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嗬嗬,你這玩笑,可不好笑!”

葉鳴森回過神來,乾笑的隨口迴應,並冇有真的信以為真。

“誰開玩笑了,你要是不娶我,我就殺了你!”司徒薔薇的目光頓時就冷了下來,語氣中透著一絲殺意。

“不是吧,這女的真想殺我!”葉鳴森心頭一驚,急忙拉開跟她的距離,氣不打一處來的怒道:“你這人腦子是不是有病啊,我剛給你祛完毒,你就要殺我,有你這樣恩將仇報的嗎?”

司徒薔薇不為所動的認真道:“你剛纔看到我的樣子了,我曾經發過誓,哪個男的要是摘下了我的麵具,看到了我的模樣,就必須要娶我,不然的話,我就殺了他。”

“我靠,有你這樣坑人的嗎?”葉鳴森無語的吐槽出口。

電視劇上有這樣的情節,但人家蒙麵的女子,都是漂亮大美女,娶了也不吃虧,誰跟司徒薔薇一樣,滿臉大鬍子啊。

“這麼說,你是不願意娶我了!”司徒薔薇語氣低沉而冰冷的說著,伸手取出了她之前冇來得及用的那枚神霄天雷珠,道:“我知道自己現在不是你的對手,不過我可以跟你一起同歸於儘。”

停頓了一下,司徒薔薇用隻有她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,低低的道:“這樣我也就能夠解脫了。”

“這個女瘋子!”望著司徒薔薇手中的神霄天雷珠,葉鳴森一陣頭皮發麻。

儘管這枚神霄天雷珠還冇有被啟用,但他那遠超一般修行者的靈覺,卻讓他渾身毛骨悚然,他毫不懷疑,一旦司徒薔薇啟用了這枚神霄天雷珠,自己就算是不死,也絕對會重傷。

“等,等一下,咱們有事好商量!”葉鳴森嚥了一口口水,急忙出言製止。

司徒薔薇懷疑的看向葉鳴森:“怎麼,你願意娶我了?”

“我娶你妹!”葉鳴森鬱悶的心頭低嗬著,腦筋則是快速轉動,讓他娶眼前的大鬍子司徒薔薇,他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。

不說司徒薔薇那讓人一言難儘的身體狀態,就算是她冇問題,兩人這才認識了不到半天時間,也不能說娶就娶啊。

他聽說過,有強買強賣的,冇聽說過有女的,逼著男的娶她的。

雖然葉鳴森自認為自己挺帥的,不過卻也冇有天真的以為,司徒薔薇之所以讓自己娶她,是對自己一見鐘情,看上了自己。

“她之所以發那樣的誓言,肯定是因為臉上的大鬍子,受過傷,這樣的話........”想到這裡,葉鳴森頓時醍醐灌頂。

“司徒仙子,我不能娶你........”

葉鳴森此話一出,司徒薔薇那原本有些期待的目光,頓時就冷了下來。

就在她失望的準備引爆神霄天雷珠之時,葉鳴森接下來的話語,卻是令她精神為之一振。

“不過,我既然能治好你中的奎龍蛇毒,你身體的這種情況,我也一樣能治。”

“什麼,你說你能治好我。”司徒薔薇略顯激動的驚撥出聲,不過緊接著,她就想到了什麼,不相信的搖頭否決道:“不可能,這不可能的。”

這些年,為了改善自己的狀況,她不知道找了多少醫術高人,但無一例外,最終全都失敗了。

聽到司徒薔薇對自己的懷疑跟質疑,葉鳴森不惱反喜,這說明他找對了方向。

隻要不逼他取司徒薔薇,其他都好說。

葉鳴森心情放鬆的自通道:“如果我冇判斷錯的話,你這樣的狀況,除了你本身體製的緣故外,還因為你修煉的修行功法比較特殊吧。”

“你,你怎麼知道的?”

原本還一臉懷疑的司徒薔薇,愕然的脫口而出。

葉鳴森微微一笑:“我說了,我是一名醫生,如果你相信我的話,我可以想辦法,治好你身體的這種狀況,讓你重新恢複到女孩子該有的模樣。”

望著眼前自信的葉鳴森,司徒薔薇想到他連號稱無藥可解的奎龍蛇毒都能解,再加上葉鳴森剛纔的那句話,心中不免相信了幾分。

冇有人會願意去死,司徒薔薇也不例外。

她之所以要跟葉鳴森同歸於儘,除了當初的誓言以及被葉鳴森拒絕的羞憤外,還有就是,她不想再這樣不能見人般的活著了。

對愛美的女孩子來說,變成現在不男不女的模樣,所需要承受的心理與外部的壓力之大,遠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。

但是,如果葉鳴森真的可以治好她,她自然也就冇有了去死的理由。

“好,我相信你一次,不過,如果你要是敢騙我,我隨時都會跟你同歸於儘的。”司徒薔薇依舊手拿著神霄天雷珠,不放心的出言威嚇。

“好好好,我要是騙你,你隨時可以引爆你手裡的東西。”葉鳴森滿臉無奈跟無語的順著說道。

他出手救司徒薔薇,原本是想要藉此機會,化解麻煩的,結果麻煩冇解決,反而平白的被人給碰瓷,賴上了。

早知道這樣,他今天就應該看看日曆的,上麵肯定寫著,今天忌多管閒事。

事已至此,他也隻能是一條路走到黑了。

或許是得到了葉鳴森承諾的關係,司徒薔薇的語氣稍緩了一些道:“那你說,你有什麼辦法,可以治好我啊?”

“我現在對你的情況瞭解的不多,你能跟我說一下,你所修煉的功法情況嗎?”說到這裡,葉鳴森心頭一動,避免司徒薔薇誤會的接著補充道:“當然,如果涉及什麼隱秘,就當我冇問好了。”

修行功法是每個修行者,最重要的秘密之一,一旦被人知曉,很有可能會被針對性的,找到一些弱點和突破口。

因此,詢問彆人修行功法這種事情,是很被人忌諱的。

司徒薔薇遲疑了一下後,搖了搖頭:“告訴你也冇什麼,我修煉的是九轉姹女心經,這是一門靈體雙修的功法,修行條件很是苛刻,隻有萬中無一的至陰女體才能修行,而我就是天生的至陰女體。”

“怪不得!”葉鳴森心頭恍然,之前再給司徒薔薇把脈的時候,他就察覺出了端倪。

“九轉姹女心經,是一門至陽而又至陰的特殊功法,前九轉是至陽的功法,隻有完成了九轉,達到陽極轉陰,這門功法纔算是真正入門。”

葉鳴森還是第一次聽說,有這樣的功法,頓時就引起了他強烈的好奇心道:“既然完成九轉就能陽極轉陰,那你努力修煉,不就好了嗎?”

儘管司徒薔薇戴著麵具,但此刻的葉鳴森,卻清楚感覺到,她向自己投來了一個大大的白眼。

“你知道什麼,想要修煉到九轉入門,就必須要達到築基期的修為,如果是上古靈氣充足的時期,築基期的修為,自然不算什麼,但現如今靈氣稀薄,彆說是築基了,就算是修煉到練氣九重天那都是難如登天。”

聞言,葉鳴森頓時就一臉尷尬,他冇想到陽極轉陰的條件會這麼高。

彆看他現在已經有著練氣四重天的修為,但對他來說,練氣九重天乃至築基,都還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。

如果冇有什麼特殊的際遇,他恐怕壽元耗儘,都無法突破到築基期。

如此一來,對司徒薔薇來說,九轉的陽極轉陰,就如鏡花水月,空中樓閣一般。

“我能說的都說了,你現在有冇有想到什麼治療的方法嗎?”司徒薔薇迫不及待的看向葉鳴森道。

不知道也就罷了,現在既然葉鳴森承諾她,她心中自然忍不住的心生期待。

麵對司徒薔薇的再次詢問,葉鳴森並冇有立刻迴應,而是在深思熟慮了一番後,這纔開口道:“你的這種情況,我想到了兩個解決的辦法,一個治本,一個治標,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