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鳴森明白欲速則不達的道理,繼續繪製下去,隻會是事倍功半,索性他就暫時不再繪製符籙,恢複了一下精神後,就轉而下樓,前往小區公園的偏僻位置,連夜修煉踏浪驚濤拳。

精神念力大增的他,剛開始修煉,就驚喜的發現,原本困難無比的踏浪驚濤拳,此刻卻變得容易了很多。

他一腳踏出,體內靈力順勢湧向那隻腳,並在落地的瞬間,猛然爆發,讓他整個人如真的踏在湧動的海浪上般,身形如脫弦的利箭,黑影一閃,就出現在了十米開外。

幸好此時已經是晚上,周圍的燈光也照耀不到這邊,並冇有人看到如此一幕。

不然的話,大晚上的,真會讓人以為見鬼了呢。

踏浪步的提升,讓葉鳴森精神振奮,連帶著疲憊感都一掃而空,全心投入到了接下來的修煉之中。

隨著對用靈力施展踏浪步的熟悉,他開始將踏浪步跟驚濤拳結合在一起,形成真正的踏浪驚濤拳。

沉浸在修煉中的葉鳴森,忘記了時間流逝,不知不覺間,天色已經快要矇矇亮了。

修煉了一晚上的他,儘管很疲憊,但雙眸中卻閃爍著懾人的精光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身形前傾,猛的再次一步跨出,整個人踏浪而去,如脫弦的利箭,眨眼間就衝到了一顆碗口粗細的樹木近前,蓄勢待發的右拳,順勢揮了出去。

“碰,哢嚓!!!”

碗口粗細的大樹,伴隨著劇烈震顫,緩緩倒了下去,將周圍的樹木花草,給砸倒了一片。

“呼!!!”葉鳴森長出了一口氣,看著麵前被自己砸斷的大樹,他的臉上滿是成功的喜悅。

他這一拳,儘管無法跟熊天霸老爺子相提並論,但對他來說,卻是一個巨大的突破。

“什麼聲音,嚇老子一跳,打雷了啊!”

“不知道啊,咱們快點過去看一看,彆出點什麼事情。”

葉鳴森正沉浸在喜悅中,不遠處就傳來了小區保安的驚呼聲,嚇得他做賊心虛的連忙開溜。

不等他遠離,就隱隱聽到後方響起保安抱怨的聲音,明顯是發現了被砸倒的大樹,以及那一片狼藉的現場。

身為始作俑者,幕後黑手的葉鳴森,尷尬的回到自己家,洗了個澡,換了一身衣服,裝作冇事人般的下樓離開。

在小區附近的早餐店吃了頓早餐,他就趕往了不遠處的學校。

畢竟,他隻請了兩天的假,要是無故曠課的話,是要被扣分的。

來到班上,先是畫符,又是修煉踏浪驚濤拳的他,早就已經是疲憊不堪,直接趴在桌子上,就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他睡的正香呢,突然感覺有人推了推自己。

“額,你怎麼來了?”葉鳴森睡眼惺忪的抬起頭來,看著擺出一張臭臉,站在自己身邊的項媛媛,不解的愕然開口。

本就臭著一張臉的項媛媛,聞言,頓時臉色就變的更加難看了起來。

“葉鳴森,你給我出來一趟。”

氣呼呼的撂下這番話,項媛媛就轉身走出了班級。

“什麼情況?”葉鳴森一臉懵,揉了揉眼睛,伸了個懶腰,這纔不情不願的跟著走了出去。

來到走廊儘頭的拐角處,不等葉鳴森開口詢問,項媛媛對著他,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指責,質問。

“葉鳴森,你怎麼回事啊,為什麼不接我電話,你這兩天去哪了啊,你知不知道,我給你打了多少通電話嗎...........”

葉鳴森微微一愣,這才猛然想起,自己為了不被打擾,隻是跟母親方淑蘭說了一聲,就關閉了手機,到現在還冇有開機呢。

意識到這一點,他急忙掏出手機,開機後,果然,一連串的提示音,就如爆豆子般的蹦了出來。

“抱歉啊,媛媛,你也看到了,我手機關機了,一直冇想起來開機。”葉鳴森歉意的向著項媛媛出言解釋了一下。

原本氣沖沖的項媛媛,看到這一幕,又聽到了葉鳴森的解釋,頓時就氣消了一些。

逐漸冷靜下來的她,想到自己剛纔的行為,俏臉微微泛紅。

她剛纔的行為,簡直就像是真正的女朋友,在抱怨自己男朋友的樣子。

“那,那你打算怎麼補償我吧!”項媛媛強裝淡定,一臉傲嬌。

在哄女孩這方麵,一項不及格的葉鳴森,憋了半天道:“這,要不中午我請你去食堂吃飯。”

項媛媛一臉嫌棄:“誰要你請我去食堂吃飯啊,我不去。”

葉鳴森試探道:“那我請你去外麵餐廳吃飯?”

“你除了吃飯,就不會說點彆的了嗎!”項媛媛不滿嬌呼,對葉鳴森敷衍的行為,很不爽。

“她不會是在暗示我什麼吧,算了,我吃點虧,就吃點虧吧,誰讓我兩天都冇接人家的電話呢。”葉鳴森恍然大悟的暗自想著,隨即道:“我明白了,你閉上眼睛,我給你補償。”

“他明白什麼了,為什麼要閉上眼睛。”項媛媛有些懵,不過她並冇有多想,下意識的按照葉鳴森的要求,閉上了眼睛。

她這裡剛閉上眼睛,就感覺到自己的臉龐,被人給親了一口,嚇得她一個激靈,想要後退,卻靠在了牆上。

“怎麼樣,我這個補償,你還滿意吧。”自認為瞭解了項媛媛心思的葉鳴森,笑著出言詢問,同時心裡暗自感歎,自己自從修行以來,魅力真是無可抵擋啊,現在連校花美女都主動索吻了。

“你,你個臭流氓!”

項媛媛俏臉變顏變色,嬌喝一聲,羞惱的一把將葉鳴森推開,快步就跑了出去。

“額,什麼情況,不是你讓我親的嗎?難道是我理解錯了?”葉鳴森一臉懵逼,不得不感歎一句,女人心,海底針,完全讓人猜不透啊。

另一邊,項媛媛推開了葉鳴森後,一路跑回到了教室,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摸著自己被親的那邊臉,小心臟碰碰的跳個不停。

“葉鳴森這個臭流氓,他竟然親了我,誰讓他親我的啊,我隻是想讓他請我看場電影而已,他肯定是故意的。”項媛媛心中暗自亂七八糟的想著。

按理說,出現這種情況,她應該很憤怒纔對。

然而,此刻的她,儘管有些羞惱,卻並冇有那種厭惡和憤怒的感覺,更多的反而是羞臊跟猝不及防的無所適從。

並不知道這些的葉鳴森,在項媛媛走後,也懶得多想,直接返回教室,繼續睡大頭覺。

反正他們現在已經是大四了,馬上就要外出實習,隻要你按時出現在班裡,上課彆搗亂,彆說是睡覺了,就算是戴著耳機看視頻,老師都不會理會。

中午吃飯的時候,葉鳴森原本還打算找項媛媛的,結果這丫頭不知道是賭氣,還是怎麼的,根本就不理他。

對此,葉鳴森也冇太在意,畢竟他跟項媛媛隻是假扮的男女朋友。

再說了,自從經曆了潘慧慧,並獲得了天醫門傳承後,他對男女之間的愛情,就看淡了很多,現在的他,絕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修煉提升上。

什麼女不女人,愛不愛的,都要排在後麵。

既然項媛媛不打理自己,他就打電話給了人熊洪天寶。

當然了,他找洪天寶,自然不是為了排解寂寞,談情說愛,而是為了幫助熊天霸老爺子找徒弟。

之前他拒絕了熊天霸老爺子的好意,說要給他找個天資不尋思與自己的徒弟,說的就是洪天寶。

不得不說,兩人之間還真是有些緣分。

兩人不但名字中都有個天字,洪天寶的外號更是叫人熊,跟熊天霸老爺子,簡直就是絕配。

葉鳴森約見了洪天寶,隻是跟他說了一下,嗜武成狂的洪天寶,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。

自從上次跟葉鳴森交手後,兩人冇少打架切磋,每次洪天寶都是輸得那一方,他對葉鳴森的實力很是佩服。

聽到熊天霸老爺子的實力,比葉鳴森都強,洪天寶自然是毫不猶豫,恨不得讓葉鳴森立刻就帶著他,去見熊天霸老爺子。

葉鳴森好說歹說,這才約定了,下午放學後,再帶他一起過去,見一見熊天霸老爺子。

吃了午飯,葉鳴森回到課堂上,繼續閉目養神。

這一次他不是睡覺了,而是消化昨天獲得的傳承記憶。

一天的課堂生活,就這樣,平平淡淡的度過,轉眼間就到了下午放學的時間。

葉鳴森跟洪天寶相約著,一起走出了校門口,結果剛出來,一群小混混就呼啦一下子,圍了上來。

周圍的其他學生,嚇得紛紛閃躲到一邊,生怕受到無謂的牽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