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就在熊勝男以為葉鳴森獸性大發,要對她做出什麼羞羞的事情之時,卻愕然發現,身上一輕,耳邊傳來讓她羞憤暴怒的話語聲。

“切,你真當本少爺這麼生冷不忌啊,放心,本少爺對你冇興趣。”

熊勝男坐起身來,看著站在旁邊不遠處,正一臉戲虐的葉鳴森,頓時就羞臊的火冒三丈。

此時的她,哪裡還不明白,自己這是被葉鳴森給戲耍了。

“葉鳴森!”

熊勝男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咬牙怒喝,雙眸中蘊含的怒火,彷彿要將葉鳴森然燒成灰燼。

“怎麼,我冇非禮你,你還不樂意了啊,要不,我就真劫一把色!”葉鳴森毫不慌亂,笑眯眯的出言反問,一句話就懟的熊勝男是啞口無言。

她要是再憤怒動手,不就變相承認,自己想要被葉鳴森非禮了。

“哼!”熊勝男憋屈的冷哼一聲,強壓下心頭怒火的站起身來,氣惱的下意識想要離開,卻猛然想到之前在工地上發生的事情。

剛纔她甦醒過來,就發現了被葉鳴森偷吻,一時間羞憤的忽略了昏迷前所發生的事情,現在她再次想了起來,頓時就止住了離開的腳步。

“姓葉的,差點被你給糊弄過去,我昏迷前,你說的那些話,到底是什麼意思,還有,那個紅衣女人,到底是人是鬼?”

麵對熊勝男一連串的質問,葉鳴森頓時就頭大了起來。

剛纔他之所以那般強行調戲熊勝男,除了確實是被熊勝男給氣到了外,還有一點,就是想要轉移熊勝男的注意力,讓她暫時忘卻在工地上所發生的事情。

當時的情況很危機,為了熊勝男的安全,避免發生一些不必要的意外,他這纔會讓楚媚娘現身,並跟她說了一些實情。

結果卻冇想到,熊勝男一上來,就被骷髏陰魔的尖叫給震昏了過去,早知道這樣,他就不用費那些口舌了。

隻是,事已至此,他就算是想要後悔,也來不及了。

“什麼紅衣女子,什麼鬼啊,你不會是昏迷的時候,做夢了吧。”

葉鳴森裝傻的試圖糊弄過去,卻還是小看了熊勝男的判斷力,以及刨根問底的決心。

“姓葉的,你休想騙我,我清楚記得當時的情況,那紅衣女子陰氣森森的漂浮在空中,我都是親眼看到的,今天你要是不給我講清楚,到底是怎麼回事,除非你殺了我,不然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熊勝男氣勢洶洶,毫不退讓的邁步上前,擺出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樣。

“這女人!投錯胎了吧!”葉鳴森嘬著牙花子,無語的頭疼腹誹。

這女人,這是要跟他耍無賴啊。

事已至此,他明白,想要繼續隱瞞下去,幾乎是不可能的了。

意識到這一點,葉鳴森腦海中猛然冒出了一個念頭,原本糾結的神情,頓時就舒緩了下來。

“好,我可以告訴你全部實情,不過等我講完之後,你必須要發誓替我保密,不準泄露給第三個人,還有,必須再要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

求知慾爆棚的熊勝男,冇有多少猶豫,就舉起了右手。

“我熊勝男對天發誓,今天葉鳴森跟我說的話,我絕對不會泄露給任何人,如有違背,讓我天打五雷轟,不得好死,至於他說的條件,隻要不觸犯法律,不違背道義,我都可以答應他。”

聽完熊勝男發誓,葉鳴森點了點頭,隨即道:“冇錯,剛纔那個紅衣女子確實是一名女鬼,並且還是一名唐朝的女鬼,她現在就待在這個瓶子裡。”

說著,葉鳴森將玄陰聚煞瓶,拿到了熊勝男的麵前。

熊勝男愕然的指了指隻有拇指大小的玄陰聚煞瓶,難以置通道:“你,你說她在裡麵,你不是開玩笑的吧?”

儘管她剛纔說的那般信誓旦旦,但身為一名長在紅旗下,從小受到科學教育的她來說,還是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
葉鳴森冇有再出言解釋,本著事實勝於雄辯的想法,他向著玄陰聚煞瓶打入一道靈力,黑色的流光立刻從瓶口中飛射而出,在半空中幻化出楚媚娘那一身紅衣,鬼氣飄飄的形象。

“她,她真是鬼啊!”

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,熊勝男依舊被嚇得瞪大了眼睛,有點張口結舌。

看著熊勝男那驚懼而難以置信的模樣,葉鳴森好笑的對著楚媚娘道:“媚娘,你自我介紹一下吧。”

“小姐你好,奴家楚媚娘,原唐朝洛陽人士,在此給小姐見禮了。”清冷的說著,楚媚娘降落身形,對著熊勝男飄飄下拜。

熊勝男驚奇道:“她,她會說話?”

“她是鬼,又不是啞巴,會說話,有什麼奇怪的。”葉鳴森無語回道,揮了揮手,又讓楚媚娘回到了玄陰聚煞瓶中。

所謂人鬼殊途,他身為修行者,冇什麼,但熊勝男隻是普通人,體製又很特殊,雙方待在一起久了,熊勝男可受不了陰氣的侵蝕。

在短暫的愣神後,熊勝男目露懷疑的看向葉鳴森道:“不對啊,她既然是鬼,為什麼要聽你的,你們是什麼關係啊?”

不知道為什麼,葉鳴森總感覺熊勝男此刻看自己的眼神,有點怪怪的,搞得他就像是金屋藏嬌的變太一樣。

葉鳴森冇好氣道:“熊勝男,你瞎想什麼呢,我是一名修行者,煉化了她附身的法器,她自然要聽我的了。”

熊勝男疑惑道:“修行者,那是什麼東西?”

“修行者不是東西,啊呸,修行者是..........!”

葉鳴森無奈的跟熊勝男詳細講解了一遍,這纔算是讓熊勝男明白了,修行者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順便告知了熊勝男,關於工地上的一些情況,避免她再獨自前往,白白丟了小命。

“這麼說,你就跟小說裡的劍仙那樣,能使用法寶,能飛天遁地了!”熊勝男一臉驚奇,略帶崇拜的驚呼詢問。

葉鳴森老臉一紅,乾咳了一聲道:“那個,理論上是差不多,不過我現在修為很低,彆說是飛天遁地了,連法器都冇幾樣,不然的話,也不會解決不了工地裡的那頭骷髏陰魔了。”

通過葉鳴森,熊勝男已經知曉了骷髏陰魔的存在,頓時著急道:“那怎麼辦啊,要不我上報局裡,或許局長有辦法,也說不定。”

葉鳴森無語的出言反問道:“不說其他的,你覺得,你們局長會相信你嗎?”

“這........”熊勝男頓時就遲疑了起來。

她自己有深刻的體會,要不是親眼看到,她也不會相信葉鳴森的話,想要單靠語言來說服局長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“那總不能什麼都不做,讓那怪物繼續害人吧。”

“放心吧,那怪物隻能在陣法中存在,並且隻會在晚上子時以後出現,隻要你們封鎖住工地,不讓人晚上進去,就不會有事。”葉鳴森解釋了一下後,接著道:“我這次是準備不足,等我過幾天準備充足了,定能解決掉那隻骷髏陰魔的。”

遲疑了片刻後,熊勝男最終還是點了點頭:“好吧,那這幾天我會讓人將這片工地給封鎖起來,不讓任何人進入的。”

麵對這種超自然的力量,就算是一項果敢的她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現在隻能是相信葉鳴森了。

聽到熊勝男的話,葉鳴森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。

他還真怕熊勝男將這裡的事情給捅上去,他可不認為這世界上就隻有自己一個修行者,弄不好在政府機關裡,就有修行者的存在,到時候被人給捷足先登了,那他可就白忙活了。

對彆人來說,骷髏陰魔是奪人精魄的怪物,對他來說,卻是價值連城的充電寶,為他提供大量的玄陰之氣。

“對了,你剛纔不是說,還要我答應你一個條件嗎,你到底想要我答應你什麼?”熊勝男想了起來,一臉警惕的好奇詢問。

“這個嘛,嘿嘿!”葉鳴森摸了摸下巴,奸笑著,目光如炬般的上下掃視了一番,熊勝男那凹凸緊緻的好身材。

葉鳴森那如看牲口般的赤果果目光,頓時就讓熊勝男臉色難看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