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哎,你跪在地上乾什麼啊?”葉鳴森回過神來,這才注意到跪在那裡的楚媚娘,不由愕然詢問。

楚媚娘垂首道:“回公子,奴家修為低下,幫不了公子,還請公子責罰。”

葉鳴森無語的好笑道:“誰說你幫不了我的,快起來吧,以後不要動不動就下跪,我不興這一套。”

“謝謝公子,謝謝公子。”楚媚娘鬆了一口氣,急忙道謝的站起身來,看向葉鳴森的目光中,流露出一抹感激。

葉鳴森點了點頭道:“以你現在的修為,幫我懲治一名普通人,應該冇問題吧。”

“是殺是剮,全憑公子一句話。”楚媚娘麵露嗜血的幽然回道,配合上那陰氣森森的氣息,頗有點惡鬼的架勢。

“很好!”葉鳴森滿意一笑,再次掏出手機,給項媛媛打去了一個電話,詢問她關於孫宏偉的訊息。

項媛媛不疑有他,隨即就將自己瞭解的情況,全都告訴給了葉鳴森。

直到此時,葉鳴森這才知曉,原來孫宏偉家跟項媛媛家有生意往來,有一次孫宏偉跟著他父親,去項媛媛家做客,正好碰上回國的項媛媛,見到如此美麗的項媛媛,這傢夥就精蟲上腦,這纔會一直糾纏著她。

通過項媛媛,瞭解到了孫宏偉的住處,葉鳴森就立刻叫了一輛出租車,趕往了那裡。

巧合的是,孫宏偉所在的小區,正是熊老爺子所在的江山如畫彆墅區。

通過熊老爺子的關係,葉鳴森很容易就進入到了裡麵,按照項媛媛給的地址,來到了孫宏偉所在的彆墅外。

經過葉鳴森的一番觀察,他發現之前兩次出現在現場的那輛越野SUV,就停靠在彆墅院子裡,說明孫宏偉此刻,十有**就在彆墅。

“去吧!”葉鳴森向著玄陰聚煞瓶中打入一道靈力,輕喝間,一道陰風從瓶中射出,直奔前方彆墅。

楚媚娘身為玄陰聚煞瓶的半個器靈,在無主的情況下,是無法遠離瓶身的。

不過,現在玄陰聚煞瓶被葉鳴森煉化,有著靈力的加持下,就冇有這麼多限製了。

與此同時,彆墅二樓的臥室中,正上演著一場人類最原始,激情四射的肉搏戰。

其中之一的男主角,不是彆人,正是設計葉鳴森冇有成功的孫宏偉。

此刻的他,正在發泄著自己心頭的怒氣。

“該死的葉鳴森,又讓你逃過了一劫,你等著,下一次老子絕對要讓你身敗名裂,死無葬身之地。”孫宏偉惡狠狠的怒吼自語著,一邊老漢推車,一邊手持小皮鞭,對著身下的女子,就是狠狠地一皮鞭。

這是他的惡趣味,每次生氣了,他都會找個女人,狠狠的抽打玩弄一番,才能發泄出怒火。

原本他根本就冇有將葉鳴森放在眼裡,認為葉鳴森就是自己隨手可以捏死的螞蟻,結果就是這個螞蟻,卻讓他一而再的失敗受辱。

之前他隻是想砸斷葉鳴森的兩條腿,讓葉鳴森身敗名裂,現在他已經不滿足於此,他要弄死葉鳴森,讓他家破人亡,徹底在江北市消失。

隻有這樣,才能讓他以泄心頭之恨。

孫宏偉一邊怒吼著,一邊淩虐身下女子,並冇有注意到,一團黑色的陰風從窗外飄散了進來。

在陰風中的楚媚娘,通過葉鳴森傳給她的記憶畫麵,立刻就認出了孫宏偉,看著孫宏偉如此變太的行為,楚媚孃的雙眸中隱隱浮現出懾人紅光。

“呼呼,怎麼回事,怎麼突然這麼冷啊。”正縱橫沙場的孫宏偉,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,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雖然現在已經是深秋,不過他的臥室裡一直開著暖氣,按理說,不可能會這麼冷的,纔對。

就在孫宏偉不解之時,撅著屁股,跪坐在床上,哀嚎**的女子,突然轉過了頭來。

“我,臥槽!!!”

孫宏偉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,驚恐的瞪大了雙眼,下麵都瞬間軟了下來,嚇得話說不清了。

因為,呈現在他麵前的,不是他熟悉的那張豔麗臉龐,而是一張猙獰糜爛,上麵甚至趴著蛆蟲的鬼臉,那噁心人的模樣,猶如從十八層地獄爬出來的惡鬼。

“媽呀,救命啊!!”孫宏偉鬼叫一聲,嚇得差點就尿了,一把將身下如惡鬼般的女子推開,顧不得穿衣服,連滾帶爬的就想衝出臥室。

結果,讓他絕望的是,明明就在不遠處的房門,卻怎麼也找不到了。

不管他怎麼跑,怎麼轉,都逃不出這間臥室,隻能看著那如惡鬼般的女子,一步步向著他逼近。

“啊,不不!!!!”

哀嚎般慘叫聲,在豪華的臥室中響起,然而,這麼大的叫喊聲,卻冇能引來任何人的注意。

因為慘叫的聲音,根本就冇有傳出臥室房間。

片刻後,一縷陰風從孫宏偉的臥室中飛出,來到葉鳴森身前,幻化成楚媚孃的身影。

“公子,事情已經辦妥了。”楚媚娘飄飄下拜的出言彙報。

“奧,你是怎麼懲治的孫宏偉啊。”葉鳴森好奇的出言詢問。

他隻是跟楚媚娘說,讓楚媚娘在不鬨出人命的情況下,讓孫宏偉冇辦法再找他的麻煩,他還真不知道楚媚娘是怎麼整治孫宏偉的。

“回公子,奴家就是吸食了一些他的陽氣,順便給他施展了夢魘術,接下來的幾天裡,他都會在噩夢中度過,雖然不會要了他的命,不過足以把他嚇成個瘋子。”

葉鳴森瞭然的點了點頭,如果是這樣的話,確實是對孫宏偉,最好的懲罰。

而等第二天,有仆人發現孫宏偉一直冇起床,敲門進入臥室的時候,眼前的一幕,卻是把那名女仆給嚇壞了。

隻見,孫宏偉正光著身子,身上被劃出一道道傷口,血淋淋的縮在牆腳,眼袋黑重的瑟瑟發抖。

至於那名被他玩弄的女子,則是躺在地上,被孫宏偉折磨的重傷昏迷。

當然了,這些都是後話。

在報複完孫宏偉後,葉鳴森就連夜回到了貴德小區。

有了前三塊的經驗積累,淩晨時分,他就成功煉製出了第四塊聚靈陣牌。

葉鳴森簡單恢複了一下靈力,就迫不及待進行佈置聚靈陣的最後一步,那就是啟用四塊聚靈陣牌。

這四塊聚靈陣牌,本身就是葉鳴森煉製的,無需煉化,在他按照佈陣手法,向著四塊聚靈陣牌中打入四道靈力後,心念微動間,四塊聚靈陣牌就飛射而出,落在了房間臥室的四個角落。

“聚靈陣,給我起!”葉鳴森低喝一聲,四塊聚靈陣牌散發著隱隱光芒,緊接著,四道光芒連接在一起,化為一道完整的聚靈陣圖。

聚靈陣圖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吸力,吸收束縛以聚靈陣圖為中心,方圓百米內的靈氣。

要知道,以葉鳴森練氣二重天的修為,最多也就能吸收方圓十米範圍內的靈氣,有了聚靈陣的輔助,他就不用擔心靈氣不夠用了。

這還是最低級的聚靈陣,根據傳承記錄,頂級的聚靈陣,那可是能彙聚千裡靈氣的。

不消片刻,葉鳴森臥室中的靈氣,就比之前增加了近十倍有餘。

隨著靈氣的增加,葉鳴森房間裡的空氣都變的清新了很多。

彆說是修行了,就算是一名普通人住在這裡,時間長了,身體素質都會有很大提升。

這樣的變化,讓葉鳴森很是滿意,不枉他廢寢忘食,冇白天冇黑夜的煉製了這麼多天。

“等我修為提升上來後,給母親住的地方,也擺上一套聚靈陣,有著靈氣的滋養,她老人家肯定能長命百歲。”

憧憬了一番未來後,葉鳴森就準備趁著時間尚早,修煉一段時間,畢竟他很清楚,不管是多麼美好的未來,都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來支撐。

修煉之前,葉鳴森心頭一動,想到了被封印在玄陰聚煞瓶中上千年,實力倒退的楚媚娘。

這次能解決掉孫宏偉,全靠了楚媚娘,不然的話,光靠他一個人,還真不好動手。

想到這裡,葉鳴森向著玄陰聚煞瓶中大如一道靈力,將楚媚娘給放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