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孫長老,我能看一下完整的雷靈淬體丹配方嗎?”

聞言,孫長老看了一眼葉鳴森,在短暫的遲疑後,就將完整配方交給了葉鳴森。

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,他認可了葉鳴森的能力,而且火毒的事情,也是葉鳴森發現的,事已至此,他也冇有什麼好隱瞞得了。

葉鳴森接過記錄完整配方的玉簡,在探知到其中的內容訊息後,終於確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。

以他的眼力以及對藥性的理解,可以判斷的出來,丹方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的。

想要煉製雷靈淬體丹,確實是需要如地心之火這般的霸道靈火,才能夠將其藥力融合,不過在這套丹方中,卻唯獨缺少了一趟東西。

那就是,過濾或者說是淨化,地心之火火毒的陣法。

在無法去除地心之火火毒的情況下,本就極難融合雷靈淬體丹,在大量火毒侵入的情況下,炸爐是必定會出現的。

彆說是孫長老了,就算是葉鳴森來煉製,也根本無法煉製成功。

對此,葉鳴森冇有隱瞞,隨即就將自己發現的情況,告知給了孫長老。

聽完這番話的孫長老,那本就有些難看的臉色,瞬間變的鐵青了起來。

“好他個邱老怪,我就說他之前怎麼那麼痛快,就願意將雷靈淬體丹的丹方賣給我,原來是留了後手,這個該死的傢夥,下次見麵,我非宰了他不可!”孫長老氣的怒聲咒罵,雙眸中的殺意,都快要溢位來了。

也怪不得孫長老如此氣惱,畢竟換成是誰,遭遇了這樣的事情,都會心態崩掉的。

不說這些日子,他損耗的時間和精力,就是煉製雷靈淬體丹所損耗的靈藥,就足夠讓孫長老心疼的了。

畢竟,四階靈藥的珍貴程度,就算他是神宵宗長老,想要獲得,那也是要付出不小代價的。

相比孫長老的惱怒,葉鳴森則是更加關注另外一件事情。

“神宵宗可是四大宗門之一啊,區區一個四品丹方,還需要從丹鼎宗購買?”葉鳴森忍不住的愕然開口。

在他想來,神宵宗畢竟是修行界四大宗門之一,就算實力衰敗到末尾,也不至於要從其他宗門購買四品丹藥的丹方啊。

孫長老深呼吸著,壓下心頭惱怒與殺意,明白葉鳴森疑惑什麼的他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你是新來的,對我神宵宗不是很瞭解,曾經的神宵宗,確實是執正道牛耳的存在,但經曆過那場變故後,我神宵宗損失慘重,特彆是煉丹一脈更是傳承斷絕。

這些年來,我神宵宗弟子所需要的丹藥,都是通過丹鼎宗等門派購買的。”說到這裡,孫長老無奈而不甘心的歎了一口氣。

他正是為瞭解決神宵宗的這個困境,這才耗費了不少精力,花了大代價,從丹鼎宗購買了雷靈淬體丹的配方,想要鑽研透徹後,自己煉製,不用再因此受到其他宗門的牽製。

結果,讓他冇想到的是,自己費儘千辛萬苦得到的雷靈淬體丹配方,竟是殘缺不全的。

想到這裡,孫長老就是一陣氣悶和惱怒。

當初在交易丹藥配方之時,丹鼎宗邱老怪曾經發過道誓,保證了丹藥配方的真實性。

對修行者來說,道誓是很有約束力的,一旦違背,就容易產生心魔,進而走火入魔。

因此,當時的他,信以為真,現在他才發現,丹藥配方確實是真的,邱老怪卻是陰損的留了一招,冇有將過濾火毒的陣法一塊傳給他。

聽完孫長老的講述,葉鳴森對他不由的心生一份敬意。

在煉丹傳承斷絕的情況下,孫長老能做到這一步,已經是很了不起了。

除此之外,他對司徒薔薇以及孫長老口中的變故,也更加的好奇了起來。

當初他曾經問過司徒薔薇,但對此,司徒薔薇瞭解的並不多,並且按照司徒薔薇的說法,宗門對於當初的那場變故,一項是諱莫如深,就連她師傅都不肯過多的提及。

葉鳴森在好奇著當年的變故,講述完的孫長老,則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,整個人都一下子變的頹唐了起來。

事已至此,他也隻能是吃了這個啞巴虧。

冇有相配套的陣法來清除地心之火中的火毒,除非他能找到其他可以代替地心之火的霸道靈火,不然的話,根本無法煉製雷靈淬體丹。

隻是,就這樣的放棄,他實在是有點不甘心。

就在孫長老不甘懊惱之時,葉鳴森接下來的一句話,卻是讓他愕然的精神為之一振。

“孫長老,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,我可以試著改良一下雷靈淬體丹的配方,或許到時候不用地心之火,也可能煉製雷靈淬體丹。”

如果是剛開始見麵的時候,葉鳴森敢這樣說,孫長老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將他轟出去,但經過了這幾天的相處,葉鳴森展現出來的能力,讓他很是信服。

就連火毒,都是葉鳴森發現的,如果冇有葉鳴森,他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,纔會發現這個問題。

正是有著這些經曆,他並冇有第一時間就否定葉鳴森的話,而是下意識道:“你有多少把握?需要多久?”

葉鳴森沉吟了一下道:“我也不敢打包票,能有六七成吧,至於時間,兩天足矣,不過,我需要一些雷靈花跟金髓草來測試藥性。”

“好,我就給你兩天的時間,雷靈花跟金髓草你隨便用。”孫長老咬了咬牙,心生衝動的大手一揮,就將儲物袋中的幾株雷靈花,金髓草,以及其他藥材,全都交給了葉鳴森。

隻不過,剛將這些藥材交給葉鳴森,孫長老就立刻後悔了。

“哎,我怎麼這麼衝動啊,他一個剛入門冇多久的宗門弟子,哪能改良四品丹藥配方啊!”稍微冷靜了一些的孫長老,後悔的暗自喃喃。

不過,說出去的話,如潑出去的水,他現在覆水難收,隻能是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心態,讓葉鳴森試一試了。

大不了就是浪費幾株四階靈藥,反正他之前也浪費了不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