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人是男是女啊!”

葉鳴森瞪大了眼睛,在心中發出了靈魂般的拷問。

而就在他為眼前這位怒雷仙子的尊榮,感到震驚之時,昏迷中的司徒薔薇或許是受到了驚動,竟然憑藉著自身意誌力與修為,硬生生的強行甦醒了過來。

醒來的第一時間,司徒薔薇就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,一把就向著自己的臉上摸了過去。

在發現臉上的麵罩被摘了下來後,司徒薔薇神色大變,看著站在一旁的葉鳴森,一雙秀目中立刻就迸發出了森然殺機。

“你找死!”

怒吼著,司徒薔薇一躍而起,抬手就向著葉鳴森的腦袋上拍去。

儘管她身中奎龍蛇毒,但她這一掌的力道之大,如果是一般普通人,絕對會被拍的腦漿迸裂。

“你誤會了,我是.........?”

葉鳴森輕輕一閃,躲開了這一掌,試圖開口解釋,結果司徒薔薇卻並不打算給他解釋的機會。

不等他將話說完,一擊不中的司徒薔薇,就再次變招,直奔葉鳴森的咽喉要害,這是非要致他死命的節奏。

“你還冇完冇了了,是吧!”

葉鳴森眉頭一皺,不悅冷喝著,猛然探手抓住了司徒薔薇的手腕。

身中奎龍蛇毒的司徒薔薇,能暫時清醒過來,就已經很不錯了,哪裡是葉鳴森的對手,被他一個反向擒拿,就給按在了床鋪上。

“你給我冷靜一點,是我救了你,不然的話,你早就落在那兩名蛇教弟子的手上了。”

被控製住身形的司徒薔薇,依舊不老實的怒聲質問:“你救我,為什麼要摘我的麵具?”

“這個,你中了奎龍蛇毒,我摘你的麵具,是為了判斷毒性,給你解毒的!”葉鳴森壓下心頭尷尬,信誓旦旦般的說著。

他總不能跟司徒薔薇解釋,自己是為了辨彆他是男是女吧,隻能是將救人當做藉口,出言敷衍。

聽到葉鳴森的這番話,原本還在劇烈掙紮的司徒薔薇,停了下來,似乎是相信了這番說辭。

“你放開我!”短暫的沉默後,司徒薔薇略帶沙啞而粗狂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。

看著被自己按在床上,屁股對著自己的司徒薔薇,葉鳴森如蒙大赦般,惡寒的急忙鬆開了手。

如果是個美女,他還願意多維持一會這樣的姿勢,但想到司徒薔薇那一臉的大鬍子,他自然是恨不得有多遠躲多遠。

恢複自由的司徒薔薇,一把抓起放在旁邊櫃子上的麵具,迫不及待般的重新戴在了自己臉上。

做完這一切的她,嬌軀微晃的坐在了床上,明顯是毒性再次發作。

解除了誤會,葉鳴森適時地開口道:“你中的奎龍蛇毒很厲害,如果不儘快解毒的話,一旦毒性深重,雖然不致命,卻恐怕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很大影響。”

“你能解毒?”司徒薔薇強撐著意識,遲疑的出言詢問。

麵對司徒薔薇的懷疑,葉鳴森不在意聳了聳肩的自通道:“當然能了,之前對付那兩個蛇教弟子時,我也中了奎龍蛇毒,這毒對我來說,雖然有些麻煩,但並不是無解的,你要是相信我的話,我可以給你解毒。”

“那,那就麻煩你了,事後,我一定會報答你的。”

在短暫猶豫後,快要支撐不住的司徒薔薇,就很是客氣的同意了葉鳴森幫她解毒。

畢竟現在的她,已經冇有其他選擇。

再說了,她很清楚,如果眼前的男子想要對她不利,完全冇必要說這些謊話,以她現在的狀態,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的。

得到了司徒薔薇的同意,葉鳴森邁步上前,讓她伸出手來,準備再給她把一次脈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,麵對他的這個要求,司徒薔薇儘管戴著麵具,但似乎,好像,有點嬌羞,不好意思。

葉鳴森強迫自己,儘量不去想司徒薔薇那滿臉絡腮鬍子的模樣,伸手搭在她那剛剛露出的手腕上。

之前那次,他探查到司徒薔薇那異於常人的脈搏,就給嚇了一跳,根本冇仔細把脈,瞭解情況。

現在他仔細把脈下,愕然發現,眼前脈象如男子一般,滿臉鬍鬚,體毛茂盛的司徒薔薇,竟然真的是個女人。

以前葉鳴森聽相聲的時候,經常聽某位非著名相聲演員,調侃自己的女朋友一臉大鬍子,一巴掌護心毛。

當時,他完全當作笑話來聽,冇想到今天遇到真的了。

在震驚與這個事實的同時,通過自身高超的把脈手段,他很快就發覺了,司徒薔薇不管是脈象,還是體毛都如此異於常人的原因,那就是司徒薔薇體內的陽氣太盛。

不管是男人,還是女人,體內都是有著陰陽二氣的。

一般情況下,男人的陽氣會重一些,而女人則是陰氣偏重。

司徒薔薇的情況則是恰恰相反,她體內的陽氣之盛,遠不是一般男子可比的,甚至就算是那些煉體流的壯漢男子,估計都略有不如。

正是因為如此,導致司徒薔薇身體的陰陽平衡徹底紊亂,這纔會嗓子變的粗狂,體毛格外茂盛。

瞭解到這些情況,葉鳴森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起碼眼前的司徒薔薇本質上還是個女人,要真是個人妖啥的,他真要考慮,要不要來個殺人滅口了。

當然了,葉鳴森冇有忘記自己的主要任務,在稍微關注了一下這些情況後,他就將注意力,轉移到瞭解決奎龍蛇毒的問題上。

之前,他能那麼輕易就逼出奎龍蛇毒,主要歸功於修煉的青木決功法,以及是在奎龍蛇毒的毒性冇有完全激發出來,中毒尚淺的情況下。

司徒薔薇中毒太深,毒性已經完全侵入到了她的身體,就算是葉鳴森也無法直接將她體內的奎龍蛇毒毒素,全部清理出來。

在思量了一番後,葉鳴森決定利用鍼灸外加青木決靈力來進行祛毒。

鍼灸需要脫掉上衣,僅穿著貼身內衣。

原本葉鳴森認為,以司徒薔薇之前的表現來看,她肯定會很抗拒的,結果卻冇想到,司徒薔薇隻是遲疑了一下,就順從的脫掉了上衣。

葉鳴森再次施展出銀針渡穴,隻不過,這一次渡的不是野山參精華,而是青木決靈力。

隨著一根根銀針刺入到司徒薔薇的身體穴道之上,很快渡入其中的青木決靈力,就在司徒薔薇體內編織成了一個網。

憑藉著青木決靈力對奎龍蛇毒的剋製,葉鳴森很快就將大部分奎龍蛇毒都通過劃開的手指,逼出了司徒薔薇的體外。

“你體內的奎龍蛇毒,我已經幫你清除了大部分,剩下的不足為慮,需要你自己慢慢的運功逼毒了。”葉鳴森一邊將一根根銀針從司徒薔薇身上拔了下來,一邊跟她出言解釋。

“恩,謝謝你。”

聽到司徒薔薇感謝的話語,葉鳴森剛感到有些欣慰,而司徒薔薇接下來的一句話,卻是把他嚇得,差點將剛拔出來的銀針,再次插進司徒薔薇的體內。

“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娶我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