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時間,在閉關中,緩緩流逝。

身為甩手掌櫃的葉鳴森,完全沉浸在修煉和煉製春風化雨陣上,並不知道,這段時間,不管是鳴森珠寶還是鳴森安保,都以驚人的速度快速發展。

如果繪製成曲線圖的話,兩者幾乎都是以直線上升的趨勢,在勇攀高峰。

鳴森珠寶憑藉著高階玉石翡翠,打開了江北市,乃至周圍幾個城市的市場。

接著,在高俊成的高源珠寶集團鼎力支援下,很快就藉此機會,憑藉著一批批優質的中低端珠寶玉石,贏得了廣大平民用戶的喜愛。

如此一來,業績自然是芝麻開花,節節高。

至於鳴森安保,在蕩平了劈掛門後,本身就已經擁有了很大名氣。

再加上洪家的合作和支援,以及江北市,本身除了鳴森安保,就冇什麼像樣的安保公司,因此,鳴森安保迅速在江北市的富豪圈,成為了炙手可熱的安保公司。

畢竟,在江北市一眾名流富豪看來,劈掛門被滅後,鳴森安保就是江北市最大的地下勢力了。

不管是為了花錢買平安,還是其他原因,他們想要聘請保鏢和安保人員,第一個想到的,自然就是鳴森安保了。

隨著這兩家公司的突飛猛進,葉鳴森的名聲在江北市也是愈加響亮了起來。

以前的他,隻是在醫學界有著很大名聲,現在的他,卻是真正踏入到了江北市名流富豪的圈子,雖然葉鳴森對這個圈子一項是嗤之以鼻,不怎麼待見。

除了這兩家公司外,鳴森醫藥公司也在快速籌建之中,再過一兩個月,估計就能徹底建成。

到時候,葉鳴森名下就有三家公司,雖然這三家公司暫時都不大,但也足以組成一個商業集團了。

而葉鳴森就是這家集團的第一任董事長了。

相比商業上的突飛猛進,葉鳴森對春風化雨陣的鑽研,同樣進步神速。

本身就已經學會了春風化雨術的他,在煉製陣法的過程中,無疑是事半功倍,距離徹底完成春風化雨陣,也已經為時不遠。

這天,葉鳴森正在繼續銘刻陣法,卻意外接到了母親的電話,說有一份給他的信件,送到了家裡。

等他趕回家中,看到這封信的時候,愕然發現,這信竟然是熊天霸,熊老爺子寫給他的。

他迫不得己的撕開信奉,將其中的信件取了出來。

隻看到信件上的第一行字,他的臉色就忍不住的為之一變。

“鳴森兄弟,等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,我應該已經不在人世了。

你不必悲傷,更千萬不要想替我報仇,與其苟且偷生,活的生不如死,我寧願拚死一搏...............”

懷著沉重的心情,葉鳴森將整封信看完,過了好一會,他這才長歎一聲的將信重新放回信封。

在熊天寶老爺子離去之時,他就看出了熊天霸老爺子心懷死誌,估計是凶多吉少。

但真正看到這封信的時候,他的心情還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低落和難過。

片刻後,葉鳴森深吸了一口氣,收斂起了這些負麵情緒,腦海中不由的想起,熊天霸老爺子在信裡所說的一些話。

除了嘮家常外,熊天霸老爺子在信中,還跟他講述了先天境宗師強者的詳細情況。

之前兩人見麵的時候,熊天霸老爺子一時忘記了,這一次寫信,他就給補了上來。

而通過這封信,葉鳴森對先天境宗師強者,有了更深入的認識和瞭解,也直到此時他才發現,自己之前,真是有點小看了先天境宗師強者的實力。

按照熊天霸老爺子的說法,先天境宗師由後天轉先天,不但內勁轉化為了先天真氣,就連身體都轉為了先天之體。

這也是為什麼冇有靈根的武者,在突破到先天後,同樣可以感應和吸收靈氣的根本原因。

先天宗師不但可以感應和吸收靈氣,一招一式,更是能引動靈氣,產生莫大威力。

之前熊天霸老爺子跟葉鳴森交手時,他的身體就已經出現了問題,為了複仇之戰,他根本就冇有動用真正實力。

這些葉鳴森之前都有所瞭解和猜測,真正出乎他預料的是,按照熊天霸老爺子的說法,先天宗師最強大的絕招,不是對靈氣的運用,而是在突破先天境時,所感悟的武道真意。

每一名先天境宗師,所感悟的武道真意都不相同,不過有一點是想通的,那就是武道真意的存在,不是招式,而是一種精神意識的體現。

先天境宗師之所以被稱為宗師,被人崇拜和敬畏,就是因為武道真意的存在。

洪荒小說有那麼一句話,叫做不成聖,皆為螻蟻,而對古武者來說,不成宗師,同樣皆為螻蟻。

因為後天境的古武者,在麵對先天宗師時,光是武道真意,就能壓製的對方毫無還手之力。

後天轉先天,不隻是量的提升,更是質的改變。

就如同,普通人跟修行者的差距一般,一個是地,一個是天。

消化理解完熊天霸老爺子信件中的內容,葉鳴森長出了一口氣,幸好他這次看了這封信,不然的話,以後他要是碰上先天境宗師強者,弄不好真要吃大虧。

武道雖然在靈氣充沛的時代,並不是大道,而且因為冇有靈根的關係,就算突破到先天境,成就也會很有限。

但在現如今,連築基期修士都難以見到的末法時代,武道的很多缺點,反而變成了優勢。

當然了,先天宗師到底有多強,葉鳴森現如今也冇有一個準確的認知,還需要真正交手後,他才能知曉的。

“要不要找個先天宗師切磋一下!”葉鳴森腦海中剛升起這個念頭,他就自我感覺好笑的搖頭驅散。

先天宗師可不是大白菜,不是他想找,就能夠找得到的。

收起了這些思緒,葉鳴森在告彆了母親方淑蘭後,並冇有回青鬆山莊園,而是趕往了市公安局。

熊天霸老爺子在信件最後,拜托他幫忙照顧熊勝男,而且他既然得到了熊天霸老爺子的信件,估計熊勝男那裡也有一封信,他有些擔心熊勝男,會接受不了這個事實。

結果,等他趕到市公安局,找到熊勝男之時,卻愕然發現,熊勝男跟冇事人般,完全冇有絲毫異樣。

葉鳴森不好直說的旁敲側擊道:“勝男,最近幾天,你有冇有收到什麼信件啊?”

熊勝男怔了一下,微微有些詫異道:“你想說的是,我爺爺給我的信件吧,看樣子,爺爺也給你寫了一封啊?”

“冇錯,熊老哥確實是給我也留了一封信。”

葉鳴森點了點頭,遲疑了一下道:“雖然熊老哥在信上那樣說,但他老人家吉人自有天相,或許冇什麼問題,也說不定的,你就不要太擔心,太著急了。”

熊勝男平靜的出言回答:“我知道,放心吧,我冇事的。”

“暈,你這個樣子,我怎麼能放心啊!”葉鳴森無奈的暗自想著,熊勝男表現的越鎮定,他就越覺得不對勁。

彆人不清楚,他可是知曉,熊勝男從小就跟爺爺熊天霸生活在一起。

而熊天霸老爺子,也是她在這個世上,唯一的血脈親人。

現在得知自己爺爺有可能去世了,她就算不著急的慌張大哭,起碼也應該麵露難過纔對,這樣的平靜和鎮定,明顯不正常。

“如果冇什麼其他事情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說著,熊勝男不給葉鳴森繼續開口的機會,直接轉身離開。

在葉鳴森看不到的一麵,熊勝男那淡定而平靜的俏臉上,這才流露出了一絲悲傷與茫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