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青鬆山山腳下的一片空地上,兩名黑袍男子一前一後的包圍著一名戴著麵具,渾身包裹嚴實的身影。

“嘿嘿,真是冇想到,在這種地方,竟然能碰到鼎鼎大名的怒雷仙子!”

“聽說至今無人見過怒雷仙子的真麵目,今天我們兄弟兩個就嚐嚐鮮,好好品嚐一下怒雷仙子的滋味如何。”

說話間,兩名黑袍男子本就陰鷙的眼眸中,不約而同的流露出一抹灼熱,掃視著包圍的身影,彷彿要穿透衣服的遮擋,看到裡麵那讓人浮想聯翩的光景。

“你們找死!”

戴著麵具的怒雷仙子發出一聲嘶啞的怒喝聲,身上剛迸發出一股強烈的靈力波動,下一刻,卻是嬌軀微顫的偃旗息鼓。

“嘿嘿!”

察覺到怒雷仙子的情況,其中高個黑袍男子陰笑的出言調侃道:“小妞,怎麼不動手了啊?是不是體內靈力變的難以控製了啊!”

“卑鄙,你們什麼時候給我下的毒!”怒雷仙子聲音沙啞的驚怒低嗬。

“嘿嘿,你中的是我們蛇教祕製的奎龍蛇毒,這種蛇毒不但無色無味,還能融入到靈力之中,乾擾靈力的正常運行,讓你無法施展出法術。”

“怒雷仙子,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,隻要你把我們兄弟兩個伺候好了,我們兄弟兩個不但保證可以饒你一命,還能讓你體會到什麼叫做如墜雲端般的快樂,嘿嘿!!”

兩名黑袍男子發出猥瑣而得意的笑聲,肆無忌憚的模樣,彷彿眼前的怒雷仙子,已經成為了砧板上的魚肉,任他們宰割。

麵對如此危險境地,怒雷仙子卻是一改剛纔的憤怒,反而冷靜了下來道:“你們就這麼自信,能吃定我了?”

“嘿嘿,你還靈力都無法控製,憑什麼跟我們兄弟兩個鬥啊,老子.........”

正麵麵對著怒雷仙子的高個黑袍男子,自信的冷笑嘲諷。

隻是,不等他將話說完,眼前的怒雷仙子身上卻是電光一閃,前一刻還在幾米開外的怒雷仙子,已然邁步衝到了他麵前,並一拳向著他砸了過去。

“怎麼可能!”

高個黑袍男子臉色猛然一變,想要閃躲,或者是施展法術,已然來不及了,隻能是勉強將雙臂擋在胸前,

“哢嚓!!!!”

高個黑袍男子的雙臂應聲而斷,伴隨著一聲淒厲慘叫,他整個人就被狠狠的擊飛了出去。

突如其來的變故,完全出乎了兩名黑袍男子的預料,等站在怒雷仙子背後的矮個黑袍男子反應過來之時,已然是為時已晚。

“你找死!”矮個黑袍男子怒喝一聲,甩手間,一道赤紅色流光射向怒雷仙子的後背。

怒雷仙子後背上彷彿有眼睛一般,身形一閃,就躲開了赤紅色流光的攻擊。

然而,讓怒雷仙子冇想到的是,赤紅色流光一擊不中,竟然在半空中扭轉身形,再次向著她彈射了過去。

直到此時,怒雷仙子這纔看清楚,這道赤紅色流光的真麵目。

竟然是一條,通體赤紅色的毒蛇。

麵對赤紅色毒蛇的再次襲擊,怒雷仙子冇有繼續閃躲,而是探手抓住了射向自己的赤紅色毒蛇。

看到怒雷仙子的行為,矮個黑袍男子不驚反喜。

他培養的這條赤紅色毒蛇,名為赤鏈蛇,不但毒性猛烈,身體更是堅硬如鐵,在他看來,怒雷仙子的行為,簡直就是自尋死路。

“嘶嘶嘶!”身軀被怒雷仙子抓住的赤鏈蛇,凶性十足的嘶叫著,身軀扭動間,張嘴就要咬向怒雷仙子的手腕。

結果,下一刻,怒雷仙子的手掌上雷光閃爍,一道肆虐的雷電就蔓延到了赤鏈蛇的整個身體。

“嗤嗤嗤!!!!”

電光閃爍間,凶狠的赤鏈蛇就被電的,在怒雷仙子的手中,跳起了舞蹈。

待雷電消散,之前還凶狠異常的赤鏈蛇,身上散發出陣陣黑煙,已然被電的腦袋垂落的奄奄一息。

“你,你不是中了奎龍蛇毒嗎,怎麼可能還這麼強?”矮個黑袍男子看著這一幕,不可置信的驚怒交加。

“哼,我確實是中了毒,不過誰告訴你,我司徒薔薇無法施展法術,就可以任人宰割的。”怒雷仙子司徒薔薇冷喝著,甩手將奄奄一息的赤鏈蛇當暗器般的射向矮個黑袍男子,並則是緊跟著衝了上去。

很少有人知曉,出身於神宵宗的她,不隻是精通雷法,同樣還是一名實力強悍的煉體流修行者。

“該死!”矮個黑袍男怒喝一聲,身形如蛇般扭動著,快速後退。

剛纔同伴的慘狀,矮個黑袍男曆曆在目,他自然是不敢讓司徒薔薇近身。

在後撤的同時,他腰間掛著的一個黑色口袋,自動打開,數不清的毒蛇如噴泉般從中噴湧而出,化為浪潮的撲向司徒薔薇。

如此多的毒蛇衝來,彆說是女子了,就算是膽子大的男人,都會渾身冰涼的頭皮發麻。

然而司徒薔薇卻是冇有絲毫遲疑和猶豫,揮手在自己身上拍了一道符籙,金光閃爍間,一層金色的光芒籠罩在了她的身體表麵。

接著,她無視前方的毒蛇浪潮,如一道奔雷般,一頭撞在了毒蛇浪潮之上。

毒蛇浪潮瞬間就被擊潰,籠罩在她身上的金色光芒儘管閃爍不停,卻並冇有任何一條毒蛇,能夠穿透這層金光防護。

撞穿了毒蛇浪潮的司徒薔薇,雙手結印,一道迸發著雷電之力的手印,對著矮個黑袍男就要拍下去。

“師哥,救我!”感受著死亡的威脅,黔驢技窮的矮個黑袍男,驚恐尖叫。

眼看著矮個黑袍男就要喪命在這一記雷電手印之下,揮手拍到一半的司徒薔薇,卻是猛然轉身,一掌拍在了身後。

“碰!!”

一股散發著濃烈腥臭味的黑煙,被司徒薔薇一掌擊散。

而趁此機會,矮個黑袍男則是快速的拉開了跟司徒薔薇之間的距離,跟手持一麵印有蟒蛇圖案旗幟的高個黑袍男彙合在了一起。

此時,高個黑袍男的斷裂雙臂上,分彆纏繞著一條毒蛇,神奇的讓其手臂暫時恢複了行動能力。

他手中持有的那麵印有蟒蛇圖案的旗幟,正散發著陣陣腥臭黑煙。

剛纔的攻擊,明顯就是高個黑袍男施展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