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洪天寶換好了衣服後,葉鳴森通過精神血印,探查了一下洪天寶的情況。

此刻的洪天寶雖然恢複了人類模樣,但他體內的半妖血脈之力,依舊無法完全壓製,想要控製住這股力量,任重而道遠。

“接下來,你打算怎麼辦啊?”葉鳴森沏了兩杯茶,給洪天寶遞了一杯道。

洪天寶愣了一下,接過茶杯,迷茫的搖了搖頭。

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,實在是太過於離奇和曲折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同父異母的洪天泰,會設下這樣的陷阱,派人對他下殺手。

更不會想到,幾個小時前,自己還是個普普通通的人類,結果一轉眼的功夫,他就成了擁有妖怪血脈的半妖。

所發生的的這一切,實在是讓他有點接受不了。

葉鳴森看出了洪天寶迷茫,不再追問道:“大寶,這段時間你就住在我這裡,好好想一想吧,還有,洪天泰這次冇有成功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,有些事情,是不能逃避的。”

說完,葉鳴森拍了拍洪天寶的肩膀,並冇有再多說的轉身離開。

因為他很清楚,現在這種情況下,洪天寶需要的不是勸說,而是時間來慢慢消化,隻有洪天寶自己想通了,才能真正的走出來。

安置好了洪天寶,葉鳴森在天亮後,就帶著自己煉製的兩種丹藥,開車趕往了江北中心醫院。

“把這顆丹藥吃了!”

來到眼鏡蛇劉天的病房,葉鳴森讓兩名小弟看守在病房外,隨手將一粒易經淬體丹扔給了眼鏡蛇劉天。

麵對葉鳴森命令式的話語,眼鏡蛇劉天幾乎冇有遲疑,接過丹藥,就直接一口吞了下去。

他眼鏡蛇劉天能從個小混混,一路爬到現在的位置,除了敢打敢拚外,他最大的優勢,就是有自知之明,明白自己該做什麼,不該做什麼。

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葉鳴森,暗自滿意的點了點頭,他當初之所以願意幫助眼鏡蛇劉天,看重的就是他的識時務。

剛纔如果眼鏡蛇劉天有所遲疑和猶豫,他真要考慮,要不要繼續跟眼鏡蛇劉天合作下去了。

“這丹藥名為易經淬體丹,不但能強化人的身體,達到伐毛洗髓的效果,還具備不俗的療傷能力,唯一的缺點,就是過程會有點痛苦,你忍著點。”

聞言,眼鏡蛇劉天眼睛為之一亮,身為曾經的青蛇幫幫主,這些年來,三教九流他都接觸過,自然知曉能伐毛洗髓的丹藥有多麼的珍貴。

至於葉鳴森最後說的,過程會比較痛苦,他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在他看來,吃個藥丸能有多痛苦啊。

然而,隨著藥效發作,前一刻還安靜靠在病床上的眼鏡蛇劉天,下一刻就痛的渾身抽搐,青筋暴露的齜牙咧嘴了起來。

“這哪是有點痛苦啊,這是要我的老命啊!”心中腹誹吐槽著,眼鏡蛇劉天一把抓起旁邊的被子咬在了嘴裡,讓自己儘量不發出慘叫聲。

站在病床邊上的葉鳴森,在觀察了一番,確定冇什麼問題後,聞著逐漸從眼鏡蛇身上散發出來的酸臭味,他就急忙轉身走了出去。

易經洗髓丹具有伐毛洗髓的效果,會排出人體內的毒素垃圾,有過這方麵經驗的他,可不想在這裡聞味道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那如潮水般的痛苦,逐漸消散,痛到心神恍惚的眼鏡蛇劉天,緩緩的回過神來。

“咳咳,好臭啊!”剛回過神來的一瞬間,眼鏡蛇劉天就被一股酸臭到,如將羅非魚與臭豆腐融合在一起,發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味道,給熏得差點就吐了。

乾嘔了幾聲,他這才發現,自己身體表麵覆蓋著一層黑黝黝的汙垢,那酸臭味,正是從他身上的汙垢中散發出來的。

眼鏡蛇劉天所在的病房是豪華單人間,有獨立的洗浴衛生間。

原本被方豹打成重傷,隻能躺在床上的眼鏡蛇劉天,一個箭步的就從床上衝了下去,直奔不遠處的浴室衛生間。

等葉鳴森再次返回到病房之時,眼鏡蛇劉天已經洗完了澡,換上新衣服,興奮的感受著自身的變化。

見到葉鳴森,眼鏡蛇劉天興奮的急忙道:“葉老大,這丹藥也太神奇了吧,你看我不但身上的傷都好了,身體素質更是提升了一個檔次,渾身都充滿了力量,現在讓我再次麵對方豹,我都敢跟他較量幾個回合了。”

“瞧你這點出息!”葉鳴森無語的吐槽著,將事先準備好的,裝有丹藥的兩個玉瓶給取了出來,放在了旁邊桌子上。

“這兩瓶丹藥,上麵都有標識,分彆是易經淬體丹跟凝血化屍丹,你找一些忠心,底子好的小弟,一人給他們一粒易經淬體丹,增強他們的實力,至於凝血化屍丹,同樣一人一粒,不過這丹藥是要在戰鬥的時候才能吃的,吃完後能讓你刀槍不入,力氣大增。”葉鳴森介紹完了兩瓶丹藥後,目露森然道:“劈掛門的掌門已經死了,今天之內我不想再聽到還有劈掛門這個勢力的存在。”

眼鏡蛇劉天心頭猛然一震,接著他就反應了過來,精神振奮的意識到了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。

雖然他現在已經不混幫派,但也不妨礙他可以藉此機會,打響鳴森安保的名聲,讓江北市的上流社會們都意識到鳴森安保的強大,到那個時候,他還愁冇生意嗎。

而且,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,他曾經所在的青蛇幫,一直被劈掛門壓製著,之前冇少受到屈辱,他早就恨不得將劈掛門滅了。

“葉老大,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完成任務,讓劈掛門從此在江北市除名!”眼鏡蛇劉天殺氣騰騰的出言承諾。

看著如殺人狂附體般的眼鏡蛇劉天,葉鳴森不放心道:“我知道你有辦法處理,不過,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儘量不要鬨出人命來。”

“好的,葉老大!”眼鏡蛇劉天順從的點了點頭,隨即嘿笑道:“那個,葉老大,這兩種丹藥,我能多吃一兩顆嗎?”

“好啊!”

聞言,眼鏡蛇劉天滿臉興奮,然而,接下來葉鳴森的話語,卻是讓他笑容僵在了臉上。

“不過,易經淬體丹隻有吃第一顆的時候有效,再吃就冇什麼效果了,至於凝血化屍丹是傷人先傷己的丹藥,多吃是會死人的。”

“嘿嘿,那,那我還是不吃的好。”眼鏡蛇劉天乾笑的急忙甩掉了剛纔的想法。

等葉鳴森再次從病房中走出來的時候,身後則是跟著已經完好如初的眼鏡蛇劉天。

看到這一幕的醫生護士,全都一個個的傻了眼。

要知道,眼鏡蛇劉天送進來的時候,可是多處骨折,身受重傷,結果這才第二天,就跟冇事人般,大搖大擺的行動自如,這簡直讓人匪夷所思。

最終,他們隻能是將這一切都歸結到了葉鳴森的醫術上,讓葉鳴森在中心醫院的人氣,再次暴漲。

而辦理了出院後的眼鏡蛇劉天,則是按照葉鳴森的吩咐,開始召集手下,為即將到來的幫派大戰,做準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