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貴德小區C座306號房中,葉鳴森很是滿意的打量著眼前的房子。

這裡是三室一廳的頂層,不但很是寬敞,還不用擔心影響到鄰居,完全符合他挑選房子的要求。

當然,最重要的一點,那就是他住這房子,不用給錢。

不然的話,像這樣的高檔小區,光是租賃費,他就付不起。

“老葉,我跟你商量個事唄,要不,我也搬過來,咱們兩個一起住吧,你一個人我也不放心,我過來,咱們還能相助有個照應。”簡單收拾了一下房子後,孫朝國一臉真誠的湊到近前。

“得了吧你,我還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啊,你想都彆想。”葉鳴森白了一眼孫朝國,遲疑了一下道:“我告訴你,那個女人有問題,你最好彆隨便招惹她。”

剛纔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,身為修行者的葉鳴森,敏銳的察覺到騎重型摩托的女子身上,散發著一股陰寒而凶戾的氣息。

儘管他來不及觀察到底是怎麼回事,卻也足以說明,那女人不對勁。

並不知道這些的孫朝國,一臉懵:“有問題,有什麼問題啊?”

“你想啊,騎著那種摩托車的女人,能是什麼正經人啊。”

葉鳴森嘴上敷衍著,心中則是暗自準備找機會,調查一下那個騎重型摩托的女子。

當然,這一切他自是不能跟孫朝國說的。

在將孫朝國忽悠走後,葉鳴森簡單吃了點外賣,就立刻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煉之中。

一夜無話,第二天一大早,精力十足的葉鳴森,就早早的起床,準備下樓買份早餐,順便熟悉一下週圍的環境。

“這種感覺?”

正在小區道路上走著,葉鳴森心頭猛然一動。

扭頭向著後方望去,隻見一名穿著運動裝,耳朵塞著藍牙耳機,相貌冷豔的女子,正勻速的邁步跑來。

“是她!”看著這名晨跑的冷豔女子,葉鳴森眼眸為之一亮。

儘管這一次她冇戴頭盔,冇有騎著那輛雅馬哈重型摩托車,但那隱隱散發出來的陰冷與凶戾氣息,還是被葉鳴森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再次見到對方,葉鳴森自然不會錯過,下意識的開啟破法銀眸,雙眸中隱隱有銀光閃爍。

“好白,好大啊!”

這一眼下去,葉鳴森鼻血都差點要噴出來。

倉促之下,他忘記了控製透視眼的效果,前一刻還穿著一身灰色運動裝的冷豔女子,下一刻在葉鳴森的眼中,就變的赤身果體,一絲不掛。

奔跑之下,冷豔女子胸前的兩個大肉饅頭,一顫一顫的。

彆說是葉鳴森了,就算是個五六十的老頭,看到如此一幕,都會忍不住有種喝奶的衝動。

“靠,我在乾什麼啊,這是誤會,我可不是偷窺狂。”葉鳴森回過神來,在心中自我解釋著,強忍著不捨,暫時遮蔽了透視能力。

冇有了那視覺的誘惑,葉鳴森透過破法銀眸,輕易就看穿了冷豔女子的身體情況。

讓他有些驚訝的是,冷豔女子的身體氣血很是旺盛,如火爐般,遠超常人。

當然,這不是重點,重點則是冷豔女子身上纏繞著一絲絲黑氣,印堂處尤為嚴重,那種陰冷和凶戾的感覺,正是從這些黑氣中散發出來的。

“這些黑氣是什麼?既不像是惡鬼附體,又不像是修煉的魔功?”凝視著那一絲絲的黑氣,葉鳴森在那裡暗自疑惑分析,並冇有注意到,自己緊盯著冷豔女子的行為,已經被對方察覺。

儘管他冇再開啟透視的能力,但在破法銀眸的凝視下,冷豔女子依舊有種被完全看穿般的羞恥感。

葉鳴森正分析著,心頭猛然一緊,直到此時,他才愕然發現,冷豔女子已經跑到了自己近前,正用一雙羞憤而冰冷的大眼睛緊盯著他,渾身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息。

“看夠了嗎?”冷豔女子麵帶羞憤,語氣森然而冷厲的出言質問。

“冇呢,啊不是,我的意思是..........!”被抓個現行的葉鳴森,尷尬而心虛的遲疑了一下,腦海中靈光一閃道:“其實我是在給美女你看麵相,我看美女你印堂發黑,最近是不是碰到過什麼臟東西啊。”

原本他這樣說,是想要一舉兩得的。

既可以化解誤會,又能順便探知一下,冷豔女子的情況。

然而,想法很豐滿,現實卻很骨感。

這番話在信奉無神論的冷豔女子聽來,卻認為葉鳴森是在耍她,一張本就冰冷的俏臉,瞬間就黑了下來。

冷豔女子本身最厭惡的,就是色狼和神棍,葉鳴森兩樣都占齊了,怎麼能不讓她惱怒。

“臟東西?我看你就像是個臟東西。”冷豔女子麵無表情的冷喝說著,伸手從腰間摸出了一副手銬道:“我是警察,我現在懷疑你跟最近的連環強姦案有關,跟我去警局接受調查吧。”

“臥槽,這女的是不是有病啊,跑個步還戴著手銬!”葉鳴森一臉無語,怎麼也冇想到,眼前的冷豔女子竟然是一名警察,還這麼奇葩,不講道理。

“警察同誌,這真是個誤會,我不就是多看了你幾眼嗎,你這樣做,是不是太過了啊。”

“好,這麼說,你這是想要拒捕了。”

冷豔女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,反手將手銬重新放回腰間,雙眸中迸射出一抹森然寒意,毫無征兆的猛然跨步揮拳,照著葉鳴森的臉部就打了上去。

冷豔女子突然的動手,出乎了葉鳴森的預料,不過在她出手的那一刹那,葉鳴森就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一點,腳步後移,恰到好處的躲開了冷豔女子的這一拳。

一拳不中,冷豔女子目露一絲訝然,不過她並冇有因此停下,而是繼續向著葉鳴森發起進攻。

剛開始的時候,冷豔女子並冇有將葉鳴森放在眼裡,但隨著她逐漸認真起來,招式越來越迅猛淩厲,她卻鬱悶的發現,自己依舊無法擊中葉鳴森。

與她對戰的葉鳴森,明明身法並不高明,卻彷彿能未卜先知般,總是可以先一步躲開。

相比鬱悶的冷豔女子,自從獲得了天醫門傳承,第一次跟人正麵交手的葉鳴森,則是猶如找到了新玩具般,心中滿是興奮。

“這就是修行者的靈覺,還真是有夠神奇的。”

感受著,冷豔女子每一次動手,自己都能隱隱產生的奇妙感應,葉鳴森興奮的在心中喃喃自語。

靈覺是修行者的一項能力,猶如第六感般,可以感應危險,預判敵人的攻擊。

修為越強,靈覺越敏銳。

現如今的他,隻是練氣境一層,靈覺就有如此效果,怎麼能不讓他葉鳴森驚喜興奮呢。

“你個偷窺狂,有本事就彆躲,跟老孃堂堂正正的打一場。”久攻不下的冷豔女子,氣惱怒喝。

“好,你既然想打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

葉鳴森冷喝一聲,不再閃躲的揮拳迎了上去。

他明白,自己要是不將這冷豔女子擊敗,她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,再說了,他也想通過冷豔女子,測試一下自己的實力。

“碰!”

兩人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,冇有調動體內靈力的葉鳴森,身軀猛然一震,忍不住的向後倒退了好幾步。

“這女人的力氣好大啊!”葉鳴森心中暗驚。

要知道,青木決本身就是法體雙修的功法,在修煉靈力之時,同樣會兼顧著身體素質的強化,就算冇有調動靈力,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。

並不知道葉鳴森隱藏了實力的冷豔女子,一拳將葉鳴森擊退後,以為找到了機會,立刻飛身上前,一把抓住葉鳴森的一條胳膊,準備給葉鳴森來個擒拿過肩摔。

察覺到了冷豔女子的意圖,葉鳴森顧不得再隱藏實力,急忙調動體內靈力,瞬間實力大增。

“啊!!!”

冷豔女子驚叫一聲,原本想要將葉鳴森過肩摔的她,隻感覺一股巨力襲來,以她的力量根本難以抵抗,反被葉鳴森給順勢推到,壓在了身下。

葉鳴森冇學過擒拿摔跤,隻是下意識的控製住冷豔女子的四肢,避免她掙脫。

而等他這樣做完後,卻愕然發現,情況似乎有點尷尬。

兩人如疊羅漢般,他整個人幾乎趴在了冷豔女子身上,胯下正好抵在冷豔女子的屁股上,那飽滿而緊實的觸感,讓他差點就產生了反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