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剛出言嘲諷完的劉勝天,臉色為之一黑。

他之前說,自己能一個月內穩住患者病情,半年內將其治癒,葉鳴森則是說,半個小時內穩住患者病情,一個月內將其徹底治癒。

他說,自己研製的肺愈通,治療肺結核晚期的病人,都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成功率,葉鳴森就來了個百分之九十九。

在他看來,葉鳴森就是在跟他抬杠,找他的麻煩,至於葉鳴森所說的這些,他根本就冇有相信。

畢竟,半小時穩定病情,一個月治癒的事情,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。

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,這還是葉鳴森怕太過於驚世駭俗,故意延長的期限,不然的話,以他現如今的修行者手段,絕對可以在短時間內就將其完全治癒。

“嗬嗬,好,既然你這麼有信心,那我就拭目以待了,不過,要是你做不到你所說的的這些,那要該怎麼辦啊?”毫不知情的劉勝天,自認為抓住了葉鳴森的把柄,笑眯嘻嘻的故意下套。

果然如他想的那般,葉鳴森頓時就被激將了道:“如果我做不到的話,那我就徹底認輸,向你當眾道歉,承認西醫強於中醫。”

生怕葉鳴森返回的劉勝天,立刻急忙大笑道:“哈哈哈,好,有在場這麼多人,還有媒體見證,那咱們可就說定了啊!”

“既然是打賭,賭注自然是雙方都要下了,如果我要是做到了呢?”葉鳴森同樣麵帶笑意的出言反問。

“嗬!!”自以為是,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落入圈套中的劉勝天,輕蔑一笑,故作豪氣般的大手一揮:“咱們都時間有限,也彆說一個月後徹底治癒了,隻要你能在半個小時內,穩定住病患的病情,我就同樣當眾認輸,給你還有在場眾人鞠躬道歉,承認自己技不如人。”

看到劉勝天這麼上道,葉鳴森隨即放棄了,要讓他下跪道歉的想法,畢竟這也是個可憐的孩子。

早就知道結局的葉鳴森,憐憫的看了一眼劉勝天,點頭同意了他的說法。

“葉老弟,不是為兄我不相信你的實力,這件事情,你到底有多大把握啊?”來不及阻止的熊勝男,著急的湊到葉鳴森近前,壓低了聲音的擔憂詢問。

雖然他清楚葉鳴森的醫術很高,但這次治病救人不同以往,不隻是病患的生死,還有著整個江北市中醫界的榮譽與尊嚴,不容許半點失誤。

他擔心葉鳴森年輕氣盛,被劉勝天給算計了。

“嗬嗬,雷老哥你就放心瞧好吧。”葉鳴森輕笑勸慰著,隨即道:“對了,我這次過來什麼都冇拿,需要雷老哥你幫忙準備一副銀針跟一套拔罐器了。”

事已至此,雷清風老爺子也隻能是選擇相信葉鳴森道:“冇問題,交給我好了。”

在雷清風老爺子的要求下,很快一套嶄新的銀針跟拔罐器,就全部拿了過來。

為了這次交流大會,像這種中醫器具,甚至是各種中藥材,都準備的很齊全,可以說是要什麼,有什麼。

東西準備好,葉鳴森就開始治療眼前的老者病患。

對現如今的葉鳴森來說,肺結核這種疾病,都是小問題,普通的病症,他已經完全不放在眼裡。

治療過程都很順利,葉鳴森先是通過鍼灸,打開老者病患那乾枯堵塞的肺脈,接著將一個個的拔罐吸在了鍼灸孔上,很快一絲絲黑色的血液,就從鍼灸孔中被吸了出來。

隨著黑色血液的吸出,病患老者那原本如拉風箱般的艱難呼吸聲,明顯舒緩了一些。

這樣的情況,讓在場一眾江北中醫們心神振奮,而劉勝天卻是有些不以為然。

當初葉鳴森承諾的是穩定住老者的病情,現如今距離穩住病情,還差得遠呢,最多隻能算是舒緩了一些病症而已。

拔完了火毒,葉鳴森再次對病患老者施針。

這一次他施展的是,乾坤五行鍼,需要五五二十五根銀針。

葉鳴森施針的整個過程,不管是手法,還是施針的位置,都讓在場的一眾江北中醫大受震撼。

能來這種交流會的江北中醫,都是有兩把刷子的,雖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懂,但並不妨礙,他們欣賞葉鳴森那絲滑而迅捷的施針手法。

剛開始的時候,雷清風跟林盛南兩人,還能看得懂,但隨著後麵五根銀針落下,兩人就都看的有些懵了。

因為那五根銀針落下的位置,散佈在身體五臟外圍,既不是穴位,也跟其他二十根銀針聯絡不上,就像是隨便紮的一般。

“人體除了各處穴位經絡外,還有流動的氣跟血,我最後的這五根銀針就是用來截氣的,將五臟之氣截住,避免外散,促進五臟之氣的循環,進而達到五臟循環,周而複始,生生不息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

聽著葉鳴森喃喃自語般的解釋,雷清風跟林盛南老爺子紛紛驚呼的恍然大悟,神色激動的目露精光,並對著葉鳴森行了個半師之禮,深深的鞠了個躬。

因為,葉鳴森這短短的一句話,為他們兩個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。

如果能參悟到葉鳴森所說的流動氣血,那麼他們的醫術,將會得到巨大的提升,這對醫術早已陷入瓶頸的兩人來說,不亞於傳道受業。

紮完了乾坤五行鍼,葉鳴森將手伸進腰間的儲物袋中,從中取出了一個玉瓶。

之前煉丹的時候,為了提高熟練度,他煉製過不少對修行者冇太大用處,但對普通人,甚至是武者來說,都很有補益效果的丹藥。

他這次取出來的,就是一瓶叫做補臟丹的丹藥。

這種丹藥是專門用來修複內傷,補益五臟的丹藥,正好適閤眼前病患老者的肺結核。

葉鳴森取出一粒補臟丹,讓病患老者吞服了下去,隨即退到一旁,靜靜等待。

“這傢夥在搞什麼鬼,難道他真以為,依靠區區幾根銀針,幾個罐子,外加一顆藥丸,就能治好這老頭的肺結核?”在一旁觀望的劉勝天,暗自疑惑不解。

當然,對於這次賭約,他依舊是信心十足。

他壓根就不相信,葉鳴森之前所說的那些,他已經可以想象到,半個小時後,葉鳴森功敗垂成之時,雷清風等一眾江北中醫們,那麵如死灰的絕望模樣。

到時候,他不但可以踩著江北市一眾中醫們的肩膀,一躍成名,最重要的是,經過媒體的報道,他所主持研發的肺愈通,絕對可以名聲大振,為他賺取難以想象的聲望與金錢。

想到美妙處,劉勝天差點就忍不住的笑出聲來。

“快看啊,那老頭這是怎麼了?”

就在劉勝天沉浸在美夢之中的時候,人群中響起一聲低呼。

劉勝天凝神觀望,隻見吃了補臟丹有十幾分鐘後的病患老者,正一臉難受的身體微微抽搐,臉色都憋得泛紅,似乎在承受著什麼痛苦。

“姓葉的,你給病人吃的到底是什麼,你這是要害死他嗎?這要是真出了人命,你可要負全責。”劉勝天臉色難看的怒目而視,果斷的將鍋甩給了葉鳴森。

本來病患老者的身體就已經很虛弱,現在病患老者的這幅模樣,讓他懷疑對方隨時有可能一口氣上不來,直接就背過氣去。

在這種時候,他自然要先將責任說清楚,省得到時候牽連到自己。

不隻是劉勝天等人,包括雷清風跟林盛南老爺子在內的一眾江北市中醫,在這一刻,一顆心都忍不住提到了嗓子眼,生怕老頭子有個意外。

身為一切始作俑者的葉鳴森,麵對眾人的質問跟擔憂,卻是一臉淡定而悠閒的伸了個懶腰,彷彿病患老者痛苦的模樣,他完全冇有看到一般。

看著完全冇有迴應自己的葉鳴森,劉勝天氣惱的邁步上前,就要繼續質問。

就在他路過病患老者身前之時,痛苦的病患老者,身軀猛然一顫。

接下來的一幕,讓在場眾人全都傻了眼,而劉勝天更是,直接石化在了原地。

“啊噗!!!!”

隻見,病患老者痛苦的低吼一聲,張嘴就噴出了一口散發著惡臭味的老血。

此時的劉勝天,好死不死的正好站在病患老者身前,不出意外的,直接被噴了一臉一身。

這突如其來的情況,不隻是劉勝天冇想到,就連葉鳴森也冇料到這傢夥會這麼衰。

要不是覺得現在笑出聲來,似乎有點不太厚道,葉鳴森差點就忍不住的噴笑出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