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洪家一處彆院中,葉鳴森跟洪天寶坐在一邊,洪山嶽則是坐在了另一邊。

原本洪山嶽是想要單獨跟兒子洪天寶談一談的,結果洪天寶聲稱葉鳴森不是外人,硬是將葉鳴森給留了下來,這讓洪山嶽很是有些無奈。

三人坐下,在短暫的沉默後,洪山嶽率先打破了安靜道:“天寶,你是否覺得,我對頤蓮跟天泰的處罰太輕了?”

聞言,洪天寶選擇了沉默以對,並冇有做出回答。

儘管他冇有開口,但他心中對於此事,確實是心懷芥蒂。

要知道,如果不是他意外覺醒了血脈,又有葉鳴森的保護,此時的他,能否活生生坐在這裡,都還是個未知數呢。

對待想要自己命的仇人,就算對方是他的繼母,他同父異母的兄弟,都是不能容忍的。

“天寶,我知道他們對不起你,不過父親我這樣做,也是迫不得已的。”

洪山嶽歎了一口氣,進而解釋道:“首先不管你再怎麼說,他們都是你的親人兄弟,其次,我們半妖一族,身為人妖混血,生育率一直都很低,這也是為什麼我半妖一族人口稀少的最重要原因,就算是現如今的高科技也解決不了,因此每一位族人都是寶貴的,特彆是覺醒了血脈的族人,更是不可或缺的,我希望你能夠理解。”

聽完父親洪山嶽的解釋,洪天寶為之一愣,對於所謂的親人兄弟,他嗤之以鼻,但洪山嶽後麵的那番話,卻是讓他有些理解了父親洪山嶽。

儘管他是洪傢俬生子,但對洪家他還是有些瞭解的。

據他所知,洪家族人確實是不多,他們這一脈的後代,就隻有他跟洪天泰兩人,其他支脈的人數也很少,總共加起來也就是二三十人的樣子。

或許,還有些一些他不知道的洪家族人,但就算全部加起來,也絕對不會超過五十人。

更彆說,其中大部分還都是冇覺醒血脈的普通人,真正的覺醒者,更是少之又少。

洪天寶解開了一些心結,隨即好奇道:“那你剛纔所說的覺醒池是什麼地方,為什麼洪天泰會那麼恐懼?”

“這個.........”洪山嶽遲疑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葉鳴森,原本他是不想在葉鳴森麵前講述的,不過想到兒子洪天寶跟葉鳴森之間的關係,他也就不再糾結道:“覺醒池是我們洪家用來覺醒血脈的地方,能不斷刺激體內血脈之力,提升覺醒概率,不過這個過程很痛苦,同樣也很危險,如果覺醒失敗的話,依舊會變成了瘋獸。”

聞言,葉鳴森跟洪天寶恍然大悟,怪不得洪天泰那小子會那麼害怕,連洪山嶽都說過程很痛苦,光是想一下,兩人都能想象到洪天泰那哀嚎慘叫的模樣。

原本還心有不忿的洪天寶,一下子就感覺心情好了不少。

雖說害他的兩人都冇有死,但一個被鎮壓在了禁地之中,不見天日,一個被關押在覺醒池,承受劇烈的痛苦,甚至有可能變成瘋獸,也算是讓他出了一口惡氣。

對於父親洪山嶽,在得知了很多內情後,洪天寶也逐漸的接受和認同,冇有了之前的排斥和厭惡。

此時的他,相比之前對家族,對父親洪山嶽的惡劣情緒,更多的則是疑惑與好奇。

剛覺醒妖族血脈,成為半妖的他,有著太多的疑惑與不解。

同樣的,洪山嶽對這個遠離自己多年的兒子,同樣有很多想要知曉的。

坐在一旁的葉鳴森,原本是不打算當他們父子兩個之間的電燈泡的,不過聽著他們兩父子交談的內容,他最終還是選擇留了下來。

幾個小時後,洪天寶留在了洪家祖宅,葉鳴森獨自一人開車離開。

“冇想到江北市的水,這麼深!”行駛在回家的路上,葉鳴森感慨的搖了搖頭。

在三人的交談中,他瞭解到了很多關於修行界,以及半妖一族的很多訊息。

讓他冇想到的是,國家除瞭如國安特彆行動隊等人類修行者的官方組織外,連半妖一族都有。

洪家身為國寶大熊貓一族,就是專門負責管理江北市,以及附近一些區域的官方半妖勢力。

山穀禁地中的瘋獸,其中一部分,就是江北市範圍內血脈覺醒失敗的半妖,被洪家給抓捕進山穀禁地的。

而因為地理位置等各種因素,在江北市範圍內生存的半妖跟異獸,本來就很少,其中絕大部分又都依附於洪家,受到洪家的限製,因此葉鳴森之前,纔會一直都冇有遇到過半妖。

像洪家這樣的半妖家族,儘管不至於每一座城市都有,但在整個華夏,光是洪山嶽知曉的,就有近十家,其中不乏一些比之洪家還要強大的半妖勢力。

知曉了這些情況,葉鳴森在心生一絲危機感的同時,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坐井觀天。

現如今儘管已經是末法時代,但實力強大的修行者跟妖魔鬼怪,依舊不在少數,甚至是恐怖的千年老怪,都是猶未可知的。

想到這裡,葉鳴森不由的心生敬畏和虔誠,立刻收斂起了那剛升起的一絲驕傲與自滿,不然的話,說不定什麼時候,就會栽個跟頭,丟了小命。

回老家看望了一下母親方淑蘭後,葉鳴森冇有去其他地方,直接就返回了青鬆山莊園。

這次洪家祖宅之行,總體上還算順利,幫助洪天寶解決了麻煩,並化解了跟他父親洪山嶽之間的誤會恩怨。

不過,在這個過程中,葉鳴森也意識到了一個問題。

那就是,在不暴露精金劍丸的情況下,他的攻擊手段依舊是略顯乏力。

如果是之前,這件事情還不好解決,不過現在,葉鳴森卻是想到了一個好辦法,那就是繪製符籙。

隨著修為提升,他遇到的對手也在不斷變強,初級符籙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需求,他這次準備繪製的是威力更加巨大的中級符籙。

中級符籙的繪製,不隻是難度的提升,對繪製材料,同樣有了更高的要求。

其中最重要的是對紙張的要求,一般的黃古紙已經無法承載中級符籙,需要特殊的靈紙,或者是用異獸獸皮來替代。

經曆了洪家的山穀禁地,葉鳴森現在彆的冇有,異獸精血跟異獸皮,他是應有儘有。

加上之前滅殺的犬妖,狼妖跟貓妖,他手上足足有二十隻異獸屍體。

儘管這些異獸的實力有強有弱,但不可否認,這絕對是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要不是他的實力足夠強,又有洪天寶的關係,洪山嶽是絕對不會讓他輕易帶走這些異獸屍體的。

原本就算是異獸的屍體,隨著時間推移,身體中的精血跟獸皮都會失去原有的靈性與作用。

然而在玄陰聚煞瓶中,異獸屍體中的靈性精華不但不會流逝,甚至會得到其中玄陰之氣的滋養。

這樣的發現,讓葉鳴森對玄陰聚煞瓶更加喜愛。

不得不說,此時的玄陰聚煞瓶,才真正有了一點半步靈器該有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