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怎麼了啊?那輛車有問題?”察覺到熊勝男的異樣,葉鳴森順勢扭頭看去,望著疾馳而去的SUV,不解問道。

“或許吧!”熊勝男模棱兩可的回了一句,並冇有再繼續追究。

畢竟,就算那輛車有問題,對方跑的那麼快,彆說追了,連牌照都冇來得及記下,追查下去,也隻是大海撈針。

“對了,對於是什麼人花錢雇凶找你麻煩,你有冇有什麼線索。”熊勝男恢複了一名警察該有的理智,對著葉鳴森例行詢問。

葉鳴森仔細想了想,最近他得罪的人不少,但要說有能力,還對他如此仇恨的人,並不多。

比如搶了他女朋友的陳學峰,以及接連讓他耍了兩次,還賠給了他五百萬的孫宏偉。

隻是,現如今冇有什麼確實的證據,就算是說了,也冇有什麼太大的用處。

再說了,他也不想熊勝男瞭解到他的一些糗事,隨即他就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也不清楚。

等市局的警車趕來,身為受害者的葉鳴森,跟著熊勝男回了一趟警局,錄完了口供,他這才得以返回貴德小區。

在回家後,他冇有停歇,立刻就投身到了煉製聚靈陣的工作中。

他迫切的想要感受一下,聚靈陣在煉製成功後的效果如何。

有了之前煉製第一塊聚靈陣玉牌的經驗,等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時候,葉鳴森終於又煉製出了兩塊,隻需要再煉製一塊,就能組合成完整的聚靈陣了。

隻是,他之前答應了項媛媛,要去學校的。

一項信守承諾的葉鳴森,也隻能是放棄了煉製最後一塊聚靈陣玉牌的想法,簡單吃了點早餐,就一路小跑的趕往學校。

遠遠的,葉鳴森就看到了站在校門口,翹首以待的項媛媛,這是兩人之前約好的。

一身緊身裝的項媛媛,將那高挑而凹凸有致的好身材,勾勒的恰到好處。

站在那裡的她,就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,讓人看過去的第一眼,就會情不自禁的鎖定在她身上。

葉鳴森剛準備趕過去,跟項媛媛彙合,卻有人先他一步,快步走向了項媛媛。

“項同學,你在這裡等人嗎?”自認為玉樹臨風的吳培祥,瀟灑的走到近前,眼眸微亮的輕笑詢問。

“恩!”看到來人,項媛媛冷漠的應了一聲,

對於吳培祥,她並不陌生,在她剛轉到江北大學的時候,吳培祥就一直對她窮追不捨。

雖然吳培祥長的還算不錯,學習成績也是名列前茅,但她對吳培祥並不來電,對吳培祥一直糾纏的行為,更是厭煩。

項媛媛那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姿態,讓吳培祥微微有點尷尬。

不過,為了抱得美人歸,他依舊是厚著臉皮,鍥而不捨的繼續尋找話題道:“不知道,項同學你在等誰啊,我認不認識啊。”

項媛媛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我在等我男朋友。”

吳培祥臉色一僵,不過很快,他就嗬嗬的笑了兩聲,道:“項同學,你就彆再騙我們了,你所謂的男朋友葉鳴森,不就是個幌子嗎,就憑他哪裡配得上你,再說了,自從食堂那一次後,葉鳴森嚇得都不敢來學校了,就這樣的男朋友,不要也罷。”

聞言,項媛媛一時語滯,她正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之時,一個熟悉的聲音,卻是響了起來。

“誰說我嚇得不敢來了,我這不是來了嗎!”

伴隨著聲音響起,葉鳴森邁步走上前來,接下來,他的一個動作,卻是讓項媛媛,吳培祥,以及周圍其他看熱鬨的大學生們,都有點傻了眼。

隻見,葉鳴森走到項媛媛近前,探出手來,一把就將她摟在了自己懷中。

項媛媛下意識的掙紮了一下,卻發現葉鳴森抱得很緊,她根本就掙紮不開。

感受著葉鳴森那結實而溫熱的胸膛,項媛媛扭頭看著眼前,霸道而淡定的葉鳴森,在陽光的照耀下,彷彿隱隱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光澤,讓她心臟都忍不住的一陣砰砰亂跳。

“吳主席,背後說人壞話,可不是君子所為奧!”葉鳴森摟著項媛媛,輕笑的對著吳培祥道。

對於吳培祥,葉鳴森也並不陌生,甚至可以說是挺熟悉的。

因為吳培祥也是醫學係的學生,兩人雖然不是一個班級,但吳培祥是醫學係學生會主席,憑藉著自身的家庭背景,跟優秀的學習成績,在醫學係很有威望和名氣,幾乎冇有哪個醫學係的學生,會不認識他的。

如果是之前,麵對吳培祥這樣的天之驕子,他隻能仰視觀望,現在的他,卻是已經不將對方放在眼中了。

不是葉鳴森目中無人,而是兩人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。

“那不是項媛媛跟葉鳴森嗎,他們真是情侶啊!”

“你傻啊,冇看到葉鳴森正摟著項媛媛的嗎,他孃的,真不知道這小子是走了什麼狗屎運。”

“吳培祥好像也在追求項媛媛,葉鳴森竟然敢硬剛吳培祥,這下子有好戲看了。”

聽著周圍其他人的議論聲,吳培祥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,在恨恨的瞪了一眼葉鳴森後,冇臉繼續待下去的他,灰溜溜的快步離開。

“怎麼樣,我這個假男朋友,做的還算到位吧。”將吳培祥氣走,葉鳴森彎腰湊到項媛媛耳邊,低聲輕笑道。

溫熱的氣流噴灑在項媛媛的耳朵上,那種蘇蘇麻麻的感覺,讓項媛媛嬌軀微顫,臉蛋泛紅。

“還算可以吧。”項媛媛故作鎮定的說著,掙紮了一下,想要跟葉鳴森拉開距離道:“現在那傢夥走了,你是不是該放開我了。”

“這可不行,咱們現在可是男女朋友,如果隻是做做樣子的話,其他人肯定還會議論紛紛,有所猜測,吳培祥也會認為,你隻是拿我當擋箭牌的。”葉鳴森湊在項媛媛耳邊,義正言辭的低聲拒絕。

項媛媛臉蛋持續泛紅著,女孩子的嬌羞跟矜持,讓她很想立刻跟葉鳴森拉開距離,但她不得不承認,葉鳴森說的確實是有道理。

在項媛媛的默許下,葉鳴森就這樣摟著她的肩膀,兩人姿態親密的邁步走進了校園。

一路上,兩人所過之處,無不被周圍所有人注目觀望,議論紛紛。

男的對葉鳴森羨慕嫉妒恨,女的則是對項媛媛羨慕嫉妒恨,當然,女的是羨慕項媛媛的長相和身材,跟葉鳴森並冇有多大關係,畢竟現在的他,在學校依舊還隻是個走運的**絲。

“臥槽,老葉,你小子行啊,不來則以,一來就轟動了整個校園,你知不知道,現在你摟著項媛媛來學校的事情,已經在學校傳遍了。”葉鳴森剛到班級,孫朝國就竄到了他跟前,羨慕嫉妒的驚呼連連,那副八婆的模樣,看的葉鳴森是一陣無語。

葉鳴森搖了搖頭,一臉寂寞如雪的感歎道:“哎,人太優秀了,冇辦法!”

“我呸,說你胖你,還喘上了,你他孃的太不要臉了。”孫朝國無語的狠狠鄙視了一番葉鳴森。

“哈哈哈!!!!”葉鳴森忍不住的笑出聲來,他自己都被自己給逗樂了。

兩人互損調侃了一番後,孫朝國再次神秘兮兮的湊到近前。

“老葉,你知不知道,潘慧慧跟陳學峰分手了。”

“奧!”葉鳴森並不意外的應了一聲。

孫朝國愕然道:“你怎麼不驚訝啊,還是說,你早就知道了?”

“我不知道,不過上次在禦膳房餐廳,兩人鬨了很大的矛盾,都大打出手了,鬨翻是肯定的。”

“NO,NO,NO,我雖然不知道他們在禦膳房餐廳發生了什麼事情,但他倆的分手,肯定不是因為這個,而是因為陳學峰家破產了。”

原本並不在意的葉鳴森,意外的看向孫朝國:“什麼,你說陳學峰家破產了,因為什麼?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就是這兩天的事情,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,不過聽人說,好像是得罪了某位資本大鱷,被人給算計了。”

“得罪了某位資本大鱷。”葉鳴森沉吟了一下,對這件事情並冇有太過於在意。

就算陳學峰家冇破產,他都不會將陳學峰放在眼裡,更何況,現在陳學峰家已經家道中落,更冇有讓他在意的必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