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把這個吃下去吧!”看著渾身是血的司機男子,葉鳴森隨手扔給了他一粒療傷丹藥,轉身邁步向著那兩名黑衣殺手走去。

被他一擊重創的兩名黑衣殺手,掙紮的試圖站起身來,卻又口吐鮮血的,重重的摔倒在地。

“說吧,是誰派你們來的?”葉鳴森走到近前,冷聲的出言詢問。

下一刻,兩名黑衣殺手猛然一咬牙,身軀猛顫間,瞳孔放大的癱軟在地。

等葉鳴森反應過來,想要搶救的時候,已經是來不及了。

“葉醫生,他們應該是暗夜的殺手,一旦任務失敗,他們就會咬破藏在後槽牙中的毒藥,自殺身亡。”回過神來的司機男子,快步上前的出言介紹。

葉鳴森皺了一下眉頭:“暗夜的殺手?”

司機男子會意的立刻道:“暗夜是一個地下的殺手組織,勢力很大,他們承接各種暗殺任務,以不怕死而出名,很是難纏,他們應該是接到了暗殺葉醫生你的任務,這纔出現在了這裡。”

聽完司機男子的講述,葉鳴森目露森然寒意,儘管兩名黑衣殺手冇有開口,不過他不用想也知曉,肯定是之前給自己打電話的那名幕後黑手乾的。

想到這裡,他臉色微變的急忙掏出手機,手機上顯示著有好幾眼鏡蛇的未接來電。

他立刻給眼鏡蛇那邊打去了電話,在詢問了一下,母親方淑蘭那邊的情況後,他心中在殺意升騰的同時,不由的暗自慶幸,自己派遣了異獸小白鼠過去。

有著異獸小白鼠在,彆說是一般的殺手,就算是真正的古武高手,想要傷害到母親方淑蘭,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母親方淑蘭的安危得到了保障,葉鳴森放下心來的同時,眼眸中的殺機則是跟著升騰而起。

“是時候解決麻煩了,我倒要看看,你是什麼牛鬼蛇神!”葉鳴森喃喃自語著,渾身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恐怖氣息,震懾的司機男子不寒而栗,毛骨悚然。

司機男子駭然的發現,葉鳴森似乎比他之前猜測的,還要更加的恐怖。

葉鳴森深吸了一口氣,強壓下了心頭湧動的強烈殺意。

迄今為止,他還是第一次如此強烈的想要殺死某個人,對方的行為,徹底觸碰了他的底線。

“你怎麼樣,還能開車嗎?”恢複冷靜的葉鳴森,轉頭瞥了一眼司機男子道。

司機男子敬畏的急忙點了點頭,道:“能,葉醫生你想去哪裡啊?”

“還能去哪啊,當然是雲頂山彆墅區了。”說著,葉鳴森向著山林外走去。

至於那兩名黑衣殺手的屍體,在這種山林之中,根本就用不著處理,很快就會成為某些生物的食物。

“哎,葉醫生不是回來煉丹的嗎?怎麼現在就要回去啊?”

司機男子一臉懵的跟了上去,他絲毫不知,在他暗中監視之時,葉鳴森已然前往了山澗洞窟,煉製好了丹藥,不然的話,也不會那麼湊巧的救了他一命。

對曾經煉製過龍血爆靈丹的葉鳴森來說,煉製治療蠱毒的解藥,根本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。

原本出於對高俊成的不滿,葉鳴森是打算先晾著高俊成幾天,等高俊成實在撐不住了,他纔會拿出解藥的,不過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,他自然冇有了這份心情。

現在的他,隻想儘快解決掉這件事情,將那個敢對他母親動手的幕後黑手,親自揪出來。

在司機男子開車護送下,葉鳴森一路暢通無阻的再次來到雲頂山彆墅區。

“啊!你,你是人是鬼啊!”高俊成的彆墅中,再次見到葉鳴森的喬麗娜,嚇得花容失色的驚撥出聲。

她是知曉內情的,按照她的瞭解,葉鳴森現在應該已經涼涼了纔對。

現在突然見到葉鳴森,自然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。

葉鳴森玩味一笑:“嗬嗬,高太太你是希望我是人,還是鬼啊?”

“咕咚!!”喬麗娜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,回過神來的她,意識到自己剛纔說錯了話,不過看著眼前麵帶戲虐的葉鳴森,她總感覺葉鳴森似乎知道了什麼一般,讓她心裡麵直髮慌。

戲弄了一下喬麗娜後,葉鳴森不再理會她,邁步向著臥室走去。

而等他來到臥室,再次見到高俊成之時,眼前的一幕,卻是讓他愕然的有點目瞪口呆。

隻見,身價幾百億的珠寶大亨高俊成,正裹著被子,瑟瑟發抖,可憐兮兮的坐在床上。

臥室房間中,三個大功率的空調,正呼嘯的吹著冷風,整個臥室房間中冰冷刺骨,就算是葉鳴森,在剛走進來的時候,都被凍得打了個寒顫。

“葉,葉,葉醫生,你,你,你怎麼來了啊,啊!!!”看到葉鳴森,被凍的臉色都發青了的高俊成,哆哆嗦嗦,結結巴巴的開口打著招呼。

葉鳴森無語的愕然道:“你這是乾什麼啊?”

“葉,葉醫生,不,不是你說的,低溫能減緩蠱毒的發作嗎,所以,所以.........”說話間,喝了幾口冷風的高俊成,凍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“你丫的,我隻是讓你調低一點溫度,又冇讓你把自己給凍死啊!”葉鳴森哭笑不得的暗自腹誹。

幸好他提前趕了過來,這要是再等上個一兩天,估計蠱毒冇能要了高俊成的命,他先要被自己的給蠢得凍死了。

讓人關掉了三個空調,葉鳴森給高俊成鍼灸了一番,如此過了十幾分鐘,他這才逐漸的緩了過來。

“不好意思啊,葉醫生,讓你見笑了啊!”得知實情的高俊成,滿臉尷尬,他還以為溫度越低,越有效呢,結果,卻鬨出瞭如此丟人的烏龍。

“好了,廢話少說,這是我煉製的驅蟲丹藥,你把它給吃了吧。”葉鳴森懶得跟他廢話,態度冷淡的將裝有丹藥的玉瓶,扔給了對麵的高俊成。

雖然不是高俊成派遣的殺手,不過卻是因為高俊成,這才牽扯到了他跟母親方淑蘭,葉鳴森自然對他冇什麼好脾氣。

要不是創建珠寶公司,需要高俊成的幫助,他根本懶得理會高俊成家的破事。

如果是平時,葉鳴森敢這樣對待他,高俊成絕對會心生不悅和憤怒,但此刻的他,卻顧不得理會葉鳴森的態度問題,急忙一把就抓住了玉瓶。

“親愛的,要不還是讓人試一下吧,鬼知道這藥丸是不是毒藥啊!”喬麗娜眼眸微轉的開口提議,試圖拖延時間。

聞言,高俊成遲疑了一下,不過很快他就搖了搖頭,咬牙打開木塞,將其中的丹藥直接倒進了嘴裡。

這一刻,高俊成原本都已經做好了,滿嘴苦澀藥味的準備,結果讓他驚訝的是,丹藥不但聞起來很香,吃進嘴裡更是入口即化,不但冇有苦澀的味道,反而還挺好吃的。

“葉醫生,這樣就行了嘛?”品了品嘴裡的丹藥味,感覺跟喝了口甜水冇太大區彆的高俊成,愕然的疑惑詢問。

看著開口詢問的高俊成,葉鳴森嘴角泛起一抹異樣的笑容,略帶幸災樂禍般的道:“彆急,很快你就會有反應的。”

剛開始,高俊成還不知道葉鳴森口中的反應,到底是什麼情況,不過很快,他就親自體會到了。

“咕嚕嚕嚕!!”幾分鐘後,正坐在沙發上,默默等待的高俊成,突然感覺肚子一陣翻江倒海,一股強烈的想要上吐下瀉的衝動,一下子就湧上了他的心頭。

“嗷,葉.........”高俊成驚叫著,原本還想跟葉鳴森說一下,隻是話到嘴邊,他卻說不出來了。

因為,他已經堅持不住了。

下一刻,高俊成捂著嘴巴,夾著屁股,不得不爆發出所有潛力,恨不得多長出兩條腿般,一溜煙的竄進了廁所之中。

“親愛的,你怎麼了啊?”喬麗娜關心般的緊跟著衝了進去。

結果,她進去的有多快,退出來的就有多快。

隨之,一股濃烈的惡臭味,瀰漫了開來。

距離最近的喬麗娜,被熏得臉都快要黑了,強忍嘔吐的掉頭就跑,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外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