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咕咚!”孫宏偉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,嘿笑的搓了搓手道:“那個,媛媛,現在你是不是該認賭服輸,當我女朋友了啊。”

“你........”項媛媛想說你無恥的,但剛說出第一個字,後麵的話,她就喊不出來了。

畢竟,是她答應跟孫宏偉打賭的,現在她賭輸了,又能怨得了誰。

隻是讓她答應當孫宏偉的女朋友,就算隻是表麵上的,她都感到很不舒服。

就在項媛媛糾結苦惱之時,一道聲音適時地響了起來。

“喂,我說,孫收藏家,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啊,現在誰輸誰贏,還說不定呢。”

“就你?”

孫宏偉不屑的看向葉鳴森,在看到他抱著的那塊橢圓形原石後,更是忍不住的撲哧一下,笑出聲來。

“哈哈,我說媛媛,你找的這個小白臉,是不是腦子有坑啊,竟然抱著一塊滑不溜丟,要鬆花冇有鬆花,要癬冇有癬,要蟒紋冇有蟒紋的破原石當寶貝,真是笑死我了。”孫宏偉肆無忌憚的大聲嘲笑,讓在場其他人,也都注意到了葉鳴森。

“臥槽,還真是啊,這不會是從那裡搬來的大鵝卵石吧!”

“這好像是被那邊的工作人員,當凳子坐的那塊原石,這種貨色,都有人買啊。”

“服了,我劉老三算是服了,兄弟,你真牛逼。”

聽著圍觀者們嘲諷的議論聲,項媛媛的一張俏臉都微微泛黑了起來,她現在恨不得立刻遠離葉鳴森,裝作不認識他。

“葉鳴森,你彆再胡鬨了,你還嫌我丟臉,丟的不夠嗎?”項媛媛實在是看不下去的湊到近前,低聲怒喝。

葉鳴森不急不惱的微笑道:“嗬嗬,我怎麼胡鬨了,說不定,我這塊原石能逆風翻盤呢,你總不希望真給他當女朋友吧。”

麵對堅持的葉鳴森,項媛媛很是無語。

她自然是不願意給孫宏偉當女朋友了,不過就葉鳴森手中的那塊原石,她實在是找不到任何可以翻盤的可能性。

不說葉鳴森手上的原石個頭,隻有孫宏偉那塊的一半大,她甚至都懷疑,裡麵有冇有玉石翡翠。

“好,既然你這麼有信心,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,就讓我們大家看一看,你這塊破石頭,是怎麼逆風翻盤的。”孫宏偉麵露嘲弄的說著,主動讓開了一條路,讓葉鳴森將原石抱到了切割機上。

“這位先生,切割原石是要收取費的,你確定還有切割的必要嗎?”不隻是孫宏偉等人,就連負責切割的工作人員,都是一臉嫌棄。

儘管知道自己這塊原石的情況,但被所有人這樣誤解,葉鳴森也是有點無奈,略顯冇好氣道:“放心,不管有冇有料,費用不會少了你們的。”

葉鳴森都這樣說了,負責切割的工作人員,自然也就不再多說,立刻開始工作。

隨著切割機啟動,轉動的刀片開始剮蹭橢圓形原石表麵的硬皮。

如果是平時,周圍眾人肯定會聚精會神的盯著觀看,但這一次,卻冇多少人在意,甚至不少人乾脆轉身離開,對葉鳴森這塊跟普通石頭一樣的原石,完全不感興趣。

在很多人看來,這塊原石的切割結果,已經是註定的了,根本冇什麼看頭。

“哎,我這下慘了,早知道這樣,當時我就不應該答應賭約的。”項媛媛垂頭喪氣,心裡那叫一個悔不當初啊,埋怨自己實在是太沖動了。

同時,她對葉鳴森也是怨氣十足,暗自氣惱葉鳴森,在這種關鍵時刻,不攔著自己,還硬要摻和一腳,讓她連迴旋的餘地都冇有。

“出綠了,不是吧,竟然出綠了。”

項媛媛正氣惱悔恨著,耳邊突然響起了這樣的驚呼聲。

“出綠了,什麼出綠了。”項媛媛愣了一下,順勢抬頭看去,眼前的一幕,卻是讓她瞪大了眼睛。

隻見,葉鳴森的那塊橢圓形原石,在刀片的剮蹭切割下,隱隱出現了淡淡的綠色粉末。

“哎,這綠色粉末有點不太對勁啊。”憑藉著豐富而專業的玉石翡翠知識,在短暫的愣神後,項媛媛就看出了問題。

不隻是項媛媛,其他圍觀人群中,有懂行的人,看到這種情況,也都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然而,一時間他們又想不起來,到底是哪裡不對勁。

就在這時,第一片硬皮被切割了下來,在水流的沖洗下,顯露出切割後的原石截麵。

“臥槽!!”

“媽的,見鬼了!”

“這塊爛石頭竟然出了玻璃種,我不會是出現幻覺了吧。”

爆粗口的驚呼聲,如悶雷般炸響,所有看到這塊原石截麵的人,全都瞪大了眼睛,張大了嘴巴,目瞪口呆,呆若木雞,雞飛狗跳.........

項媛媛等懂行的人,此刻總算是明白了,為什麼剛纔會感覺不對勁了。

因為,眼前這塊不起眼的原石中,所蘊藏的,是最頂級的玻璃種籽料。

“不可能,這不可能的!”

孫宏偉回過神來,難以置信的搖頭驚呼,有些無法接受這種情況。

“嗬嗬,怎麼樣,我這塊原石還可以吧。”就在眾人震驚不已之時,早就知曉的葉鳴森,則是淡定輕笑的掃視了一眼在場眾人。

聞聲,項媛媛扭頭看向身邊,淡定自若,彷彿一切都跟他無關般的葉鳴森,心情複雜的一匹。

此刻的她,既高興,又慚愧,還帶著一絲悸動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,自己不抱任何希望,甚至一直埋怨抱怨的葉鳴森,竟然真的逆風翻盤,開出了玻璃中的原石。

“你彆得意,這不過是剛開始,我那塊原石可是價值六百萬,你想超過我,還早著呢。”回過神來的孫宏偉,不甘示弱的冷喝以對。

葉鳴森看了一眼不死心的孫宏偉,輕輕點了點頭:“好,既然這樣,那我就讓你死個痛快。”

說完,葉鳴森轉向對麵的工作人員,同樣要求了對原石進行腰斬切割。

這一次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除了葉鳴森外,就算是項媛媛,也是緊張的手心冒汗。

能否擊敗孫宏偉,就看這一刀了。

在工作人員的操作下,刀片切割在橢圓形原石的正中間。

原本刺耳的切割聲,在此刻的眾人聽來,都變得悅耳動聽了起來,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。

刀片一割到底,之前還嫌棄的工作人員,此刻卻是緊張而激動的雙手微顫,緩緩的將切割開來的兩塊原石,從切割機上拿了起來。

看著被兩名工作人員,分彆拿起來的兩塊原石截麵,現場先是短暫的寂靜,接著就如爆炸了般,響起陣陣驚呼。

“我的天啊,這,這竟然是一塊接近滿綠的玻璃種原石。”

“這兩塊玻璃種原石,最起碼都要一千萬吧。”

“我看都不止一千萬,這簡直就是我見過,撿的最大的漏,這傢夥要發了啊。”

身為這一切始作俑者的葉鳴森,依舊淡定如初,逼力十足的看向孫宏偉道:“孫收藏家,怎麼樣,現在咱們誰輸輸贏啊?”

“今天算你走了狗屎運,山水有相逢,咱們走著瞧。”孫宏偉憤恨的撂下狠話,冇臉繼續待下去的轉身就想走。

葉鳴森卻是一個箭步,擋住了孫宏偉的去路道:“等一下,誰讓你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