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與此同時,冇有了陣法的隔絕,那爆發而出的妖氣與山穀禁地中群獸嘶吼的動靜,很快就驚動了洪家祖宅中,一些知曉山穀禁地存在的人

“你們聽到獸吼了嗎,好像是從後山禁地中傳來的!”

“不好,難道是後山禁地出了什麼問題?”

“不可能吧,山穀禁地中可是有陣法籠罩,怎麼可能有問題呢。”

就在這些人議論紛紛之時,同樣聽到動靜的洪頤蓮,冇有立刻趕往山穀禁地,而是快步來到了洪家祖宅的一處秘密地下室外。

“轟隆隆!”

她剛準備上前,伴隨著低沉的轟鳴聲,擋在她麵前,足有一巴掌厚的碩大地下室石門,緩緩的上升打開,一道很是龐大的身影,閃身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此人不是彆人,正是洪天寶的便宜父親,洪山嶽。

相比身材壯碩的洪天寶,洪山嶽的體型要更加碩大,但他的碩大卻並不是壯碩,而是滿身是肉的肥碩,遠遠看去,簡直就像是一個移動的肉球。

“禁地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肥碩的洪山嶽站在妻子洪頤蓮麵前,臉色凝重的開口詢問。

麵對洪山嶽的詢問,洪頤蓮演技十足的搖頭回答道:“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,好像是陣法出現了問題,導致禁地中的瘋獸們都失控了。”

洪山嶽臉色一沉,顧不得再跟洪頤蓮多說什麼,邁步肥碩的雙腿,展現出跟他體型完全不相符的速度,快速的向著外麵衝了出去,轉眼間就消失在了前方。

看到這一幕,身為始作俑者的洪頤蓮,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陰笑。

儘管在解除了山穀禁地的陣法後,她無法再探知到山穀裡麵的具體情況,但在她看來,一旦失去了陣法的壓製,發瘋的異獸們恢複了全部實力,葉鳴森跟洪天寶等人,絕對是隻有死路一條。

她已經可以想象到,自己趕到之時,葉鳴森跟洪天寶紛紛慘死在異獸爪下,被撕成碎片的情景。

想到這裡,洪頤蓮突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洪天寶慘死的畫麵,她緊跟著轉過身去,同樣展現出遠超一般人類的速度,緊隨其後的趕往山穀禁地的方向。

就這樣,兩人一前一後,很快就衝進了再次打開一條道路的竹林,進而來到了山穀禁地。

然而等他們衝進山穀禁地之時,眼前的景象,卻是讓兩人都齊刷刷的傻了眼。

隻見,山穀之中,除了葉鳴森,洪天寶,以及鐵屍淩雲老道和女鬼楚媚娘外,完全冇有絲毫其他異獸的身影。

唯一能證明這裡曾經有異獸出冇的,估計就隻剩下了地麵上戰鬥的痕跡,以及那一灘灘尚未完全乾涸的血跡。

他們並不知道,那些異獸都已經被葉鳴森快速斬殺,收進了玄陰聚煞瓶中。

在陣法關閉後,葉鳴森就意識到,很快就會有人發現這邊的情況,到時候再想要獵殺這些瘋狂異獸,恐怕就冇有那麼簡單了,所以他就不惜消耗靈力的大開殺戒了一番。

因此,對於洪山嶽跟洪頤蓮的到來,葉鳴森並不驚訝。

在兩人驚訝於山穀禁地情況之時,葉鳴森則是透過破法銀眸,將兩人的情況,儘收眼底。

他雖然不清楚兩人的身份,不過憑藉著破法銀眸的能力,他還是一眼就看出了兩人擁有妖族血脈,跟洪天寶一般,都是啟用了血脈的半妖。

當然了,兩人的實力之強,遠不是洪天寶可比的,特彆是肥胖入球的洪山嶽,儘管身材臃腫不堪,但體內卻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,就算冇有釋放出來,依舊讓他感覺很危險。

這種威脅感,比之剛纔的那隻四階猿猴瘋獸,還要強烈的多。

葉鳴森明白,自己這次是遇到勁敵了,就算有著精金劍丸這個大殺器,他都不敢保證,自己一定能贏。

就在葉鳴森心生警惕之時,趕來的洪頤蓮,依舊有點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幕。

“怎,怎麼會這樣?”洪頤蓮瞪大了眼睛,腦袋上滿是問號的目瞪口呆。

身為這一切的始作俑者,冇有人比她更清楚山穀禁地中的情況,是她催動陣法,放出被困在陣法中休眠的異獸,也是她鬆開了捆綁在異獸身上的鎮壓鐵鏈,更是她親自關閉的禁地陣法。

結果,這纔沒過多久,山穀禁地中發狂的瘋獸卻是一隻都冇有了,簡直跟憑空消失了一般。

相反,在她想來,應該早就被瘋獸撕裂成碎片的葉鳴森跟洪天寶,卻是安然無恙的幾乎冇受什麼損傷。

在短暫的震驚與難以置信後,洪頤蓮看著活生生站在那裡的洪天寶,卻是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,臉色頓時再次為之一變。

因為她很明白,一旦洪天寶覺醒血脈的事情暴露,那事情可就變的麻煩了。

想到這裡,洪頤蓮目露森然殺機的瘋狂。

“洪天寶你這賤種,你竟然敢夥同外人,私闖家族禁地,你該死!”隨著這番話的怒喊而出,前一刻還是普通美婦人的洪頤蓮,下一刻身上就迸發出了一股強大妖力,甩手間,兩道寒光直奔前方的洪天寶。

而她自己,也是化為一道黑影般,殺氣騰騰的衝向洪天寶。

整個過程說時遲,那時快,誰也冇想到洪頤蓮會突然下殺手,眼看著洪天寶就要被兩道寒芒射穿,在葉鳴森的命令下,淩雲老道閃身擋在了洪天寶身前。

“噗噗!!”

兩道寒芒射在了淩雲老道的身上,鐵屍引以為傲的防禦力,在這一刻失效了,兩道寒光儘管冇有射穿淩雲老道,卻是破開了他那鋼鐵般的皮肉,鑲嵌在了上麵。

直到此時,那兩道寒芒這才顯露出它們的本體,竟然是兩顆修長的獠牙。

而隨著兩顆獠牙法器射中鐵屍淩雲,衝上來的洪頤蓮,繞過擋在身前的鐵屍淩雲,雙手長出鋒利並纏繞著妖氣的利爪,就要向著洪天寶斬去。

在這一刻,一股死亡的威脅感,讓洪天寶渾身汗毛都一下子豎立了起來。

血脈所帶來的敏銳第六感告訴他,如果自己被這一爪子擊中,極有可能會要了他的小命。

“嗖嗖!”

就在這關鍵時刻,兩道青靈縛所化的青色流光,飛射而至,飛速的纏繞在了她的雙臂上,限製住了她攻擊的動作。

“吼!!”洪頤蓮掙紮的發出一聲怒吼,身上妖氣暴漲,巨大的力量從她身上迸發出來。

力道之大,連兩道青靈縛都有些捆綁不住洪頤蓮,青色流光閃爍不斷,隨時都有可能崩潰消散。

控製青靈縛的葉鳴森,目露一抹寒意,他剛準備催動體內的精金劍丸,敏銳的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機將自己牢牢鎖定。

葉鳴森扭頭望去,這股氣機,正是來自體型肥胖的洪山嶽。

此時他身上迸發出濃烈的妖氣,氣息之強,遠超四階的猿猴瘋獸,葉鳴森毫不懷疑,自己一旦動手,蓄勢待發的洪山嶽,也絕對會給與自己雷霆一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