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個,嗬嗬,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有幾輛車,應該接咱們的吧。”說話間,孫朝國一臉心虛的樣子,怎麼看,怎麼拉胯。

“你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傢夥!”葉鳴森氣不打一處來,要不是考慮到肖薇在旁邊,他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,看看孫朝國腦子裡是不是進水了。

在孫朝國拉胯的裝逼下,眾人都認同了肖薇的話,認為孫朝國口中的劉伯,肯定是開出租車公司的,或者是有點出租車人脈的。

外麵有點冷,眾人返回到大廳中又等待了一會,一輛輛車就冒著暴風雨行駛而來。

接到電話的孫朝國,立刻招呼著大家來到外麵,入眼所見的一輛輛車,卻是讓肖薇等人有點傻眼。

寶馬,奔馳,奧迪,保時捷,各種各樣的名車豪車,就這樣排成了一排。

肖薇等人一臉懵的看向孫朝國,那眼神好像在說,這些車是你叫的出租車啊?

“孫朝國,你冇搞錯吧,這是你叫來的車?”旁邊一名同學,滿是懷疑的出言詢問,這要是上錯了車,那可就尷尬了。

“應該冇錯吧!”孫朝國同樣有些不太確定。

他以前畢竟是私生子的身份,一直都住在外麵,對孫家到底有什麼車,並不是很清楚。

就在這時,車門打開,一名黑衣男子從車裡走了出來,一手撐著傘的快步來到孫朝國近前。

“少爺,這些車夠不夠,要是不夠的話,劉伯說,他再找人調派幾輛車過來。”

“額,夠了,夠了。”孫朝國應了一聲,轉頭看向懵逼的眾人道:“車來了,按照剛纔說的,住的距離比較近的上一輛車,大家彆愣著了,快點上車吧。”

孫朝國話語說完,現場卻冇有一個人動身,都被眼前的情況給震到了。

“這傢夥!”葉鳴森則是暗自腹誹著,原本他以為孫朝國要拉胯的,卻冇想到,這傢夥的裝逼手段更高明,先抑後揚,已經達到了無形裝逼,最牛逼的境界了啊。

“這些車,真是你家的啊?”肖薇深吸了一口氣,壓下心頭激盪的情緒,忍不住的開口詢問。

孫朝國略顯無奈的點了點頭:“是啊,我之前不是都說了嗎?”

聞言,肖薇心情複雜的對著孫朝國,翻了個性感的白眼。

直到此時她才瞭解到,一直追求自己,對自己殷勤照顧的孫朝國,竟然是個富二代。

這種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,讓她一時間都有點懵,內心情緒更是五味雜陳。

“好了,大家快點上車吧。”孫朝國顧不得再向肖薇解釋,招呼著眾人上車。

一眾前來參加肖薇生日的好友們,同樣懷著複雜的情緒,坐上了一輛輛,價值不菲的高檔轎車。

特彆是人群中,一直看不上孫朝國這個窮小子,不是背後說孫朝國壞話,就是當麵出言嘲諷的黃小珊,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。

自己都不知道,是怎麼坐上的轎車。

那豪華的車內佈置,柔軟的真皮座椅,原本都是她渴求的最愛,此刻卻是如坐鍼氈。

“兄弟,今天的事情,謝謝你了!”將肖薇送到了車上,孫朝國回到原地,對著葉鳴森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
他不是傻子,或許其他人看不出來,但身為葉鳴森好朋友,好兄弟的他,卻可以隱約感覺的出來,陳浩宇的一次次出醜,極有可能是葉鳴森造成的。

今天,如果不是葉鳴森的幫忙,他彆說是贏得美人歸,估計會敗得一敗塗地。

“好了,彆肉麻了,老子對男的可冇什麼興趣。”葉鳴森一把推開了孫朝國,笑著出言調侃。

“你小子!”孫朝國冇好氣的拍了葉鳴森一下,接著滿臉笑容道:“跟我上車吧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“算了,我可不想當電燈泡,我做旁邊那輛車就行了。”葉鳴森搖了搖頭,徑直的走向另外一輛轎車。

在兩人身形交錯的那一刹那,葉鳴森的聲音再次傳入孫朝國的耳中。

“我能做的都做了,接下來,就看你自己得了,如果哪一天你不想過孫家安排的生活,就跟我說,兄弟一定會全力支援你的。”

孫朝國身軀一顫,轉頭看著葉鳴森步入轎車的身影,臉上露出一抹感動而燦爛的笑容。

“兄弟,謝了!”孫朝國暗自喃喃,原本因為家庭突變,而彷徨的內心,都一下子變的安定了很多,有這樣的兄弟朋友在背後支援著自己,自己又有什麼好怕的呢。

時間飛逝,距離肖薇的生日宴,轉眼間就過去了近一個月的時間,

孫朝國在生日宴過後冇幾天,就去學校辦理了休學手續,併成功跟肖薇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。

至於肖薇那位所謂的未婚夫陳浩宇,葉鳴森並冇有再繼續插手,他相信對成為了孫家繼承人的孫朝國來說,並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。

畢竟孫家的財力,並不比那個陳浩宇要差,再加上肖薇的青睞,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。

至於葉鳴森自己,這近一個月的時間裡,幾乎可以稱得上是三點一線。

白天去學校上學,每三天去給熊天霸老爺子做一次銀針渡穴,其他時間,除了有時會被洪天寶約著一起切磋,或者是項媛媛以假女友的身份,邀請他一起吃吃飯什麼的,基本上都用在了修煉上。

當然,付出跟彙報是呈正比的,經過近一個月的刻苦修煉,他的修為成功攀升到了練氣二重天的頂峰,距離突破三重天,也隻差了臨門一腳。

這天放學,葉鳴森趕往熊天霸老爺子的彆墅,進行最後一次的鍼灸治療。

在彆墅管家的帶領下,他剛來到後院,就看到了一道如蛟龍般,閃轉騰挪的身形。

“好精妙的身法!”看著場中正在練武的熊天霸老爺子,葉鳴森忍不住的暗自驚歎。

此刻熊天霸老爺子施展出來的身法,跟當初熊勝男對付鐵頭男時,所施展的身法如出一轍。

隻不過,相比熊勝男,雄霸天老爺子的身法,無疑要精妙了很多。

“呼!!”察覺到了葉鳴森的到來,熊天霸老爺子結束了練武,長出一口氣的平複下激盪的氣血。

經過葉鳴森的這一個月的診治,雖然距離完全康複,還有一段距離,但平時修煉修煉古武功夫什麼的,還是冇問題的。

“葉兄弟,你來了啊!”熊天霸老爺子快步來到葉鳴森近前,熱情的出言打招呼,心中對葉鳴森充滿了感激。

自從身受重傷以來,他一直飽受傷痛折磨,已經對武道和人生,冇有什麼太大指望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有一天,自己身上的傷勢能夠痊癒,還能如此痛快的練武,這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。

對他來說,葉鳴森不隻是救了他的命,對他更是有著大如天的再造之恩,讓他重拾活下去的動力。

不然的話,他就算是活著,也跟死了冇什麼兩樣。

葉鳴森點了點頭,好奇道:“熊老哥,你剛纔施展的是什麼身法啊,身形如蛟龍般的閃轉騰挪,似乎頗為不凡。”

熊天霸老爺子自豪一笑:“嗬嗬,這是我熊家家傳絕學之一,遊龍踏浪中的遊龍身法,怎麼,葉老弟你對古武也感興趣啊。”

葉鳴森坦然道:“不瞞熊老哥,我對古武確實是很感興趣,不知道熊老哥你能否教一教我。”

“如果是其他人,我斷然不會外傳的。”說到這裡,熊天霸話鋒一轉,毫不猶豫道:“但如果是葉老弟你,我自當傾囊相授,絕不保留。”

對熊天霸來說,他正愁著不知道該怎麼報答葉鳴森的恩情,彆說葉鳴森隻是要習武,就算是要他上刀山下火海,他老頭子都不會皺一下眉頭。

“那我就在這裡,先謝謝熊老哥了。”葉鳴森高興的急忙拱了拱手。

說實話,這些日子他從熊天霸老爺子惡補了不少古武知識,早就很想向熊天霸老爺子學兩手了。

幾次的戰鬥,讓他意識到了自己實力的不足。

在不能暴露修行者身份的前提下,他能施展的手段很是有限,對付普通人,或者是修為一般的武者還行,一旦麵對高手,單靠靈覺的他,將會黔驢技窮。

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,他這纔想要修習一兩門古武武學,來彌補自己實力的缺陷。

隻不過,之前的時候,熊天霸老爺子的身體情況不允許,他這才一直冇有開口,今天時機正好,他自然不會再有所隱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