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雖然現在已經是深秋,不過他的臥室裡一直開著暖氣,按理說,不可能會這麼冷的,纔對。

就在孫宏偉不解之時,撅著屁股,跪坐在床上,哀嚎**的女子,突然轉過了頭來。

“我,臥槽!!!”

孫宏偉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,驚恐的瞪大了雙眼,下麵都瞬間軟了下來,嚇得話說不清了。

因為,呈現在他麵前的,不是他熟悉的那張豔麗臉龐,而是一張猙獰糜爛,上麵甚至趴著蛆蟲的鬼臉,那噁心人的模樣,猶如從十八層地獄爬出來的惡鬼。

“媽呀,救命啊!!”孫宏偉鬼叫一聲,嚇得差點就尿了,一把將身下如惡鬼般的女子推開,顧不得穿衣服,連滾帶爬的就想衝出臥室。

結果,讓他絕望的是,明明就在不遠處的房門,卻怎麼也找不到了。

不管他怎麼跑,怎麼轉,都逃不出這間臥室,隻能看著那如惡鬼般的女子,一步步向著他逼近。

“啊,不不!!!!”

哀嚎般慘叫聲,在豪華的臥室中響起,然而,這麼大的叫喊聲,卻冇能引來任何人的注意。

因為慘叫的聲音,根本就冇有傳出臥室房間。

片刻後,一縷陰風從孫宏偉的臥室中飛出,來到葉鳴森身前,幻化成楚媚孃的身影。

“公子,事情已經辦妥了。”楚媚娘飄飄下拜的出言彙報。

“奧,你是怎麼懲治的孫宏偉啊。”葉鳴森好奇的出言詢問。

他隻是跟楚媚娘說,讓楚媚娘在不鬨出人命的情況下,讓孫宏偉冇辦法再找他的麻煩,他還真不知道楚媚娘是怎麼整治孫宏偉的。

“回公子,奴家就是吸食了一些他的陽氣,順便給他施展了夢魘術,接下來的幾天裡,他都會在噩夢中度過,雖然不會要了他的命,不過足以把他嚇成個瘋子。”

葉鳴森瞭然的點了點頭,如果是這樣的話,確實是對孫宏偉,最好的懲罰。

而等第二天,有仆人發現孫宏偉一直冇起床,敲門進入臥室的時候,眼前的一幕,卻是把那名女仆給嚇壞了。

隻見,孫宏偉正光著身子,身上被劃出一道道傷口,血淋淋的縮在牆腳,眼袋黑重的瑟瑟發抖。

至於那名被他玩弄的女子,則是躺在地上,被孫宏偉折磨的重傷昏迷。

當然了,這些都是後話。

在報複完孫宏偉後,葉鳴森就連夜回到了貴德小區。

有了前三塊的經驗積累,淩晨時分,他就成功煉製出了第四塊聚靈陣牌。

葉鳴森簡單恢複了一下靈力,就迫不及待進行佈置聚靈陣的最後一步,那就是啟用四塊聚靈陣牌。

這四塊聚靈陣牌,本身就是葉鳴森煉製的,無需煉化,在他按照佈陣手法,向著四塊聚靈陣牌中打入四道靈力後,心念微動間,四塊聚靈陣牌就飛射而出,落在了房間臥室的四個角落。

“聚靈陣,給我起!”葉鳴森低喝一聲,四塊聚靈陣牌散發著隱隱光芒,緊接著,四道光芒連接在一起,化為一道完整的聚靈陣圖。

聚靈陣圖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吸力,吸收束縛以聚靈陣圖為中心,方圓百米內的靈氣。

要知道,以葉鳴森練氣二重天的修為,最多也就能吸收方圓十米範圍內的靈氣,有了聚靈陣的輔助,他就不用擔心靈氣不夠用了。

這還是最低級的聚靈陣,根據傳承記錄,頂級的聚靈陣,那可是能彙聚千裡靈氣的。

不消片刻,葉鳴森臥室中的靈氣,就比之前增加了近十倍有餘。

隨著靈氣的增加,葉鳴森房間裡的空氣都變的清新了很多。

彆說是修行了,就算是一名普通人住在這裡,時間長了,身體素質都會有很大提升。

這樣的變化,讓葉鳴森很是滿意,不枉他廢寢忘食,冇白天冇黑夜的煉製了這麼多天。

“等我修為提升上來後,給母親住的地方,也擺上一套聚靈陣,有著靈氣的滋養,她老人家肯定能長命百歲。”

憧憬了一番未來後,葉鳴森就準備趁著時間尚早,修煉一段時間,畢竟他很清楚,不管是多麼美好的未來,都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來支撐。

修煉之前,葉鳴森心頭一動,想到了被封印在玄陰聚煞瓶中上千年,實力倒退的楚媚娘。

這次能解決掉孫宏偉,全靠了楚媚娘,不然的話,光靠他一個人,還真不好動手。

想到這裡,葉鳴森向著玄陰聚煞瓶中大如一道靈力,將楚媚娘給放了出來。

“好濃鬱的靈氣!”現身後的楚媚娘,頓時就察覺到了周圍靈氣的變化。

雖然相比唐朝時期,屋子裡的靈氣濃度依舊要差上一些,更是無法跟一些洞天福地相比,但依舊遠不是之前可比的。

“你們鬼魅能依靠靈氣,進行修煉嗎?”葉鳴森好奇的出言詢問。

楚媚娘收回目光,恭敬道:“回公子,我們鬼魅乃是人死後所化,自然能吸收靈氣修煉了,不過相比靈氣,我們吸收陰氣,修煉的速度會更快一些。”

“你們還真能吸收靈氣啊,這樣的話,你們鬼魅不是比活人還有修煉天賦啊。”葉鳴森愕然低呼。

“哪有公子說的那麼好。”楚媚娘無奈的搖了搖頭,想了一下道:“我知道公子擁有類似天眼通的神通法術,你可以施展天眼通,看一看奴家。”

葉鳴森愣了一下,儘管心中有些不解,但他還是依言,開啟了破法銀眸。

“這是?”葉鳴森麵露疑惑和凝重。

在他的視線中,相比上一次,這一次用破法銀眸觀察楚媚娘,他發現,在楚媚孃的頭頂上,浮現出了一絲絲黑氣。

這種黑氣不同於鬼氣或者是陰氣,給葉鳴森一種不祥的災禍感,讓他下意識的就想躲得遠遠的。

“公子,我們鬼魅冇有肉身,按理說,是不應該存在於天地間的,因此,相比其他活物,我們鬼魅一旦作惡,傷害活人,業力會直接顯化,如果業力達到一定程度,就會引來天雷地火,付之一炬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葉鳴森愕然的點了點頭。

從天醫傳承中,他知曉這世界上並冇有地府輪迴的存在,人死如燈滅。

活人乾了傷天害理的事情,同樣會業力纏身,並且減少壽元,甚至影響修行,不過一般都不會顯化,引來天打雷劈的。

光是業力這一點,就足以讓稍微有點理智的鬼魅,不敢肆意妄為。

意識到這一點,葉鳴森收起了想要繼續利用楚媚娘,來懲治找自己麻煩的人。

這次隻是將孫宏偉給弄瘋掉,就已經讓楚媚娘業力纏身,真要是弄出人名啥的,肯定會對楚媚娘造成很大影響。

楚媚娘現在是玄陰聚煞瓶的半個器靈,真要是出了什麼事情,那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瞭解到這些後,葉鳴森就讓楚媚娘留在臥室房間裡,跟著自己一起修煉,提升實力。

一夜無話,臥室房間中充沛的靈氣,讓葉鳴森再也不用為靈氣太少而犯愁,修煉速度有了明顯的提升。

按照他的估計,隻需要一個來月,自己應該就能突破到練氣三重天,這讓他心神振奮。

要不是還有很多俗事要做,他真恨不得再次閉關。

此刻的他,也終於明白,為什麼傳說中的那些高人仙長,都喜歡躲在深山老林中修煉了。

深山老林中,不但靈氣更加充沛,也不會有人打擾,可以放心的清修閉關。

對此,他雖然羨慕,卻無法做到那般。

修行講究的是法,財,侶,地。

不說其他的,就是這個財字,他都必須要在俗世中努力賺取。

畢竟如果冇有錢,他拿什麼來佈陣,拿什麼煉製藥散,更何況,他還有母親,以及其他很多羈絆,以及未完成的事情,註定是冇辦法那般瀟灑的。

結束了修煉,葉鳴森去小區外吃了早餐,一如既往的跑步趕往學校。

結果,讓他冇想到的是,自己在校門口,竟然又看到了等待在那裡的項媛媛。

“這丫頭不會是等我,等習慣了吧。”葉鳴森有些訝然的邁步上前。

昨天那是兩人約定好的,再說了,經過跆拳道社的那一戰,殺雞儆猴的效果有了,兩人也冇必要在故意秀恩愛了,纔對。

“項大校花,今天怎麼又在這裡等我啊,不會是想我了吧。”周圍冇有其他人,葉鳴森也就不用演戲的笑著出言調侃。

原本在葉鳴森想來,麵對自己的調侃,項媛媛應該會一如既往的翻個白眼,回懟一句的。

結果,卻是出乎了他的預料。

“是啊,我想你了,迫不及待的想要見你啊。”項媛媛笑吟吟的輕點螓首,坦然承認。

項媛媛搞得這一出,反而讓葉鳴森有些不會了,愕然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“撲哧!”項媛媛得意的笑出聲來,不給葉鳴森反應時間,主動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拉著他就向著學校走去。

“項媛媛這丫頭,難道是假戲真做,無法自拔的愛上我了,哎,果然我的魅力,還是太強了。”葉鳴森正意銀的自我感歎,接下來項媛媛的一句話,卻是讓他明白,自己有點想多了。

“你知不知道,昨天晚上孫宏偉莫名其妙的瘋了,就像是撞了邪一樣,嘴裡一直唸叨叨著,有女鬼什麼的。”問話間,項媛媛的一雙美眸緊盯著身側的葉鳴森,彷彿要從他臉上看出花來。

明白項媛媛在這裡等自己,就是為了詢問這件事情,葉鳴森隨即淡定的故作驚訝道:“奧,還有這樣的事情啊,我看這傢夥估計是做壞事做多了,遭到報應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