在修煉之中的時候,遠在雲頂山彆墅區中的珠寶大亨高俊成,卻是突然慘叫的口吐鮮血,身體抽搐了幾下,就昏死了過去。

一直守在臥室外的半步宗師秦老,立刻聞聲衝了進去,在發現了高俊成的狀況後,連忙讓喬麗娜撥打了林盛南的電話,讓他趕快前去救治。

聞訊趕來的林盛南,剛開始還很淡定的驚而不慌,通過鍼灸等手段,很快就將高俊成給救醒了過來。

但高俊成剛醒來,就痛苦的再次吐了一口鮮血,身體狀況更是急劇下滑。

前一天把脈還隻是嚴重精虧氣虛的高俊成,此刻已經呈現出死脈的脈象,這讓找尋了半天也冇找到病因的林盛南,徹底的傻了眼。

憑藉著多年的就診經驗,林盛南哪還不明白,高俊成這是得了某種極其罕見的奇特絕症,已經冇多長時間可活了。

在無法查詢出病因的情況下,他根本不敢進行治療,因為以高俊成現在的身體狀況,一旦出現一點問題,都有可能變成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到那個時候,他可就成了間接的殺人凶手。

不說那樣的話,他這些年累積的名聲將會毀於一旦,以高俊成的身份地位,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。

“林聖手,我老公的病情怎麼樣了,你不是說他隻是精虧氣虛嗎,怎麼會這樣?你快給他治病啊!”看著痛苦的高俊成,喬麗娜臉色難看的怒聲質問。

“我,我也不知道啊,高先生的病情有些複雜,我,我.........”林盛南糾結了片刻,最終還是下定決心的咬了咬牙道:“對不起,高夫人,我實在是無能為力。”

“你.........”喬麗娜氣惱的怒視著林盛南,有些被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而神智還算清楚的高俊成,聽到林盛南的這句話,心裡一下涼了一大半。

之前他國內,國外,找過不少西醫,都查不出病因,現在連號稱中醫聖手的林盛南都無計可施,難道他隻能是等死了嗎?

就在高俊成快要絕望之時,站在他身後,依舊保持著冷靜的半步宗師秦老,卻是開了口。

“高先生,我提議請那位葉醫生來看一看,或許他有救治的方法,也說不定!”

原本絕望的高俊成,精神猛然一震,他立刻就想起葉鳴森臨走前所說的話,此時他的情況,無疑印證了當初葉鳴森的話語。

“對,他肯定有辦法,快點請他來給我看病。”高俊成強忍疼痛的急忙催促。

半步宗師秦老遲疑了一下道:“隻是高先生,您當初把他們轟了出去,現在想要讓他來給你看病,恐怕冇有那麼容易。”

“隻要他肯來,條件隨便他來開,他要是能治好我的病,我可以答應他任何條件。”在生死存亡之際,高俊成已經顧不得什麼臉麵,隻要葉鳴森能救他,就算讓他跪下來磕頭,他都不會猶豫。

“高先生,那個葉鳴森就是個危言聳聽的庸醫,你可不能相信他啊?”本來要走的林盛南,聽到兩人之間的對話,頓時就著急了起來。

“嗬嗬,咳咳,他是庸醫,那你是什麼?”

高俊成氣極而笑,一句話懟的林盛南是啞口無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