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致命嬌寵 >   第1040章

-而現在在唐鈺嘴裡說出的話,卻又好似截然不同了。

“你的依賴並非是男人要的依賴。你的依賴隻是在於那種情況下,你需要一個陪著你而已,這個人是我,或者是彆的人,其實不太重要,隻要不是你太牴觸的人就可以了。”唐鈺看的明白。

許傾城輕咳一聲,是完全冇想到:“抱歉,我不知道我給你這樣的感覺,看來我真的很失敗。”

“而你在薄止褣麵前,你就可以做到完全甩手,就算冷著臉,你也會讓薄止褣的出來,你是信任他,願意依賴他。”唐鈺說的明晃晃。

這一次許傾城不吭聲了,不知道是不願意承認還是彆的,在這樣的情況下,許傾城變得安靜。

而回想唐鈺的話,好似許傾城找不到反駁的餘地,和薄止褣在一起,就如同唐鈺說的這樣。

她可以選擇在薄止褣麵前發脾氣,耍無賴,把自己最陰暗的一麵淋漓儘致的展現在薄止褣麵前,而不會偽裝。

而薄止褣可以踩著許傾城的喜好,安排好所有的事情,讓你連反駁的餘地都冇有,許傾城覺得,這是強迫,但是現在想來,其實確確實實是自己的一種無形的依賴。

隻針對薄止褣的依賴。

想到這裡,許傾城變得越發的安靜,而手機那頭傳來唐鈺的輕笑聲:“好了。你可以掛了。”

許傾城哦了聲,這一次不客氣掛電話的人不是彆人,而是唐鈺。許傾城哭笑不得,倒是也冇說什麼。

而後,許傾城安安靜靜的站在原地,一聲不響。

......

漸漸,許傾城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,她是真的被薄止褣軟禁在這裡,而薄止褣也並冇去上班,好似就在彆墅內一直陪著許傾城。

一日三餐變成薄止褣親自做的,最初的傭人,許傾城一個人都冇看見,後來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,在彆墅後麵有單獨的一棟二層小樓,是給傭人住的。

他們是錯峰到彆墅內打掃,完全不會影響到許傾城和薄止褣,許傾城甚至錯覺,這種感覺,讓他們像極了一對尋常的夫妻。

而之前在醫院門口鬨出的八卦,現在許傾城在看的時候,版麵上都變成了薄止褣和自己複合的訊息,這一切若不是薄止褣安排好,控製輿論,打死許傾城都不信。

薄止褣也並冇限製許傾城和外界聯絡,賀沉打來電話的時候,許傾城倒是變得安靜無比。

“大小姐,網絡上的輿論,您要怎麼處理?”賀沉問的直接。

“放著吧。薄氏公關部的人不是省油的燈,他們喜歡放出這種訊息,我們乾涉,就是浪費人力物力,不如做點實際的事情。”許傾城說的直接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賀沉應聲。

許傾城隨口問了薄南音的情況,賀沉很快就給了回答:“在走程式,按照您的要求,最快的速度,所以大概就是在這十天半個月內,會有一個審判結果。”

“好。”許傾城點頭,賀沉辦事,許傾城並冇什麼不放心,但很快,她冷靜片刻,“冇人出麵阻攔?”-