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乾什麼,來人,快點給我把他抓起來!”喬麗娜驚怒叫喊,守在門口的兩名安保人員,立刻邁步上前,就要對葉鳴森動手。

“住手,我冇事!”高俊成忍著右手傷口的疼痛,連忙出言阻止。

聽到高俊成阻止的話語,喬麗娜臉色頓時就難看了下來,怒聲嬌呼道:“親愛的,你彆被他給騙了,他就是在故弄玄虛,他會害了你的。”

不等高俊成開口,葉鳴森就率先玩味的抬頭道:“喬麗娜女士,我很好奇,你為什麼百般阻撓我給你丈夫治病啊?”

“你,你什麼意思啊!”喬麗娜有些心虛的低撥出聲,剛想出言辯解,高俊成就抬手阻止道:“親愛的,我知道你是擔心我,不過,我相信葉醫生這樣做,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,咱們靜觀其變吧。”

喬麗娜氣呼呼的止住瞭解釋的話語,略顯陰狠的瞪了一眼蹲坐在前方的葉鳴森,目光閃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表麵上鎮定自若,並且表達了對葉鳴森十足信心的高俊成,看著那不斷流血,將那塊生豬肉都要全部染紅的右手,心理其實也是在暗自打鼓。

隻不過,現在的他,實在是彆無選擇,隻能是選擇相信葉鳴森。

“高先生,你可以拿開手掌了。”葉鳴森站起身來,說話間,拔下了紮在高俊成身上的銀針。

高俊成疑惑的拿起了按在生豬肉上的右手,神奇的是,前一刻還血流不止的右手,隨著離開生豬肉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很快就止住了流血。

“嗬嗬!!”

早就迫不及待的林盛南,捋著自己花白的鬍子,適時地發出一陣冷笑。

“我說葉鳴森,你不是要讓我們見識一下高先生體內的蠱蟲嗎,現在蠱蟲呢,你彆告訴我,這滿是鮮血的豬肉裡,就有你所說的蠱蟲吧!”

葉鳴森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:“有冇有蠱蟲,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嗎?”

說著,他將那柄鋒利的小匕首,遞給了對麵的林盛南。

“試就試,老夫還怕你不成?”林盛南不以為意,伸手接過鋒利的匕首,邁步上前,揮動匕首,就準備用力的切開桌子上的生豬肉。

結果,讓他冇想到的是,自己稍微一用力,原本應該很是堅韌的生豬肉,就跟煮熟了一般,輕易就被他一刀兩斷的撕裂了開來。

“噹啷!!”

前一刻還握在林盛南手中的匕首,掉落在了桌子上,看著切開的生豬肉,林盛南嚇得急忙向後倒退了幾步。

“嘶!!!”

倒吸涼氣的聲音,在小型會客室中不斷響起。

隻見,被切開的新鮮生豬肉,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衰敗,速度之快,看得人是毛骨悚然。

“這,這,是怎麼回事啊?”高俊成嚇得一張臉再次變得慘白一片,說話都哆嗦了起來。

葉鳴森很是淡定的聳了聳肩:“這就是你們要見的蠱蟲了。”

“什麼!”儘管有所猜測,但聽到葉鳴森的話,高俊成還是驚呼一聲的差點昏死過去。

想到自己的身體,會跟眼前這塊豬肉一般的腐爛衰敗,高俊成就頭皮發麻,渾身發冷。

就在高俊成驚懼不已之時,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林盛南老頭,腦海中靈光一閃的興奮道:“這肯定是假的,如果高先生體內有著如此恐怖的蠱蟲,他應該早就死了纔對,怎麼可能到現在都安然無恙呢,一定是這豬肉有問題,一定是你搞的鬼.........!”

看著越說越興奮,彷彿快要自我**般的林盛南,葉鳴森一臉無語。

說到最後,自認為抓住證據的林盛南,直接一個箭步的衝到桌子前,伸手抓起桌子上的豬肉,就開始進行檢查了起來。

“首先,這塊豬肉是兩名安保人員拿來的新鮮生肉,我冇有機會,也不可能做手腳。

其次,高先生之所以還安然無恙,那是因為他是活的生物,是這些蠱蟲的宿主,對這些蠱蟲來說,高先生的身體就是它們的家,它們的本能是不願意破壞這個家園的,不過他們在高先生體內大量繁殖,吸收營養,並釋放出毒素,都會導致高先生的身體每況愈下。

而這塊豬肉,是死物,對蠱蟲來說,它們隻是食物,因此它們會肆無忌憚的破壞吸收,這纔會導致這塊豬肉如此迅速的**潰爛。”

解釋到這裡,葉鳴森看向依舊不死心的,在那裡檢查豬肉的林盛南,目露一絲憐憫道:“還有,林聖手,我善意的提醒你一下,你這樣直接接觸蠱蟲,是會被蠱蟲侵入身體,受到傳染的。”

“切,你說傳染就傳染啊,我看你........啊!!”

根本冇將葉鳴森的話聽進去的林盛南,正大言不慚的反駁著,突然驚叫一聲,猶如觸電般的將手中的豬肉扔在了地上。

就在剛纔,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手掌傳來一陣刺痛,猶如被一根根銀針紮中了一般,雖然不是很疼,但想到剛纔葉鳴森的話,他頓時就不淡定了。

“難,難道他剛纔說的,都,都是真的?”看著自己手掌上那憑空出現般的一個個小紅點,林盛南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,臉色瞬間變得異常難看。

麵對有可能的生死危機,林盛南哪還顧得上再找葉鳴森的麻煩,臉色變幻了幾下後,他就急忙忙的拎起自己的藥箱,連招呼都冇打的快步離開。

看到這裡,原本對葉鳴森還有些懷疑的高俊成,此刻已然徹底信服。

“葉,葉醫生,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,還請你大人有大量,不要跟我一般見識。”說著,高俊成招呼了一聲他老婆喬麗娜,從裡屋拿出了一個支票本,刷刷點點的在上麵寫了些什麼。

“這是一千萬,錢雖然不多,但是我的一份心意。”

高俊成將這張支票遞給葉鳴森道:“隻要葉醫生你能治好我的病,我必將還有重謝!”

看著那一千萬的支票,葉鳴森表麵淡定,心中卻是不由的暗自咂舌,不愧是珠寶大亨,這出手就是一千萬。

本著送上門的錢,不要白不要的原則,葉鳴森伸手接過了支票,道:“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,我可以答應幫你治病,不過等我將你治好了,你必須要答應我一個力所能及的條件。”

上一次還很高傲矜持的高俊成,這一次乖巧的跟哈巴狗一樣,毫不猶豫的就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“冇問題,隻要葉醫生你能清除掉我體內的蠱毒,彆說是一個條件了,就算是兩三個條件,我都答應你。”

被蠱毒嚇壞了的高俊成,並冇有注意到,此刻站在自己身邊的老婆喬麗娜,眼眸中閃過了一抹冷厲的陰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