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喂,雷老哥,我到了,你出來接我一下吧。”葉鳴森邊打電話,邊從電梯裡走了出來,邁步向著急救室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他剛來到急救室所在的走廊,就一眼看到了,在樓道裡轉圈的熊勝男。

與此同時,熊勝男也發現了他,不由的為之一愣。

“大半夜的,你來這裡乾什麼啊?”熊勝男愕然的脫口而出。

葉鳴森邁步上前,一臉無語道:“我還想問你呢,你怎麼在這裡啊?”

兩人正說著,急救室門打開,得到葉鳴森過來訊息的雷清風老爺子跟院長鬍長海,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“葉老弟,你來了啊。”雷清風老爺子笑著主動跟葉鳴森打著招呼,隻是那稱呼,卻是讓旁邊的院長鬍長海,徹底的大跌眼鏡。

之前他還在好奇,雷清風老爺子口中的小老弟是哪位醫術高人。

在他潛意識中認為,能跟雷清風老爺子稱兄道弟,並且醫術連雷清風老爺子都自認不如的高人,就算年紀比雷清風老爺子要小,也肯定小不了多少。

然而,他怎麼也冇想到,雷清風老爺子口中的小老弟,竟然是有過一麵之緣的葉鳴森。

當初私立小學學生感染病毒一事,葉鳴森確實是展現出不俗的醫術,幫了中心醫院的大忙,院長鬍長海甚至都想過要招攬葉鳴森的。

不過,他從來不認為葉鳴森的醫術,能跟有著聖手神醫之稱的雷清風老爺子,相提並論。

此時見到葉鳴森,院長鬍長海不免有些傻眼,甚至有些懷疑雷清風老爺子是不是請錯了人。

葉鳴森並不知道院長鬍長海此時的想法,跟一臉懵的院長鬍長海點頭打了個招呼後,他就將目光轉向了雷清風老爺子:“雷老哥,病人現在在哪裡,情況怎麼樣啊?”

麵對葉鳴森,雷清風老爺子冇有任何隱瞞道:“兩個病人都在裡麵,他們現在昏迷不醒,生命體征不斷下降,情況很不好,如果找不到病因的話,恐怕撐不了多長時間。”

“啊!”熊勝男驚呼一聲,急忙抓住雷清風的胳膊,出言哀求道:“雷爺爺,求你了,你一定要救救他們啊!”

雷清風老爺子勸慰的拍了拍熊勝男的手背:“勝男,你放心,爺爺一定會儘力的,我這不是把葉老弟給找來了嗎,以葉老弟的醫術水平,一定會找到解決辦法的。”

旁邊剛回過神來的院長鬍長海,聽到雷清風老爺子的這番話,臉色不由的再次為之一變。

在他的認知中,雷清風老爺子雖然為人和氣,但在醫學領域卻是很孤傲,很清高的,不然的話,當年他也不會拒絕升任副院長了。

他還從來冇見過,雷清風老爺子對誰如此推崇和信任,光是這一點,就足以說明瞭,葉鳴森的不簡單。

“葉鳴森,求你一定要救活他們。”熊勝男將目光轉向葉鳴森,神情複雜的出言請求。

“放心吧,大孫女,叔爺一定全力以赴。”葉鳴森輕笑的回了一句,不等熊勝男反應過來,他就急忙快步走進了急救室。

“大孫女,叔爺,這是什麼稱呼啊?”

並不知道內情的院長鬍長海,有點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,不過看到熊勝男那逐漸難看的臉色,他還是很識時務的冇有多問,轉頭跟著雷清風老爺子,一起走了進去。

“姓葉的,你要是治不好他們兩個,我就讓你好看!”

獨自一人站在門外的熊勝男,又惱又氣的跺了跺腳。

另一邊,剛衝進急救室的葉鳴森,就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寒意襲來。

這股寒意不是來自於熊勝男,而是前方的兩張病床,準確點說,是躺在病床上的兩名男刑警。

並且,他對這種寒意還並不陌生。

“難道.......”

葉鳴森心頭微動,看向兩名男刑警的眼眸中,銀光一閃,果斷開啟了破法銀眸。

正如他想的那般,在破法銀眸的凝視下,他果然發現,兩人被陰冷的黑氣所籠罩,這股黑氣正在肆意吞噬著兩人的生命之氣,要不了多久,兩人就會暴斃而亡。

看著兩人身上的陰冷黑氣,葉鳴森麵露一絲凝重。

他發現,相比熊勝男之前身上的陰煞怨氣,這兩名男刑警身上的黑氣,更多了幾分凶戾。

如果說,熊勝男身上的陰煞怨氣屬於慢性毒藥,那麼兩名男刑警身上的這種黑色戾氣,就是如鶴頂紅,砒霜般的劇毒,凶戾的很,絕對不是一般情況下所能產生的。

“難道江北市有惡鬼出冇?”葉鳴森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,先是一驚,接著就是一陣欣喜。

自從上次嘗試過玄陰之氣的好處,他就一直想要找尋一些陰煞之氣,來讓玄陰聚煞瓶煉化成玄陰之氣。

為此,他甚至專門去了江北市火葬場等死人比較多的汙穢之地,結果收穫卻並不怎麼樣,

現在這種情況,簡直就是六月天想吃冰,下雹子。

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

“葉老弟,怎麼樣,你看出什麼了嗎?”察覺到葉鳴森的異樣,雷清風老爺子好奇的出言詢問。

葉鳴森回過神來,半真半假道:“我說他們兩個是中了邪,你信不信啊。”

“中邪?”雷清風老爺子愣了一下,如果是其他人說這番話,他肯定會嗤之以鼻,但葉鳴森這樣說,卻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他很想說葉鳴森是在開玩笑,不過兩名刑警的情況,確實是很奇特,以一般的醫學常識,很難推斷出病因。

雷清風老爺子知曉葉鳴森的不一般,在場其他人卻並不知曉,特彆是那幾位醫院專門召集過來的專家。

“嗬嗬,中邪?笑死我了,按你這說法,我們是不是應該請個跳大神的來,給他們兩個驅驅邪啊。”

“我說雷老,你請來的是醫術高手,還是驅邪算命的法師啊。”

兩名年紀相對比較年輕,從國外留洋歸來的專家醫生,忍不住的跳了出來,嗤之以鼻的出言嘲諷。

他們都是從名牌大學畢業,又在國外深造過的精英,骨子裡就帶著一股傲氣,要不是雷清風老爺子展現了一手鍼灸,控製住了兩名刑警的病情,他們甚至都不將雷清風老爺子放在眼裡。

更何況是眼前,如此年輕,穿著還很普通的葉鳴森。

雷清風老爺子眉頭皺起,不悅的看向兩人,剛想開口替葉鳴森辯解解釋,卻被葉鳴森伸手給阻攔了下來。

有人質疑嘲諷自己,他不能讓雷清風老爺子來替自己扛。

“兩位,我是不是驅邪算命的法師,一會就能見分曉。”葉鳴森淡定的輕笑說著,邁步向著病房的方向走去。

既然有人急於想要被打臉,他自然不會不給人家麵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