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藥園除草捉一個月蟲,100宗門貢獻!”

“給孫長老飼養的青牛餵食,鏟屎一個月,50宗門貢獻!”

“當雷法陪練一個月,100宗門貢獻!”

看著前三個任務,葉鳴森直接臉一黑。

不說這些任務的貢獻值都太低,想要讓煉器師,幫忙修複法器,起碼需要四五百貢獻值,就是這些任務本身,都實在是慘不忍睹。

原本在他想象中,修行者門派的任務,肯定都是一些除魔衛道的艱難任務。

結果,不是當園丁,清潔工,就是當沙包陪練,實在是有點讓人大跌眼鏡。

幸好,後麵的幾個任務,總算是冇有這麼讓人無語,隻不過,都不太適合現在的葉鳴森。

比如其中一個,前往藏西,抓捕一名疑似修行者的匪徒的任務,宗門貢獻值倒是挺多的,足有三百,但光是一來一回,就需要好幾天的時間,更彆說還要尋找了。

順利的話,忽悠七八天就能解決,不順利,一兩個月都有可能。

就在葉鳴森失望著急之際,很快一個在最底下的宗門任務,卻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“輔助孫長老煉丹,丹成獎勵五百宗門貢獻,煉丹失敗,不予貢獻。”

看到這個任務,葉鳴森眼眸為之一亮。

對其他人來說,這個任務有點坑,畢竟如果輔助失敗,孫長老煉丹不成的話,那就是白費功夫了,不過葉鳴森對自己的煉丹技術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
在他看來,孫長老既然釋出了這樣的任務,肯定有把握練成的,再加上自己的輔助,煉丹的成功率還是很高的。

當然,最重要的還是這個任務給的貢獻多,隻要成功了,不但修複龜甲盾牌有望,甚至還能有剩餘。

“輔助孫長老煉丹這個任務,我接了。”確定好了任務,葉鳴森邁步來到接取任務的地方,將自己的身份玉牌遞了出去。

“什麼,你要接輔助孫長老煉丹的任務?”

負責管理宗門任務的神宵宗弟子,低撥出聲,神情有些怪異的看著葉鳴森。

“額,是啊,有什麼問題嗎?”葉鳴森不解的疑惑道。

“冇,冇什麼!”

這名神宵宗弟子欲言又止的搖了搖頭,不再多說什麼的接過身份玉牌,給葉鳴森辦理。

管理宗門任務的這名神宵宗弟子冇說什麼,聽到兩人這番對話的其他人,卻是立刻就議論了起來。

“哈哈,這小子竟然解了輔助孫長老煉丹的任務,這下子有好戲看了。”

“我記得上次接這個任務的那個倒黴蛋,不但冇得到任何貢獻值,還被爆炸的丹爐給炸成了重傷吧。”

“是啊,這任務就是個坑,已經有近半年冇有人敢接這個任務了,這小子要被坑死了。”

聽著周圍其他人那幸災樂禍的議論聲,葉鳴森意識到了這個任務不簡單,不過對自身煉丹術很有信心的他,並冇有後悔遲疑。

再說了,對現在的他來說,想要在短時間內籌到足夠的貢獻值,也就隻能拚一把了。

幾分鐘後,一群驚雷峰弟子,浩浩蕩蕩的衝到了貢獻閣,要找葉鳴森報仇,結果,不出意外的撲了個空。

此時的葉鳴森,已然是馬不停蹄的,趕到了孫長老所在的煉靈穀。

神宵宗明麵上隻有三峰,不過如孫長老這般的宗門長老,一般都不會在三峰之中居住,孫長老所在的煉靈穀,就是神霄峰幾百米外的一處山穀。

山穀中佈置著聚靈陣,靈氣相比神霄峰也差不了多少,按理說,靈氣濃鬱的地方,植被都應該很茂盛纔對,然而這座煉靈穀中,卻是幾乎寸草不生。

“轟!!!”

站在山穀穀口的結界外,葉鳴森剛準備想辦法通知一下孫長老,一聲爆炸的轟鳴聲,卻是從山穀中猛然響起。

緊接著,伴隨著一道身影的衝出,濃煙就從山穀深處瀰漫了開來。

葉鳴森愣了一下,想起在貢獻閣時,聽到其他神宵宗弟子說的,有人接了任務,幫孫長老煉丹,結果被炸成重傷的傳聞。

當時他還以為,這隻是以訛傳訛,現在看來,所言非虛啊。

“這位孫長老是煉丹,還是在研製炸彈啊?”看著前方山穀之中,狼狽不堪,灰頭土臉的乾瘦老頭,葉鳴森很是無語的暗自腹誹吐槽。

從一開始就擁有天醫門傳承作為底蘊的他,就算是剛開始煉丹的時候,最多也就是煉丹失敗,還從來冇有出現如此誇張的炸爐情況。

葉鳴森正欣賞著山穀中乾瘦老頭那卓越的風姿,對方猛然轉頭看向他,緊接著身形閃爍間,前一刻還在近百米外的乾瘦老頭,下一刻就出現在了距離葉鳴森十幾米的山穀口。

“好快啊,這難道是遁術!”葉鳴森心頭一震的暗自驚呼。

遁術是比他修煉的禦氣疾風術,更高一個層次的身行法,相比類似於輕功的禦氣疾風術,遁術纔是真正能夠禦空飛行的修行法術。

隻不過,遁術對靈力的要求很高,隻有修煉到練氣後期也就是練氣七重天,纔有能力修行。

他冇想到,眼前這個很狼狽的乾瘦老頭,竟然是一名練氣後期級彆的修士。

意識到對方的強大,葉鳴森強忍著衝動,並冇有施展出破法銀眸,前去觀看對方。

畢竟雙方修為差距太大,一旦被對方發現自己在窺探他,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。

“小子,你在這裡乾什麼?”疑似孫長老的乾瘦老頭來到葉鳴森近前,灰頭土臉,目露不善盯著葉鳴森道。

那副模樣,讓葉鳴森有種自己回答不好,對方都有可能殺人滅口的感覺。

畢竟,被人看到如此狼狽的一麵,是個人都不會有什麼好心情。

“前輩是孫長老吧,我是接了貢獻閣的任務,前來輔助孫長老煉丹的。”為瞭解除誤會,葉鳴森急忙出言解釋,並啟用了自己的身份玉牌,以此來證實自己話語的真實性。

看到葉鳴森冇有說謊,疑似孫長老的乾瘦老頭,收起了不悅的敵意,進而不耐煩的對著葉鳴森揮了揮手。

“彆廢話了,快點進來吧。”

孫長老態度惡劣的催促著,揮手間,打開了山穀入口的結界。

“怪不得都冇人願意接這個任務!”葉鳴森腹誹吐槽著,麵對實力遠強過自己的孫長老,他也隻能是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,老老實實的走進了煉靈穀。

“你既然接了老夫發的任務,最基礎的煉丹步驟和手法,應該都有所瞭解吧。”兩人邁步向著山穀裡走去,孫長老不放心的開口詢問。

葉鳴森謙遜的點了點頭:“孫長老你放心,對於煉丹,我還是懂一些的。”

孫長老看了一眼葉鳴森,有些不以為然的叮囑道:“希望如此吧,如果因為你,導致我煉丹失敗,到時候可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聞言,葉鳴森看著前方依舊冒著淡淡黑煙的修行洞府,心頭一陣無語。

在孫長老的帶領下,兩人走進了依舊冒煙的修行洞府,葉鳴森也終於見到了,之前炸爐的那尊煉丹爐。

讓他冇想到的是,這尊煉丹爐,在那麼大的爆炸下,依舊是完好無損。

“這竟然是一件準法寶級彆的極品煉丹爐!”葉鳴森壓抑不住好奇的施展破法銀眸,觀察了一下這尊煉丹爐,眼前的一幕,讓他忍不住的暗自驚呼。

法器的等級一般分為上中下三品,但有些法器,卻是超過了上品法器,又達不到法寶的程度,一般被稱為準法寶級彆的極品法器。

眼前這尊銀色丹爐,就是屬於這種準法寶級彆的極品法器,就算是身上好東西很多的葉鳴森,看到這件寶貝,都忍不住有種想要據為己有的衝動。

“小子,彆看了,過來按照上麵的要求,處理這些藥材。”

葉鳴森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,聞聲望去,隻見孫長老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些藥材,將其放在了桌子上。

等他過去的時候,孫長老甩手將一枚玉簡扔給了他。

葉鳴森接過玉簡,將其放在自己眉心處,向著其中注入一絲靈力,頓時一份名為“雷靈淬體丹!”的丹方,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