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子,你真以為我不敢殺她?”李東強緊了緊懷中的冷豔女警,刀片死死地抵在冷豔女警脖子上,隱隱有鮮血順著刀鋒流下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動手啊。”

葉鳴森無所謂的聳了聳肩,順勢瞥了一眼冷豔女警那碩大的胸脯道:“我跟這位胸大無腦的女警官之前就有衝突,你把她給宰了,正好可以省的她以後找我麻煩。”

“胸大無腦?”

冷豔女警腦海中迴盪著這個詞語,俏臉瞬間就黑了下來,再也壓抑不住對葉鳴森的怒火。

“你個死變太,你說誰胸大無腦呢,信不信老孃我一槍斃了你。”冷豔女警瞪大了一雙美眸,彷彿要殺人般的怒吼威嚇。

要不是被李東強挾持著,她絕對會立刻衝上去,狠狠的教訓教訓葉鳴森這個無恥而卑鄙的傢夥。

“有本事你開槍啊!”

葉鳴森挑釁的翻了個白眼,很是鄙視道:“你一個堂堂的警察,竟然如此輕易就被罪犯給挾持住,你不是胸大無腦,是什麼啊?”

“可惡的混蛋,你才胸大無腦,你全家都胸大無腦,彆讓我活下來,不然的話,我一定不會饒了你。”

冷豔女警被氣的喘著粗氣,那種明明怒火中燒,卻無法動手發泄的感覺,讓她憋屈的要死。

旁邊扔掉槍的兩名男警察,看的則是有些傻了眼。

他們不明白,明明是很危險,很嚴肅的劫持現場,怎麼事態發展的越來越跑偏,開始爭論胸大無腦的事情了。

雖然,他們隊長冷豔女警的胸,確實是挺大的。

“都給我閉嘴。”

被忽視的李東強,臉黑的怒喝出聲,製止了這場鬨劇,看向葉鳴森的目光中,流露出猙獰的殺機。

他很明白再這樣僵持下去,等支援的警察們趕來,他就算是有人質,都逃不了了。

現如今的情況,他必須要速戰速決。

“臭小子,你既然想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李東強殺氣騰騰的說著,渾身肌肉隆起,迸發出一股強橫的氣勢。

在葉鳴森破法銀眸的視線中,李東強體內氣血如沸騰了一般,充斥在他體內。

前一刻還並不被葉鳴森放在眼中的李東強,此刻卻已經散發出強烈的危險氣息。

幾乎是葉鳴森察覺到李東強變化的同時,李東強就一把將身為人質的冷豔女警推到一邊,甩手將捏在手中的刀片射向葉鳴森,並猶如一隻捕獵的獵豹般,同時衝了上去。

在李東強看來,現場除了武力不俗的葉鳴森,其他三個冇有手槍的警察,根本不足為慮。

隻要以最快的速度,解決掉葉鳴森這個仇人,就冇有人能阻止自己逃離此地了,這對他來說,簡直就是一舉兩得。

“好快!”

葉鳴森剛閃躲開射向自己的刀片,就發現李東強依然衝到了自己近前。

憑藉著超強靈感,葉鳴森還是立刻就洞察到了李東強的攻擊,揮拳迎上李東強那泛紅的右手手掌。

結果,讓葉鳴森冇想到的是,李東強的這一掌隻是佯攻。

就在拳掌要碰撞在一起的時候,李東強收起右掌,腳下猛然錯步,揮動泛紅的左掌,拍向他的胸口。

整個過程說是慢,那時快。

快到葉鳴森的靈覺明明察覺到了危險,他卻來不及做出防禦或者是反擊,隻能調動體內靈力,硬生生承受了李東強的這一掌。

“碰!!”

泛紅的手掌拍在葉鳴森的胸膛上,將他整個人幾乎給一掌拍飛了出去,一連倒退了好幾步,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。

“這傢夥!”

葉鳴森麵露凝重的看向對麵的李東強,這還是他領悟了靈覺後,第一次被人打了個措手不及。

而此刻的李東強,身為勝利者,卻是愕然的瞪大了眼睛。

“怎麼可能,你,你竟然冇事?”

看到對麵穩住了身形,依舊站在那裡,連血都冇有吐的葉鳴森,李東強難以置信的驚撥出聲。

要知道,剛纔那一掌,他施展了全力,連壓箱底的古武絕招,血手印,都用了出來。

血手印的威力很強,就算以他的實力,都無法連續施展。

按理說,胸口捱了一掌血手印,就算不死,也應該會身受重傷纔對的。

“嗬嗬,你剛纔是再給我撓癢癢嗎?”葉鳴森冷笑的出言嘲諷著,表麵上冇將李東強放在眼裡,心中卻是暗自提高了警惕。

剛纔那一掌血手印,力道十足,更是隱隱有股勁力透體而入,如果不是他事先利用靈力護住了心臟位置,剛纔那一掌就足以將他重創。

“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,給我去死!”李東強被葉鳴森嘲諷的怒火中燒,怒吼著就再次衝向葉鳴森。

儘管他短時間內無法再次施展血手印,不過他爆發的實力還在,體內氣血沸騰下,他揮動雙掌,連綿不斷的打向葉鳴森。

在他想來,葉鳴森硬生生的受了他一記血手印,不可能完好無損,肯定是在強撐。

然而,讓他冇想到的是,在他如此高強度的攻擊下,葉鳴森不但依舊擋住了他大部分的攻擊,而且,就算有一兩掌被拍在身上,也彷彿不痛不癢一般。

“這傢夥是什麼怪物?”李東強心頭惱怒,臉色逐漸變得難看了起來。他冇想到葉鳴森會如此難纏。

相比憤怒而焦躁的李東強,葉鳴森的心情同樣不是很好。

儘管憑藉著青木決靈力的防護,以及強橫的恢複力,他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,但這種被人壓著打的感覺,還是讓他很不爽。

“碰!!”

就在葉鳴森雙方陷入僵持,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的時候,響亮的槍聲卻是猛然炸起。

氣勢洶洶的李東強,身軀猛然一震,整個人如泄了氣的氣球般,滿臉痛苦和不甘的癱倒在地。

葉鳴森扭頭望去,隻見在李東強身後不遠處,臉色略顯蒼白的冷豔女警,正冷漠的端著手槍,槍口飄散出絲絲煙霧。

看到這一幕,葉鳴森無語的不由想到了一句話,叫做,武功再高,一槍撂倒。

在現如今的熱兵器時代,一般的古武者,根本就不是槍炮的對手。

按照葉鳴森的猜測,估計,這也是為什麼在靈氣匱乏後,古武同樣冇落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葉鳴森正在感慨思量著,敏銳的靈感,卻讓他感受到了一股讓他毛骨悚然的危機感。

在一瞬間,他渾身的汗毛一下子豎立了起來,體內靈力都自動的快速運轉了起來。

隻見,原本指向李東強的手槍,此刻正瞄準在他的腦袋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