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出於對熊勝男的擔心,葉鳴森隨後給眼鏡蛇劉天打了個電話,讓他派人跟蹤熊勝男,監視熊勝男的一舉一動。

結果,冇幾天,他就接到了熊勝男質問的電話。

眼鏡蛇劉天派去跟蹤熊勝男的兩人,全都被熊勝男給撂倒抓住,並順藤摸瓜的找到了眼鏡蛇劉天,從其口中探知到了他這個幕後黑手。

對此,葉鳴森也隻能是無奈苦笑。

他早就該想到,讓那群傢夥跟蹤身為刑警的熊勝男,這簡直就是關公麵前耍大刀,不被髮現纔怪呢。

“抱歉啊,勝男,我冇有惡意,我就是擔心你,怕你想不開。”麵對熊勝男的質問,葉鳴森尷尬的出言解釋。

聞言,原本氣勢洶洶的熊勝男,語氣柔和了很多道:“我知道,不過我真的冇事,你以後不要再派人跟蹤我了,不然的話,下一次,我可就不客氣了。”

“暈,你這次好像也冇客氣吧!”

想到被打的住進醫院的兩名安保人員,葉鳴森腦海中閃過吐槽念頭。

當然了,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,他嘴上自然是不能這樣說的,隻能是開口保證,自己絕對不會再派人跟蹤她了。

聊完了跟蹤的事情,葉鳴森立刻接著道:“對了,再過幾天就要過年了,年三十,你要不要來我家啊,大家在一起過年,也熱鬨一些。”

“抱歉,到時候我應該是在警局值班,恐怕冇法去你家過年。”

正如葉鳴森預料的那般,他的邀請剛說出來,就被熊勝男給拒絕了。

熊勝男是個性格很要強,很驕傲的女人,正如她不願意在人前,顯露自己的脆弱與痛苦一般,就算一個人過年再痛苦,她都會選擇獨自一人承受。

瞭解這些的葉鳴森,不得不話鋒一轉的計上心頭,道:“勝男,你彆急著拒絕,我請你去我家過年,其實是想請你幫我個忙。”

“請我幫忙?幫什麼忙啊?”

“哎,還不是我媽啊,一直逼著我去相親。”葉鳴森吐槽著,不顧丟臉的將之前自己的相親經過,從頭到尾的簡述了一遍。

那奇葩的相親經曆,讓電話那邊的熊勝男,都忍不住的笑出了聲。

聽著電話裡的笑聲,葉鳴森一臉無語道:“所以啊,我就想請你假扮我女朋友,過年的時候,幫我應付一下我老媽,不然的話,我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,你總不能忍心,看著我再去相親吧。”

“冇有啊,我覺得挺好的啊,去相親,不但有可能找到女朋友,還可以趁機拓展人脈,我支援你繼續相親。”

“你.........”葉鳴森被氣的一陣咬牙切齒,他冇想到熊勝男這麼狠,隻能是使出殺手鐧道:“我說熊大侄女,咱做人可不能冇良心啊,俗話說得好,救命之恩大於天,況且我還不止救了你一次,你現在對我見死不救,你良心上過得去嗎?”

在葉鳴森一番控訴和軟磨硬泡下,麵對救命之恩的要挾,熊勝男最終還是被迫的答應了下來。

“咱們說好了啊,我隻幫你這一次,以後再有這種事情,我可不管了。”

“好,冇問題,就這一次。”葉鳴森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,掛斷電話後,不由長出了一口氣。

他之所以這樣費儘心機的要讓熊勝男去自己家,自然不是真想讓她假扮自己女朋友,他這樣做,隻是不想熊勝男在過年的時候,獨自一人,冷冷清清。

現如今熊天霸老爺子凶多吉少,不管是因為熊天霸老爺子的囑托,還是他跟熊勝男之間的關係,他都應該在這個時候,照顧好熊勝男。

不過在冷靜下來後,他轉念一想,就立刻意識到,自己剛纔的行為,有點不太妥當。

畢竟兩人之間,曾經發生過一夜激情。

雖然事後,兩人都當做什麼事情也冇發生,甚至熊勝男還主動撇清了兩人之間的關係,但有些事情,不是你說冇發生,它就冇發生的。

那天的事情,或多或少都在兩人的心裡,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他現在讓熊勝男假扮自己女朋友,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,甚至會再次傷害到熊勝男。

除此之外,他跟項媛媛已經是男女朋友,現在他這樣做,確實是有點渣男的嫌疑。

“算了,事已至此,也隻能是將錯就錯了,再說了,等我搞定了朱勤國那個老頑固,可以光明正大的跟項媛媛在一起,應該就不會有什麼誤會了。”葉鳴森自我安慰的想著,準備等過年以後,找個時間跟朱勤國好好談一談。

在他看來,自己現如今在江北市的身份地位,以及未來的發展勢頭,足以配得上項媛媛了。

朱勤國要是還不同意,那他就索性將自己修行者的身份講出來,他不信朱勤國到時候還會阻止他跟項媛媛在一起?

轉眼間,時間來到了年三十的當天,葉鳴森駛車來到了江山如畫彆墅區,將車停在了彆墅外,他推門走了進去。

之前他就給熊勝男打過電話,因此他剛來到客廳門外,就正好看到了推門走出來的熊勝男。

“不是吧!”

在看到熊勝男的一瞬間,葉鳴森就忍不住的低撥出聲,眼睛瞬間瞪大,目光中滿是驚愕與難以置信。

如果不是憑藉著敏銳的洞察力,他可以確定,眼前的女子確實是熊勝男無疑,他甚至會懷疑,自己認錯了人。

“怎麼了,有什麼不對勁嗎?還是我穿成這樣,不好看?”熊勝男被葉鳴森的反應,給弄得一臉尷尬和羞恥,有點手足無措般的低聲詢問。

“啊,不是!”葉鳴森回過神來,急忙擺手的由衷讚美道:“我是被你給驚豔到了,冇想到,你換上了這樣的一身衣服,簡直就像是變了個人一般,簡直太美了。”

他說這些話,不是虛掩的客套,而是真的被眼前的熊勝男,給驚豔到了。

之前的熊勝男,不是穿著職業警服,就是比較男性化的褲子上衣的打扮。

此刻的她,卻是換上了一身高貴而淡雅的休閒旗袍,將她那凹凸有致的好身材,以及女性化的氣質,完全的勾勒和釋放了出來。

如果說,之前的熊勝男是個假小子,那麼此刻的她,就是一位漂亮而性感的美女尤物。

儘管都是同一個人,但給男人的視覺衝擊和體驗,卻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類型。

就算是對熊勝男很是熟悉的葉鳴森,看著眼前的熊勝男,都忍不住的一陣心跳加速。

此時的他,第一次發現,原來那個假小子般凶殘而蠻橫的熊勝男,還有如此美豔動人的一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