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憑藉著破法銀眸的玄妙,葉鳴森很容易就洞察到了這一招的精髓,以及熊天霸老爺子對內勁跟氣血的運用技巧。

正如熊天霸老爺子說的那般,踏浪步的核心精髓,就是在一個踏字上,將力量集中在落腳的那一刹那,藉著反作用力,瞬間爆發出驚人的衝擊速度。

意識到了這一點,葉鳴森收斂心神,試著將力量集中到自己的右腳上,猛的一步踏出。

“不對,單純的用死力,根本不可能造成那種爆發力。”葉鳴森身形一個踉蹌,立刻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,開始不斷的嘗試,不斷的改進。

“碰!”

葉鳴森抬腳,狠狠的踏在了地麵上,整個人如脫弦的利箭般,一下子就衝出了幾米遠。

從剛開始的身行踉蹌,到逐漸的掌握竅門,葉鳴森僅僅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,就將踏浪步模仿的有模有樣。

雖然相比熊天霸老爺子,依舊相差十萬八千裡,但如此一幕,依舊是讓在旁觀看的熊天霸老爺子,震驚的目瞪口呆。

以熊天霸老爺子的眼力,不難察覺出葉鳴森的不簡單,身體素質更是遠超常人,如果不是葉鳴森身上冇有練武的痕跡在,他甚至會以為葉鳴森也是名古武者。

這也是他為什麼,同意教授葉鳴森的原因之一。

畢竟,如果是完全冇有一點身體基礎的普通人,是無法直接修煉踏浪步這樣的古武絕學的。

然而,葉鳴森此刻展現出來的悟性,跟身體素質,卻依舊是讓他吃驚不已。

要知道,就算是從小練武的他,當年在學習踏浪步的時候,那也是花了近半個多月的時間,才達到葉鳴森如此程度的。

葉鳴森竟然隻看了幾遍踏浪步,就能在半個小時裡,達到如此程度,簡直讓人匪夷所思。

“這,這也太誇張了點吧!”熊天霸老爺子心情五味雜陳的暗自喃喃。

年輕的時候,他熊天霸那也是妥妥的練武天才,不然的話,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半步先天的程度,

但,跟眼前的葉鳴森相比,他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個井底之蛙的蠢材。

熊天霸老爺子驚歎於葉鳴森的恐怖資質,身為當事人的葉鳴森,卻並不滿足於此。

單論身體素質,他比之沸騰境的古武者,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,甚至在力量,抗擊打能力,以及恢複力上,都要強於一般的沸騰境古武者。

但論及搬運氣血和調動力量,他相比沸騰境的古武者,就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了。

畢竟古武者從一開始,學習的就是氣血搬運以及對力量的運用,而葉鳴森則完全是依靠青木決靈力,強化的身體素質。

想要在氣血搬運跟力量的運用上,達到沸騰境古武者的程度,那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了。

如此一來,就造成了,他現在施展出來的踏浪步,完全隻是形似,對自身速度,提升的力度很有限。

想到之前透過破法銀眸所看到的,熊天霸老爺子運轉內勁,令內勁如點燃的炸藥般,在腳步落下時,瞬間炸裂的一幕,葉鳴森腦海中靈光一閃。

“我能不能用靈力來代替內勁,施展出如熊天霸老爺子那般的踏浪步。”

這個念頭一經冒出,就一發而不可收拾,讓葉鳴森迫不及待的想要實驗一番。

畢竟真要說起來的話,靈力那可是比內勁還要高級的力量,冇道理不能施展踏浪步,纔對。

隻是,不等葉鳴森付諸行動,熊天霸老爺子就快步來到他的近前。

“葉老弟,我收回之前的話,以你的資質,隻要你肯下苦功夫,未來的成就,將會不可限量,隻要葉老弟你願意,我必定傾囊相授。”熊天霸老爺子激動而興奮說著。

曾經的他,一直想要培養孫女熊勝男,成為自己的接班人,將熊家古武絕學發揚光大。

熊勝男繼承了熊家人的血脈,習武天分同樣很高,隻是她那特殊的體製,卻導致她怨念纏身,氣血虧損,修煉到氣血沸騰境後,就無法再更進一步。

原本熊天霸老爺子都已經斷了,傳承熊家古武絕學的念頭,但今天見到葉鳴森的恐怖資質,他再次重燃起了希望。

聞言,葉鳴森愣了一下,感受著熊天霸老爺子那期待而殷切的目光,沉默了片刻後,他最終還是歉意的搖了搖頭:“謝謝熊老哥你的好意,我有不得已的苦衷,隻能是辜負你了。”

“哎!”熊天霸老爺子深深地歎了一口氣,原本期待的目光,變為了黯然與失望,惋惜的搖了搖頭。

“葉老弟你冇什麼辜負我的,畢竟人各有誌,隻是,可惜了,可惜了。”

看著整個人都彷彿一下子蒼老了一些的熊天霸老爺子,葉鳴森心中不忍。

他明白熊天霸老爺子的心思,隻是他花時間來修煉古武招數,就已經算是不務正業了,要是再將精力分散到凝練氣血上,到最後隻能是適得其反,貪多嚼不爛。

既然決定了走修行者這條路,那他就不能三心二意。

這時,葉鳴森猛然想起了一個人,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:“熊老哥,我給你找個徒弟怎麼樣,他的資質不比我差,相信你見到,一定會很喜歡的。”

“好啊,那就麻煩葉老弟你了。”熊天霸老爺子順嘴回答,並冇有太將葉鳴森的話,放在心上,隻當是葉鳴森勸慰自己的話語。

畢竟如葉鳴森這般資質的人,迄今為止,他都冇有遇到過,不是想要,就能找到的。

拒絕了熊天霸老爺子的好意後,葉鳴森並冇有再繼續鑽研用靈力來施展踏浪步,儘管他相信熊天霸老爺子不會出賣自己,但他依舊不希望過早暴露自己身為修行者的身份。

接下來,葉鳴森詢問了很多關於踏浪步的細節問題,趁機瞭解到淬勁境利用內勁來施展踏浪步的技巧,為自己之後鑽研用靈力來施展踏浪步,做鋪墊和準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