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看著堂堂的寧世餐飲集團總裁,被自己幾句話給弄得一驚一乍,葉鳴森不由心中暗樂。

不等寧世雄開口,葉鳴森就接著故作高深的瞎扯道:“我師傅他老人家對藥膳很有研究,曾經研製出了一副名為五味散的獨家藥膳配方。

以金木水火土,五種中藥為主,配上二十五種輔藥,具有調理五臟循環,強身健體的效果,服用當天就能起效,幾乎可以適應所有人的體製。

再配上我師門傳承的中藥提取古法,將藥方中的藥材提煉為藥液精華,如此一來,不但能在保證藥性的前提下,減少中藥味,還能讓藥膳變的更加美味。”

聽到葉鳴森的這番話,寧世雄並冇有懷疑。

畢竟在他看來,能教出葉鳴森這樣厲害的徒弟,葉鳴森的師傅肯定是一位了不起的世外高人,研製出一副這樣的藥膳配方,那還不是順利成章的事情嗎。

身為一名久經沙場的商人,在短暫的失神後,寧世雄很快就平複下了心情。

恢複了理智的他,立刻就猜出了葉鳴森的想法,明白自己這是被一步步算計了啊。

剛開始,他確實是有些不爽,不過轉眼間,他就釋然了。

首先,葉鳴森並冇有損害他的利益。

其次,葉鳴森所說的情況,確實屬實,如果葉鳴森真有那樣的藥膳配方,反而是幫了他的大忙。

想通了這些,寧世雄再次看向葉鳴森的目光,已經不再是看一名醫術了得的小神醫,而是一位潛在的合作夥伴。

“葉老弟,你出個價吧,多少錢肯將五味散的藥膳配方,賣給我。”

寧世雄直截了當的話語,讓葉鳴森為之一愣,不過他馬上就反映了過來,立刻擺正姿態道:“既然寧大哥你這樣說了,那我就明人不說暗話,五味散以及中藥的提取古法,我都可以免費給你,不過,以後每賣出去一份藥膳,我都要五成的利潤。”

“不可能,你隻是提供了藥膳配方,食材以及場地等各種費用,都是我們出的,我最多可以給你一成利潤。”

“藥膳最貴的就是配方,冇有配方,一切都無從談起,最低四成。”

“我們付出的成本跟風險更大,給你兩成利潤,不能再多了。”

“我也不多要了,三成利潤,願意就合作,不願意就當我冇說。”

“好,三成就三成。”

談判了不到一分鐘,兩人就爽快的拍板釘釘,將合作利潤,定為了三七開。

兩人並不知道,就是這看似有些荒誕而倉促的合作,在未來的餐飲界,將會颳起一場巨大藥膳風潮。

坐在一邊,身為旁觀者的項媛媛,看著前一刻還在討論藥膳的葉鳴森,轉眼間就跟寧世雄談成了一筆交易,不免有些愕然恍惚。

她很難相信,眼前麵對寧世雄侃侃而談,據理力爭,在氣勢上絲毫不落下風的葉鳴森,會是一個尚未大學畢業,來自鄉下的窮小子。

在葉鳴森這裡,她彷彿看到了隻有從自己父親身上,才能看到的那種霸氣與自信。

想到潘慧慧竟然為了一個紈絝二世祖,而放棄瞭如此優秀的葉鳴森,項媛媛不由為她而感到悲哀。

“其實,如果葉鳴森真的是我的男朋友,好像也挺不錯的。”看著自信而霸氣側漏的葉鳴森,項媛媛腦海中情不自禁的閃過這個念頭。

“哎呀,討厭,我在想什麼呢。”

回過神來的項媛媛,俏臉一紅,心虛的急忙將目光移開。

此時的葉鳴森,注意力都放在了跟寧世雄商談合作的細節上,並冇有察覺到項媛媛的神情變化。

對葉鳴森來說,這是他實現自己曾經的願望,賺到很多的錢,讓母親過上富足而無憂無慮生活的第一步。

在寧世雄讓他點評藥膳的時候,他就萌生了想要跟寧世雄合作賺錢的念頭。

當然,不管是剛纔的點評,還是五味散的存在,除了所謂的師傅,是在撒謊外,其它的葉鳴森都是冇有半點謊言。

至於之前的那一番操作,不管辨彆藥膳藥材,還是點評藥膳的缺點,葉鳴森都是為了讓自己的話更有說服力,讓寧世雄信任自己的能力。

不然的話,平白無故的,他就算是將五味散擺在寧世雄麵前,估計寧世雄都不會有多少心動,反而會心生懷疑。

兩人又談了一會,寧世雄看了一眼時間,笑了笑道:“葉老弟,時間也不早了,我就不在這裡當電燈泡了,具體事宜,咱們還是明天去集團裡,再詳談吧。”

“額,好吧,那咱們就明天見。”

葉鳴森無奈的點了點頭,冇有解釋跟項媛媛的關係,畢竟兩人這假扮男女朋友的關係,實在是太複雜。

送走了寧世雄,兩人重新坐回到原位上,項媛媛戲虐輕笑的看向葉鳴森。

“嘻嘻,我是該叫你葉同學,還是該稱呼你葉總啊。”

葉鳴森故作謙虛的擺了擺手:“什麼葉總不葉總的,咱們要謙虛一些,我就是談了一筆小生意,哪裡能稱得上老總啊,我還差得遠呢。”

看著葉鳴森那裝逼的模樣,項媛媛好笑的直接就丟給了他一個衛生眼。

兩人說說笑笑的吃完了這頓飯,並在經理張春雷的殷勤侍奉下,各自坐車離開。

等葉鳴森回到貴德小區C棟306號房時,已經是晚上八點來鐘。

簡單洗漱了一下後,葉鳴森就取出了在清風堂抓取的煉靈散,用專門購買的藥罐,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,在煤氣灶上熬製了一番。

等熬完後,煉靈散已經變成了一碗湯藥,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藥香味。

接下來,葉鳴森拿著一把菜刀,狠了狠心,在自己的手指上劃出了一道口子,將一滴鮮血地落在了煉靈散湯藥中。

這一滴鮮血,正是煉靈散所欠缺的一味藥引。

根據天醫門傳承中的記載,煉靈散必須要用一滴蘊含靈氣的鮮血來當藥引,現如今的情況下,葉鳴森根本找不到其他蘊含靈氣的鮮血,隻能是用自己的了。

隨著這一滴鮮血滴落,原本渾濁的藥液,頓時彷彿產生了某種化學反應般,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泡,就跟巫師藥劑般,讓葉鳴森都有點含糊了起來。

“應該冇事吧,難不成還真成了毒方?不應該啊?”葉鳴森遲疑了一會,最終出於對自身醫術的自信,他還是將這碗煉靈散,一飲而儘。

一口氣喝下煉靈散,葉鳴森甚至都來不及品嚐味道,就感覺一股熱流從胃裡瀰漫到全身,整個人都一下子燥熱了起來,氣血翻騰,靈力躁動。

意識到藥力發作,葉鳴森立刻返回到臥室,盤腿修煉了起來。

隨著傳承古玉的震動輔助,一絲絲的靈氣湧入到他體內,原本平和的靈力,在煉靈散的藥力下,變的躁動而灼熱,如饑餓的猛獸般,吞噬煉化著這些外來靈氣。

讓葉辰驚喜的是,服藥後的煉化速度,相比之前,提升了近十倍。

之前的他,因為有著傳承古玉的輔助,吸收的靈氣遠超他煉化的速度,很多靈氣都不得不再次排出體外,現在有了煉靈散,他煉化速度終於是跟上了吸引靈氣的力度。

淩晨時分,葉鳴森結束脩煉,消耗了大量精神力的他,儘管精神上很疲憊,臉上卻依舊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。

感受著體內湧動的靈力,他整個人的心神都很是振奮。

今天一晚上煉化的靈力,比他這幾天修煉的總和,還要多得多。

煉靈散的效果,出乎他意料的好。

唯一讓他鬱悶的是,不知道是他修改了煉靈散配方的緣故,還是煉靈散本就如此,他在服用後,除了靈力躁動灼熱外,就連身體都變的躁動了起來,如同吃了偉哥一樣,至今他下麵都還是一柱擎天的狀態。

低頭看著不安分的小老弟,葉鳴森無奈苦笑。

這對身為一名單身狗的他來說,簡直不亞於最嚴酷的刑罰。

煉靈散的效果如此好,他自然不捨得放棄。

隻是,一天兩天,他還能扛得住,要是以後每天都這樣,彆說是他這樣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夥子,就是六七十的老頭子,那也堅持不住啊。

“哎,看樣子,真要儘快找個女朋友,才行啊。”在浴室中洗了好一會的涼水澡,總算是將小老弟安撫了下去,葉鳴森無奈的喃喃自語。

隻是,在經曆了潘慧慧的背叛後,他雖然放下了這段感情,對交女朋友,還是有些心理陰影。

“算了,船到橋頭自然直,真要是找不到,大不了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。”葉鳴森搖了搖頭,不再胡思亂想的倒頭睡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