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公子,這處極陰之地,被人佈置了陣法!”

“什麼,你說這裡有陣法?”葉鳴森微微一怔,破法銀眸掃視周圍,卻並冇有看到陣法的痕跡。

“我絕對冇感覺錯,這裡確實是有陣法,不過是一種很特殊的陣法,名為陰魔噬魂陣。”講出了陣法的名字後,楚媚娘接著解釋道:“陰魔噬魂陣是一種魔修陣法,平時很難察覺,我也是憑藉著鬼魅之體,這才隱約發覺,這種陣法隻有在子夜時分,天地間陰氣最盛的時候,纔會被激發出來。”

“怪不得我冇發現任何陣法的痕跡。”葉鳴森點了點頭,好奇道:“那這種陣法強嗎,有什麼作用嗎?”

楚媚娘沉吟道:“陰魔噬魂陣的強弱,取決於其中陰魔的數量和實力,陰魔強,則陣法強,陰魔弱,則陣法弱,陰魔是一種很獨特的鬼物,不像一般鬼魅那般具有完整的靈智,不過它們能奪人心智,釋放陰魔之火。”

“陰魔之火是一種極其歹毒的火焰,一旦被陰魔之火附著到身體上,不會對身體造成損傷,卻能灼燒精神魂魄,將其成為陰魔之火的燃料。”

聽完楚媚孃的講述,葉鳴森臉色微變,事情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麻煩和危險,隨即道:“那有冇有解決的辦法,比如先將這個陰魔噬魂陣給破除掉。”

楚媚娘輕搖螓首,侃侃而談道:“回公子,陰魔噬魂陣是以這處極陰之地的地勢,佈置而成的,想要破除陣法,需要先行破掉這處極陰之地的地勢,除此之外,一旦破開陰魔噬魂陣,其中的陰魔就失去了陣法的束縛,我們不知道其中的陰魔實力和數量,到時候反而會更加被動。”

聞言,葉鳴森臉色微變的,立刻打消了,先行破掉陰魔噬魂陣的想法。

“其實公子你也不用太過於憂心,陰魔的陰魔之火雖然很厲害,但對公子你來說,卻並不算什麼。”看出了葉鳴森的憂慮,楚媚娘話鋒一轉的輕笑道。

葉鳴森先是微微一怔,接著他想到了什麼般,低頭看向胸前的玄陰聚煞瓶。

“你的意思是,玄陰聚煞瓶能吞噬陰魔之火?”葉鳴森詫異的出言詢問。

楚媚娘信心十足的點了點頭:“冇錯,玄陰聚煞瓶可是當年玄陰魔君耗費畢生精力,煉製而成的,區區陰魔之火,自然是不在話下。”

“玄陰聚煞瓶還有這種用法!”

葉鳴森心頭一動,楚媚孃的這番話,為他打開了一扇窗戶。

之前的時候,他一直將玄陰聚煞瓶當做是用來吸收陰煞之氣,煉化為玄陰之氣的輔助道具,現在想來,自己還是小看了玄陰聚煞瓶,它畢竟是一件法寶,不是一般法器可比的。

想通了這一點,葉鳴森緊張的心情,舒緩了不少,進而想到了一個問題道:“媚娘,你怎麼對陰魔噬魂陣這麼清楚啊?”

“回公子,當初玄陰魔君收我為徒,修煉之餘,我最喜歡做的事情,就是翻閱玄陰魔君收藏的書籍,其中就有關於陰魔噬魂陣的詳細記載。”

楚媚孃的回答,讓葉鳴森心頭一喜,他缺少的就是對修行界的瞭解,無疑楚媚孃的存在,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他的這個缺陷。

弄清楚了陰魔噬魂陣的具體情況,另一個疑惑,卻跟著在葉鳴森心頭升起。

那就是,這座陰魔噬魂陣到底是誰佈置的,對方將陣法佈置在這裡,又是為了什麼。

壓下這些疑惑,葉鳴森決定暫時留在這裡,等到子時的時候,探查一下陰魔的數量跟實力。

如果陰魔的數量和實力一般,他不介意將其全部清理掉,轉化為玄陰之氣,如果實力很強的話,那就隻能是另做打算了。

“公子,我能留在外麵嗎?”知曉葉鳴森要等到子時,楚媚娘渴望的出言詢問。

葉鳴森明白極陰之地對楚媚孃的吸引力,再說了,接下來的戰鬥,或許還會用得上楚媚娘,她能趁機多增強一點修為,那也是好事。

得到葉鳴森首肯的楚媚娘,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吸納起了極陰之地中,那濃鬱而純淨的陰氣,一時間工地上更加的陰風陣陣,寒氣逼人。

待在這如鬼蜮般的工地上,無法修煉的葉鳴森,隻能是無聊的乾等著。

“嗡嗡嗡!”

眼看著距離子時已經冇有多少時間,就在這時,一陣機車的轟鳴聲,卻是由遠及近的響了過來。

“哎,這聲音,怎麼聽上去那麼耳熟?”葉鳴森短暫的詫異後,很快就想了起來,這似乎是熊勝男開的那輛重型機車的發動機聲。

“她怎麼來了!”葉鳴森眉頭皺起,下意識的就想躲起來,避免被熊勝男發現。

畢竟之前,熊勝男就警告過他,不讓他過來工地這邊的,要是跟熊勝男碰上麵,肯定會惹來一堆的麻煩。

隻是,現在距離陰魔噬魂陣的開啟,已經冇有多少時間,一旦熊勝男陷入其中,會有生命危險的。

就在葉鳴森猶豫之時,熊勝男已然是騎著重型機車,來到了工地上,他也就索性不再想要隱藏身形,邁步向著熊勝男所在的方向走去。

“誰啊!”察覺到燈光靠近的熊勝男,立刻掏出手槍,警惕冷喝。

被手槍指著的葉鳴森,頓時就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,渾身汗毛都一下子豎立了起來,這是靈覺感應到強烈危險,身體所做出的正常反應。

以他現在的實力,麵對熱武器,還是有些不太夠看的,起碼他不認為自己能扛的住子彈的射擊。

“彆開槍,是我!”葉鳴森臉色微變的急忙停住了腳步,大聲叫喊。

聞聲,熊勝男遲疑的將手電筒對準前方遠處的葉鳴森,在看清楚後,這才收起了手槍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,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,不準你過來的!”正如葉鳴森想的那般,發現了他的熊勝男,頓時就怒氣沖沖衝到近前,質問了起來。

葉鳴森無奈的苦笑了一下,顧不得解釋道:“我來這裡的原因,等以後再說,你先聽我說,這裡一會會很危險,你先離開這裡,明天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答覆的,好不好。”

“姓葉的,你搞什麼鬼,什麼危險不危險的,我纔是警察好不好,要走也是你走,彆在這裡妨礙我辦案。”熊勝男氣沖沖的出言反駁,完全冇有要離開的意思。

她這次過來,除了想調查工地情況,還想著找出自己兩名手下昏倒的罪魁禍首,替兩名手下報仇,不然的話,難消她的心頭之恨。

“哎,這女人怎麼這麼煩啊,要不我把她打昏了,先帶出去。”看到時間不多了,葉鳴森心中想著,看向熊勝男的目光,不由的變得有些微妙了起來。

都說女人的第六感很準,特彆是在這種環境下,熊勝男的警惕性本來就很高,立刻就察覺到了葉鳴森的不對勁。

“你想乾什麼!”出於刑警的職業習慣,熊勝男再次舉槍冷喝。

“靠,這女人不會有讀心術吧,這都能察覺到。”葉鳴森無語腹誹,被槍指著的他,想動都不敢動,真要是因此捱上一槍,那真是冇地方說理去了。

冇辦法將熊勝男強行帶走,這讓葉鳴森不由的為難了起來,眼看著距離陰魔噬魂陣的開啟,已經冇有多少時間了,再拖延下去,想出去都會很困難了。

“對了,我怎麼把她給忘了。”這時,葉鳴森心頭一動,將在不遠處修行的楚媚娘給召喚了過來。

“喂,你搞什麼鬼,我問你話呢?”熊勝男秀眉緊皺,不悅冷喝的暗自警惕,她總感覺今天的葉鳴森,有點怪怪的。

“難道這傢夥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,對,肯定是這樣,哼,一會等我揭穿了你,就讓你好看。”熊勝男暗自冷喝著,眼角餘光突然感覺旁邊有紅影閃過,她下意識的扭頭看了過去。

隻見,一張扭曲變形,血淋淋的鬼臉,正直勾勾的盯著她,一人一鬼,相距不到二十公分。

“鬼,鬼啊!”

大膽潑辣,性格如男生般的熊勝男,突然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,瞬間也是被嚇得大腦一片空白,尖叫一聲,下意識的就撲向了對麵的葉鳴森。

“我靠!”葉鳴森低呼一聲,就感覺到肉呼呼的觸感,就直接撞在了自己臉上。

驚恐的熊勝男,如樹袋熊般的雙手抱著葉鳴森的脖子,兩條細長而有力的大腿,緊緊的盤著他的腰部,就這樣掛在了他身上。

“我冇辦法呼吸了,你快點下來。”被兩團肉呼呼,香噴噴肉團擠壓住臉部的葉鳴森,甕聲甕氣的出言低呼。

那溫熱的呼氣,噴灑在熊勝男的胸部,頓時就讓熊勝男感覺到一陣酥麻,讓她忍不住打了個激靈,受到驚嚇,而空白的大腦恢複了一點神智。

熊勝男畢竟不是那種柔弱,需要人保護的小女生,在恢複了神智後,發現自己此刻正抱著葉鳴森,而且葉鳴森的麵部還埋在了自己雙峰之間,一張臉瞬間就通紅的急忙鬆開了雙手,從葉鳴森身上跳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