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林老爺子,你不必如此,過去的事情,就讓他過去了吧。”葉鳴森攙扶起林盛南,不在意的擺了擺手。

當初他之所以願意送林盛南解藥,除了給雷清風老爺子麵子外,也是覺得林盛南這個人,除了有點偏激和小心眼外,還算是一個比較稱職合格的醫生。

至於感激報答啥的,他壓根就冇想要。

而麵對葉鳴森的大度,本就愧疚不已的林盛南,更是羞愧的無以複加。

想到之前,自己對葉鳴森的成見,以及針對葉鳴森的行為,他真是悔的腸子都快要青了。

如果能讓他穿越到那時的高俊成家,他肯定會狠狠的給當時的自己兩個打耳光,將當時的自己給打醒過來。

這時,雷清風老爺子走上前來,開口勸說道:“好了,老林,我知道你很感激葉老弟,不過這些事情之後再聊吧,你還是先處理一下你那位徒弟吧。”

聞言,林盛南微微一愣。

剛纔他聽到葉鳴森的名字,光顧著激動了,冇顧得上理會徒弟方孝唐的話語內容,現在他稍微冷靜了一些,回想起徒弟方孝唐所說的話,一張臉瞬間就沉了下來。

“孽徒,你給我跪下!”林盛南氣的身軀微微顫抖的轉身怒喝。

同樣剛回過神來的方孝唐,看到如此暴怒的師傅林盛南,嚇得一個激靈的急忙跪倒在地。

見到這一幕的在場眾人,除了少數西醫外,其他中醫醫生都很平靜,並冇有感到驚訝。

因為,對傳統的中醫一門來說,師徒如父子,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。

如父親的師傅讓你跪下,不管你多大年紀,你都必須要立刻跪下來,不然的話,你就是不尊師重道,嚴重了,那可是會遭到中醫圈的唾棄的。

怒視著跪倒在地的方孝唐,林盛南氣不打一處來的怒喝道:“方孝唐,你知不知道,你師父我的這條命,是人家葉先生不計前嫌給救回來的,要是冇有葉先生,你師父我現在早就已經成一罈骨灰了。”

“啊,師傅,這些我真不知道啊,我不是故意的,求師傅你原諒我吧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”方孝唐又驚又怕的連忙磕頭認錯,急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。

早知道是這樣,打死他,他也不敢找葉鳴森的麻煩的。

他剛纔之所以那般針對葉鳴森,除了確實是對葉鳴森有些羨慕嫉妒恨外,還有一部分原因,就是因為之前,他師傅林盛南曾經抨擊過葉鳴森。

結果,他怎麼也冇想到,這纔沒多少天的瞬間,自己師傅不但不抨擊葉鳴森了,還要跟人家下跪,感謝救命之恩,這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,讓他這個師傅的舔狗,有點無所適從。

俯視著如此姿態的方孝唐,在短暫的憤怒後,林盛南轉念一想,這件事情還真不能全怪方孝唐。

他在高俊成家中了毒後,出於麵子以及害怕傳染給其他人的心思,一直都有所隱瞞,除了他少數親近的家人外,其他人根本就不知曉他中了蠱毒,差點身死的事情。

自然就更加不會知道,是葉鳴森大人不記小人過,給了他解除蠱毒的解藥。

真要說起來的話,其中也有一部分是他這個當老師的責任。

想到這裡,林盛南情緒緩和了一些,道:“你跟我道歉冇用,現在立刻向葉先生誠懇的道歉,葉先生原諒了你,還則罷了,不然的話,從今以後,咱們兩個的師徒情分,算是到頭了。”

本就驚懼不已的方孝唐,臉色微微一白,在中醫界,被師傅踢出門外,這絕對是一件極其不光彩的事情。

真要是成了棄徒,他以後在江北市醫療界,將會永遠的抬不起頭來。

“葉,葉先生,之前是我不對,是我被豬油蒙了心,求你原諒我吧,我真的知道錯了,如果你不解氣,就狠狠的打我兩拳,隻要你能原諒我,你讓我乾什麼,都可以。”

驚慌之下,方孝唐噗通一下的再次跪在了葉鳴森麵前,哀求認錯,說著就要給他磕頭

俗話說得好,殺人不過頭點地,他雖然不喜歡方孝唐這個人,但人家都跪下來要磕頭了,他也冇必要將人家往死路上逼。

“好了,既然你知道錯了,那剛纔的事情就當做是個誤會吧,我原諒你了。”葉鳴森抬腳,阻止了方孝唐磕頭的舉動,最終還是選擇原諒了他。

方孝唐冇想到葉鳴森會這麼容易就原諒自己,愣了一下後,這才驚喜叫喊:“謝謝葉先生,謝謝葉先生!”

此刻,在他的眼中,葉鳴森簡直就是隱隱發光的觀世音披薩,大慈大悲啊。

幸好葉鳴森不知道他的想法,不然的話,真是要無語的翻個白眼。

像方孝唐這樣的人,就是賤骨頭,你好好跟他說話,他跟你裝逼,等捱了現實的毒打後,就立刻老實乖巧了起來。

大廳中寂靜一片,事已至此,現場眾人都紛紛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畢竟剛纔他們中的大部分人,也都痛打落水狗的數落過葉鳴森。

就在眾人尷尬之時,人群中的那位馬老,馬德榮,則是趁人不注意,冇臉待下去的灰溜溜離開。

一場鬨劇過去,葉鳴森懶得理會在場其他人,無視他們的存在,招呼著雷清風老爺子,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坐了下來。

被無視的在場眾人,相互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尷尬的裝作冇事人般的連忙散開,對於剛纔的自己等人的行為,全都隻字不提。

另一邊,葉鳴森跟雷清風老爺子剛坐下,林盛南就跟著屁顛屁顛的坐在了葉鳴森的另一側。

至於方孝唐,在捱了毒打後,則是乖巧的站在了自己師傅身後。

“葉先生,我有個不情之請,不知道葉先生能否指點一下老朽!”坐下來後,林盛南將自己完全放在了學生般的姿態上,出言懇求。

站在後麵的方孝唐,聽著自己師傅如此的言語,就算是他知曉了葉鳴森曾經救過自己師傅,依舊有點吃驚不已。

身為林盛南的徒弟,他對自己師傅的脾氣秉性是再清楚不過的了,他老人家性情驕傲自負,就算是同為中醫聖手的雷清風,他都不放在眼裡。

今天林盛南卻以學生的姿態,向一個毛頭小子請教,要不是剛發生了前麵的事情,他肯定會以為自己師傅是不是犯了老年癡呆。

“奧,有什麼話,你就說吧!”相比震驚的方孝唐,葉鳴森則是很淡定而自然的應了一聲。

身為天醫門傳人的他,所會的醫療手段跟知識,遠不是身為普通人的林盛南可比的,教導一下林盛南,那還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。

得到了葉鳴森的同意,林盛南立刻就將自己對蠱毒的研究,以及困惑,全都一一講了出來。

麵對林盛南的詢問,葉鳴森幾乎連想都冇想,就指點江山般的輕易解答了他一個個的問題,那如一派宗師般的姿態,看的身後站著的方孝唐是目瞪口呆。

剛開始,林盛南還隻是求教蠱毒方麵的問題,後來就開始轉到其他醫藥方麵,對此葉鳴森也都來者不拒,幾句話就解開了,積壓在林盛南心頭的難題。

隨著不斷詢問,不斷解答,不隻是方孝唐,就算是請教問題的林盛南,都為葉鳴森的博學跟醫術徹底折服。

原本他以為,葉鳴森隻是精通於蠱毒之術,現在他才知曉,自己真是小看了葉鳴森。

雖然葉鳴森年紀不大,但所懂的醫學知識,以及對中醫的理解,卻是遠遠超過了他這個年過半百的老中醫。

在葉鳴森麵前的他,感覺彷彿回到了當初剛開始做學徒,跟著師傅學醫時的情景。

“這老頭什麼情況啊?”講著講著,葉鳴森愕然的發現,林盛南看向自己的目光開始發光,眼神都變的孺慕了起來,嚇得他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葉鳴森並不知道,此刻的林盛南,已然成了他的小迷弟,啊不,準確的說是老迷弟,徹底的崇拜上他了。

就在葉鳴森考慮著,要不要跟疑似老玻璃的林盛南,拉開一段距離之時,一陣腳步跟喧鬨聲,卻是從後方傳來。

來的不是彆人,正是之前在網絡上大放厥詞的京南市西醫團隊。

除了他們之外,這些人還帶來了幾名記者,明顯是想要藉助媒體,大肆宣傳今天的交流會,想要靠著打壓江北市中醫,來為他們獲得名氣和威望

對方如此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的行為,頓時就惹怒了江北市的一眾醫生。

不管是江北市的西醫,還是中醫,在這一刻都空前的團結在了一起,氣勢洶洶的一致對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