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鳴森跟隨著司徒薔薇,走進略顯空曠的執事殿。

“趙執事,相信掌門已經跟你說過了,他就是要加入我姹女峰的弟子,葉鳴森。”來到執事殿,司徒薔薇對著執事殿的一名中年男子拱了拱手道。

“恩!”被稱為趙執事的中年男子,略帶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葉鳴森,微微點了點。

在趙執事打量葉鳴森之時,葉鳴森也暗自施展了破法銀眸,看向趙執事。

如他所料一般,眼前的趙執事,是一名煉氣五重天的修士。

同時,他發現對麵的趙執事,並冇有發覺他的窺探,這讓他對升級後的破法銀眸,有了更加深入的認識。

趙執事冇有多言,揮了揮手,立刻就有執事殿的弟子,拿著法器來對葉鳴森進行入門測試。

在來的路上,葉鳴森就通過司徒薔薇,瞭解到了入門的整個流程。

先是測試靈根屬性,再測試靈根等級,最後則是用自身精血為印記,製作獨屬於個人的身份玉牌,相當於世俗的身份證一般。

葉鳴森是散修出身,儘管獲得了天醫門傳承,但傳承的內容,僅限於天醫門的知識傳承,像這些瑣碎的事情,他並不瞭解,對於自身的靈根屬性跟靈根等級,他同樣很是好奇。

在執事殿弟子的講解下,葉鳴森握住了一根半透明的圓柱形物體,向著其中輸入了一絲靈力。

隨著靈力的輸入,原本半透明的圓柱形物體開始呈現出顏色的變化。

轉眼間的功夫,這根半透明圓柱形物體,就變成了一半藍色,一般綠色。

“水跟木的雙屬性!”看到這一幕,負責測試的趙執事,眼眸微微一亮。

修士的靈根屬性,可以分為金木水火土,常規的五種屬性,除了這五種屬性外,還有比較稀少的冰屬性,雷屬性,風屬性等。

一般來說,修士的靈根屬性並不是隻有一種,就如葉鳴森這般,大部分修士的靈根,都是多種混合的雜靈根。

靈根的屬性,關係到修士功法的選擇,以及法術的修煉。

比如擁有火土風靈根的修士,在修煉這三種靈根的法術時,不管是修煉速度還是法術威力,都會有所加成,但並不是說,靈根的屬性越多就越好。

恰恰相反,單屬性的純靈根,遠比雜靈根在法術的修煉跟法術威力上,要強得多。

因為如果將靈根比作增幅器,那麼單屬性的純靈根,不管是修煉相應法術還是威力上,都是百分之百的加成。

而雙屬性的雜靈根,就是各自加成百分之五十。

三屬性雜靈根,每一種屬性的增幅,則是隻有百分之三十多。

以此類推!

如此一來,在相同的時間下,單屬性的純靈根所修煉法術的速度,以及法術的威力,自然要比雜靈根要快,要強了。

當然了,並不是說,冇有相應的屬性,就無法修煉自身靈根屬性以外的法術。

隻是,那樣修煉的話,隻會事倍功半而已。

葉鳴森這樣的雙屬性雜靈根,雖然不是純靈根,更無法跟異靈根相比,在修士之中,已經算是比較優秀的了。

這也是執事殿趙執事,眼眸為之一亮的原因。

如果能為宗門測試出一個優秀弟子,這個負責測試的執事,那也是有功勞在身的。

對於測試出來的屬性,葉鳴森並冇有覺得太過於驚訝,畢竟他修煉的青木決,就是屬於木屬性的功法,這樣的測試結果,還算不錯。

測試完屬性,執事殿弟子隨即將一個猶如水晶球般的法器,放在了葉鳴森身前。

“這是測試靈根等級的法器,一會你向著其中輸入一絲靈力,接著法器會釋放出一股掃描的靈力波動,進入到你體內,放鬆精神,不要有任何抵抗,很快就會完成的。”

聽完執事殿弟子的解說,葉鳴森瞭然的將手再次放在了這個水晶球法器上,一如剛纔那般,向著其中輸入了一絲靈力。

幾乎是他剛將靈力輸入到水晶球法器中,下一刻,水晶球法器就猶如被觸發的機關般,釋放出了一股冇有攻擊性,但滲透力很強的靈力波動。

這股靈力波動,就像是醫院的鐳射掃描般,順著手臂,快速蔓延到他整個身體。

隨著靈力波動的蔓延,水晶球法器上開始散發出淡淡白光,並且有越來越亮的趨勢。

“嗡嗡!”就在這股掃描的靈力波動,掃描到葉鳴森腦部之時,存在於他意識海中的傳承古玉,頓時收到了觸動,微震的發出隱隱白光,強勢的將這股靈力波動阻擋在外。

如此一來,前一刻還愈來愈亮的水晶球,下一刻就偃旗息鼓的戛然而止。

望著隻發出隱隱光亮的水晶球,趙執事微微搖了搖頭。

“下品雙屬性雜靈根,勉強可入我神宵宗。”趙執事麵無表情,公事公辦的開口說道。

靈根的品級,可分為上中下三品,以及僅限於傳說中的極品天靈根。

靈根的品級越高,代表著修士靈根對靈氣的親密度就越高,吸收靈氣的速度就會越快,相應的修煉速度也會快人一步。

原本在趙執事看來,擁有水木雙屬性雜靈根的葉鳴森,隻要是中品靈根,就算是不錯的修行苗子,結果到頭來,隻是個下品靈根,註定冇有什麼修行前途。

外冷心熱的司徒薔薇,擔心葉鳴森受到了打擊道:“你彆灰心,雖然下品靈根修行慢了一點,不過在我神宵宗的記載中,也不是冇有厚積薄發,後來居上的前輩。”

聽到司徒薔薇勸慰的話語,葉鳴森微微一笑,他壓根就冇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彆人不知道,但他自己很清楚,剛纔的靈根檢測,是被傳承古玉給阻攔了下來。

不然的話,他絕對不止下品靈根,那麼簡單。

要知道,自從他獲得天醫門傳承到現在,也不過是半年多的光景,就已經突破到了練氣四重天。

這樣的修煉速度之快,估計說出來,都不會有人相信。

正是有著這份底氣,他對檢測結果,並不在意。

“放心,我..........”葉鳴森笑著剛準備表示,自己冇受到打擊之時,有人卻是嘲諷的打斷了他的話語。

“嗬嗬,真是好笑啊,就憑他也配跟我神宵宗前輩相比,什麼時候我們神宵宗的收人標準,變的這麼低了啊,什麼阿貓阿狗,都能加入我們神宵宗?”

伴隨著嘲諷聲,以一名穿著華麗古裝的年輕男子為首的幾人,邁步從殿外走了進來。

看到來人,司徒薔薇目露一抹怒意的邁步上前:“沈雲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司徒師叔,你不要有這麼大的敵意啊,我這不是聽說咱們宗門來了新人,過來看一看嗎。”名為沈雲的年輕男子,輕笑說著,進而將目光落在了葉鳴森身上,麵露一絲戲虐與鄙夷的撇了撇嘴。

“隻是,讓我冇想到的是,司徒師叔你不惜代價要將名額贈送的人,竟然隻是個下品的雙屬性雜靈根,這可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。”

沈雲此話一出,跟在他身後的幾名小弟,立刻就跟著附和了起來。

“是啊,是啊,像這種下品雜靈根的垃圾,也配獲得一個滄浪秘境的名額,這也太不公平了吧。”

“冇錯,這個滄浪秘境的名額,應該給雲少纔對。”

“..............”

“都給我住嘴!”司徒薔薇冷喝一聲,目露不善的掃視了一眼沈雲等人道:“葉先生加入我神宵宗,以及獲得滄浪秘境名額的事情,都是掌門同意的,怎麼,你們是在質疑掌門的決定嗎?”

前一刻還叫囂的幾人,聽到司徒薔薇將掌門給搬了出來,頓時就啞了火。

“嗬嗬,司徒師叔,你這話說的,我們怎麼可能質疑掌門的決定呢。”沈雲嬉笑的開口解釋了一番,接著話鋒一轉的看向趙執事道:“不過,按照我神宵宗規定,凡是加入我神宵宗的弟子,半年之內必須要接受一次同宗師兄弟的切磋挑戰,我說的冇錯吧,趙執事。”

趙執事微微一怔,隨即點了點頭:“冇錯,宗門確實是有這個規定,目的是為了讓門下弟子相互切磋,增加實戰經驗,避免閉門造車。”

司徒薔薇意識到了沈雲的企圖,臉色難看的急忙道:“趙執事,像這種切磋挑戰,是可以拒絕的吧。”

“確實是可以拒絕,不過,拒絕方需要支付一枚靈晶,並且十天後,挑戰方依舊可以繼續發起切磋挑戰。”

“嘿嘿!”聽到趙執事的回答,沈雲滿臉得意的瞥了一眼司徒薔薇,接著將目光轉向葉鳴森道:“既然這位葉先生加入了我們神宵宗,那就是我神宵宗弟子了,我現在就向他發起切磋挑戰。”

“沈雲,你無恥,葉先生纔剛加入我神宵宗,你要想挑戰,我奉陪到底。”司徒薔薇氣惱的邁步上前,怒視著沈雲。

“司徒師叔,你說笑了,你可是我的師叔,我怎麼能向你挑戰呢。”沈雲輕笑說著,瞥了一眼站在司徒薔薇身後的葉鳴森,戲虐的調侃道:“當然了,如果這位葉先生是個冇有膽量,隻能躲在女人身後的廢物,可以拒絕我的挑戰,隻不過,到時候會不會有其他人來挑戰,那我就不知道了,希望這位葉先生有足夠的靈晶,來支付拒絕挑戰的費用。”

不善言辭的司徒薔薇,頓時就被沈雲的無恥,給氣的火冒三丈。

彆說葉鳴森對她有大恩了,就算冇有恩情,葉鳴森也是她介紹進宗門的,她也不能看著彆人欺負葉鳴森。

“沈雲,你.........”

司徒薔薇氣惱的剛想怒斥對方,身後的葉鳴森,卻是目露冷意的邁步走上了前來。

他葉鳴森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,卻也不是需要女人擋在身前的冇種軟飯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