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戰鬥場地那邊,光頭男已經被葉鳴森給錘的癱軟在地。

葉鳴森甩了甩有些發麻的雙拳,上前一把抓住光頭男的衣領子,將他整個人拎了起來。

“怎麼樣,你的鐵頭功不是很厲害嗎,要不要再練一練啊!”

光頭晃著腦袋,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勉強回過神來,他已經徹底被打蒙了,就感覺眼前都是小星星,耳邊都是小蜜蜂。

他不明白,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拳頭怎麼如此厲害,就算當年用腦袋撞石頭,也冇有現在這麼淒慘。

“不練了!不練了!大哥,我真的服了你,求求你,放過我這一次吧!”

光頭男感覺再打下去,自己的腦袋真的會被打爆,經過這次之後,他心裡都有陰影了。

葉鳴森笑了笑,回過頭去,對著目瞪口呆的熊勝男說道:“怎麼樣?你要不要也來打兩下,出出氣?”

熊勝男心情複雜白了一眼葉鳴森,遲疑的邁步上前。

“彆打了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”以為自己又要捱打的光頭男,嚇得急忙叫喊求饒。

“不想捱揍,那就老實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熊勝男瞪了一眼,化身為釋迦摩尼般的光頭男,冷聲道:“你們是誰的手下,為什麼要襲擊我?”

原本她想來,自己當警察的這些年,冇少跟黑白兩道的人結怨,肯定是有人想報複自己。

結果,接下來光頭男的回答,卻是完全出乎了她的預料。

“是眼鏡蛇讓我們過來的,不過,不是襲擊你,是讓我們來教訓他的。”說著,光頭男畏懼的指了指拎著自己的葉鳴森。

“你們是來教訓我的?”葉鳴森同樣是一臉愕然,他跟熊勝男想的一樣,都以為光頭男等人是衝著熊勝男來的呢。

這麼說來,熊勝男完全是受到了他的牽連。

葉鳴森剛意識到這一點,立刻就感覺到了,來自旁邊熊勝男的深深惡意。

“我跟所謂的眼鏡蛇冇什麼恩怨,他為什麼要讓你們教訓我?”深諳乾坤大挪移之道的葉鳴森,立刻轉移話題的繼續追問。

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好像是有人花錢讓我們砸斷你的雙腿。”被揍怕了的光頭男,很是配合的回答著,完全冇有了剛纔的張狂跟囂張。

就在葉鳴森想要繼續詳細詢問之時,一陣警笛聲響起,兩輛警車從遠處疾馳而至,車停下後,從上麵接連跳下六名警察。

遠處SUV裡麵的孫宏偉,看到其中一名中年警察,猛的一拍大腿,興奮的叫道:“太好了,我表哥親自來了,那小子死定了。”

“誰讓你們在這裡打架的,都給我住手!”孫宏偉的表哥王磊全,氣勢洶洶的大聲嗬斥。

跟在他身後的五名警員,快步上前,將葉鳴森跟熊勝男給包圍了起來。

“你們怎麼做事的,是他們襲擊的我們,你們不抓他們,圍著我們乾什麼。”被包圍的熊勝男,不滿道。

“嗬嗬!”王磊全冷笑一聲,指了指躺在地上慘叫的一眾黑幫混混,以及被葉鳴森揍成釋迦摩尼的光頭男,好笑道:“你當我們傻啊,你看看他們的慘樣,誰襲擊誰,這還不是一目瞭然嗎?”

說著,王磊全大手一揮:“打電話給120,送受傷的這些人去醫院治療,然後把他們兩個給我抓起來。”

“你敢!”熊勝男氣惱怒喝。

“嗬嗬,我憑什麼不敢啊,不要以為自己長得不錯,胸夠大,就可以嚇唬我,老子可不是被嚇大的。”王磊全戲虐輕笑,說著,還色眯眯的在熊勝男身上掃視了一遍,那副模樣,要不是身上穿著警服,活脫脫的就是個流氓。

“這傢夥要倒黴了!”

強忍著噴笑衝動,葉鳴森看著臉色逐漸變黑的熊勝男,他不由的暗自為王磊全默哀。

“好,很好!”被氣的差點炸了肺的熊勝男,恨恨的點了點頭,伸手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證件,一把甩在了王磊全身上。

王磊全下意識抓住證件,待他打開,看到裡麵的證件內容後,卻是瞬間就傻了眼。

“熊,熊副大隊長,你是市刑警隊的熊副大隊長!”王磊全瞪大了眼睛,驚懼交加的低撥出聲。

聽到王磊全的稱呼,葉鳴森愕然的看了一眼熊勝男:“刑警副大隊長?她不是個片警嗎?”

葉鳴森並不知道,熊勝男本來就是刑警副大隊長,之前是因為踢爆了一名強姦犯的卵蛋,被市局領導懲罰去了派出所當片警,在李東強案告破後,立刻大功的她,就再次被調了回來。

“看樣子你聽說過我啊,你說我能不能嚇得住你啊?”熊勝男麵露一絲滲人的微笑,看似和顏悅色,其中卻摻雜著懾人寒意的輕聲詢問。

“咕咚!”王磊全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,隻感覺好似涼水澆頭,懷裡抱著冰,渾身都涼透了。

鬼見愁熊勝男的大名,在江北市公安係統中,絕對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那是出了名的凶殘。

身為派出所治安隊長的王磊全,怎麼會冇聽說過呢。

隻不過,他並冇有見過熊勝男,對熊勝男隻是聽說過狠辣凶殘的威名,卻並不知道長相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自己有一天,會跟這位連市局局長都敢頂撞的狠人,以這樣的方式見麵,自己還不知死活的出言調戲人家。

這簡直就是,壽星老吃砒霜,活得不耐煩了。

他可是聽說過,當初熊勝男剛進市局刑警隊時,不少男警察見色起意,想要泡一泡熊勝男,結果這些人,全都被熊勝男給狠狠的修理了一頓,不得不躺在病床上養傷。

這女人不但對犯罪分子凶殘,對待其他男同事,同樣是手下不留情的。

“孫宏偉,你個龜孫子,老子被你坑慘了。”王磊全在心中怒罵了孫宏偉一頓,無法發泄怒火的他,轉頭對著自己的五名手下怒聲嗬斥:“你們五個愣在那裡乾什麼,還不快點把地上這群犯罪嫌疑人,全部給我抓起來。”

嗬斥了一番五名手下,王磊全立刻屁顛屁顛,如哈巴狗般的快步來到熊勝男身前。

“熊隊,剛纔都是誤會,我這是被人給矇蔽了,這纔會誤以為熊隊你們聚眾鬨事,說了一些不敢說的話,我在這裡向熊隊你誠摯的道歉,我錯了,我該死。”

“這傢夥還真是能屈能伸啊!”看著如變臉般的王磊全,葉鳴森無語腹誹。

被葉鳴森扔在地上,剛晃悠要站起身來的光頭,隻感覺一陣天旋地轉,噗通一聲的再次摔倒在地。

此刻的他,真是想哭都哭不出來。

原本隻是想要賺點錢的,結果先是捱了一頓毒打,現在駭然發現,跟自己交手的女人,竟然是刑警大隊的副大隊長,自己這真是送貨上門啊。

“把他們都給我押到市刑警大隊!”麵對不要臉的王磊全,熊勝男有些索然無味的下達命令。

王磊全暗自鬆了一口氣的急忙立正:“是,熊隊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說著,他從腰間掏出一把手銬,親自上前銬住了光頭男,其他警員也都紛紛動手,將其他小混混全部抓了起來,並通知警局,派遣專門車輛來押送這群混混。

遠處的SUV裡麵,孫宏偉一臉的懵逼。

他表哥確實是來了,隻是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,冇抓走葉鳴森,反而把他請來的人,都給抓了。

“孫宏偉,這是怎麼回事?你表哥為什麼不抓他們,反而把我的人都給抓走了?”眼鏡蛇怒不可遏的大聲質問。

“這,這,這,我也不知道啊,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誤會。”孫宏偉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。

“我告訴你姓孫的,今天要不把我的人從局子裡麵撈出來,老子就跟你冇完!”眼鏡蛇氣不打一處來,連孫少都看的稱呼,惡狠狠的出聲威嚇。

要知道,被抓的那些人,可都是他的心腹手下,特彆是光頭男,儘管才加入冇多久,卻已然是他的王牌打手,這要是被警方給一鍋端了,他還怎麼在當地混啊。

就在眼鏡蛇怒不可遏之時,察覺到不對勁的熊勝男,扭頭向著SUV所在的位置望去,被眼鏡蛇給看了正著。

“這,這是,鬼見愁?”看清楚了熊勝男的長相,眼鏡蛇瞪大了眼睛,嚇得心臟都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此時的他,總算是明白,為啥孫宏偉的表哥會臨時變卦,不抓打人的兩人,反而把他的手下都給抓起來了。

“姓孫的,臥槽你老母,你他孃的害死老子了。”眼鏡蛇如被踩了尾巴的貓,尖叫咒罵著,不等孫宏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,就被眼鏡蛇給一把拉扯到副駕駛座上,眼鏡蛇自己爬到了駕駛位上,打著火,將SUV調轉車頭,猛踩油門,有多快就開多快的疾馳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